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蒼翠】寒煙翠 第八章

第八章
 
翠山行感覺到與蒼的關係微妙地改變了。好像回到了與冷戰之情的恩愛,又好像有點不一樣。要說哪裡不一樣,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翠山行記得他上次問蒼還有沒有氣他,他答的一句「早就不氣了。」,「早就」是早了多少呢?可蒼什麼都不解釋,猜下去也沒有意思,自己對於生活的各種變化總是努力地適應,不想庸人自擾地去猜測那些沒個頭緒的事。
 
蒼陪伴他的時間變多了,現在幾乎是每天都會見面,晚上的時候陪著吃飯、睡眠,他的妊娠反應頗嚴重,頭暈和噁心經常出現,通常他覺得不舒服的時候,蒼總是會在恰當的時候出現打點照顧,說無微不至也不誇張。
 
翠山行不時會按著自己的腹部,構想著未來孩子出生的情形,以及這個小生命是如何的被自己孕育。有時他會想起以前讀過的一些書,想起母憑子貴的故事……他不確定這是不是蒼改變的理由,也只是順其自然而已。
 
整天待在家裡也頗覺無聊,他要求跟著蒼去商行處理之前的清點事宜,蒼大方地答應了。翌日下午,蒼果真把他帶到了商行,卻不讓他沾手任何事,只讓他坐在寬闊的椅子上歇息,其他帳目事務一概不讓他管。
 
翠山行臥在椅子上,想到蒼用這樣的方式滿足他的要求,多少有點悶。可是一口氣憋在心裡,又不願說出來。不過十幾天沒來商行,心裡突然生出一種對這裡的事物的懷念和眷戀,而且最大的改變卻是在案子上工作的男人。
 
蒼正在案子上翻看卷宗,眼睛瞇得細長,如果不注意看可能還會覺得他在閉目養神。然而,翠山行曉得蒼瞇起眼睛通常是他最清醒的時候。翠山行想到腹中的孩子會不會像蒼一樣擁有一雙總是瞇起來的眼睛,隨即又想起蒼的父母,蒼的父親自從把家族生意交給蒼打理後就整天出門雲遊四海、到處探訪朋友,除了蒼大婚一次外,翠山行也只見過蒼父數面,記憶中的蒼父溫和、健談,比起商人更有幾分儒者的風範,氣質上與蒼有點近似,若談容貌的話,蒼的輪廓較像母親,只多了幾分男性的深刻俊逸。翠山行想到這些,唇角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翠山行的一舉一動自然落在蒼的眼中,卻也不點破,繼續專注在自己的事,只覺得原來身邊有個人陪著自己,感覺也是不錯的。
 
直到夕陽西下,也是回家的時候。蒼走到翠山行身邊,問:「會不會累?有沒有不舒服?」
 
翠山行搖了搖頭。他坐了一整個下午,早就感到有點疲累,自從懷孕之後身體有了很大的變化,先是自覺體力大不如前,小腹隱隱作痛更是頻繁,慕大夫說這是第一胎常見的事,待胎兒穩定下來就會好轉。
 
翠山行起身時恍惚了一下,差點站不穩,蒼扶著他道:「不舒服就要說。」
 
翠山行也不答話,只靜靜地瞧了蒼半响,讓他扶著自己,有點疲憊地閉上雙眼。
 
想到小翠待在家裡了一段時間,也許是悶壞了,蒼望著他略帶蒼白的臉蛋道:「我明天帶你去個地方。」
 
──────────────────────────────────
翠山行怎樣也沒想到,蒼說帶他去個地方,竟是佛門的清淨之地──萬聖巖。
 
萬聖巖是一座被群山簇擁著的一座千年古寺,而且被數座寺內有幾株的參天巨樹包圍,澄藍的天空上閃耀著佛門聖寺的光輝,異常莊嚴,一如進入人間聖境。
 
蒼把他帶到了大日殿等候侍童的通報,邊向他說明萬聖巖的來歷。翠山行素知蒼與萬聖巖的聖尊者一步蓮華交情甚好,卻未曾到訪萬聖巖,也聽得甚是有趣。
 
「我已經跟蓮華交代過,善法天子會來接你。」蒼握著他的手道。
 
不一會兒,一個手持佛字白絹拂塵的的藍髮男子領著幾位年幼的寺僧出現,他身穿寶藍色的華麗法袍,一雙漂亮鳳目極有神采,掩不住俊秀的面容,卻更見莊嚴之貌,脫俗如入凡之佛聖。
 
「他是大日殿即導師善法天子。」蒼道。
 
「這位是尊夫人嗎?」善法天子肅然道。
 
「嗯,小翠就有勞你們照顧了。」
 
「這邊請,聖尊者恭候已久。」
 
蒼把翠山行託付給天子後隨即離去,翠山行猜不到蒼的用意,沿途上善法天子並未多發一言,這與同樣寡言的自己倒是不謀而合。一路上兩人無言,直達內殿。
 
進了內殿卻又是另一番佈置,只見一白衣尊者坐在殿上, 雪白的髮絲如瀑布般貼在背上,美麗得不染纖塵,清雅柔和的臉上散發出一種逼人的靈氣,他是傳聞之中溫柔慈悲的尊者、萬聖巖最高指導者一步蓮華,翠山行心中不自覺地產生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正要向聖尊者行禮,卻被一步蓮華一把扶住。「不必拘禮,你現在有了身孕,半點怠慢不得。小翠──不介意我這樣叫你吧?」
 
翠山行理所當然地搖了搖頭,卻有點不知所措。一步蓮華扶著他坐好,邊叮嚀他小心,不凡的聖語佛氣,有著與身分不相符的親切。「蒼是這裡的常客。前陣子他很常過來這邊靜心。」
 
前陣子很常過來,大概就是他跟蒼不太諧協的那段時光。那時的蒼都來萬聖巖靜心?
 
「先喝點茶吧。」一步蓮華把天子盛好的茶推到翠山行面前,翠山行捧起來嚐了一口,明明只是很普通的茶,卻滲出一種罕見的甘甜味道,彷彿是山泉與茶葉交融的甘美,尤其是在佛寺這樣的環境下所喝的茶,又別有一番味道。
 
舒服而平靜的感覺,也難怪蒼常來這邊了。翠山行想。
 
「我們這裡的茶,都快被蒼喝光了。」善法天子對玄宗之首印象不算好,而且他覺得一派溫文爾雅的弦首並不像外表看起來的溫和,相處起來並不舒服。
 
「天子說話比較直,你別在意。」一步蓮華示意善法天子說話收歛一點,天子點了點頭回應,顯然沒有要遵守的意思。
 
翠山行搖搖頭表示不在意,反問道:「我來這裡……是要做些什麼嗎?」
 
一步蓮華和善法天子聞言,善法天子道:「蒼沒有跟你說?」
 
見翠山行的眼神已經回答了「沒有」,一步蓮華接著道:「你沒要做什麼,如果覺得疲累的話可以去房間休息。真的很不舒服的話跟我說,我略通醫術。你可以看看佛經靜心,或是跟我們二人聊天打發時間。蒼是這裡的貴客,你自當是同等的身分,也不必叫我大師了。」一步蓮華不止是萬聖巖高僧,更是醫術精湛的醫師。
 
「說起來,我倒沒想過蒼的妻子是這樣秀緻的人。」善法天子拂塵道。
 
翠山行想到既來之則安之,又覺聖尊者和善法天子十分友善,也就自然回應:「看起來太平凡了嗎?」
 
「非也。我只覺得沒幾人受得了他。他平時來這裡下棋聊天喝茶,有時連家也不回。再者,他總是給人一種表裡不一的感覺……」
 
聽得天子如此說,翠山行接道:「他本來就有點淡漠,而且,有時適當的隱藏心思,也是無可避免的。」
 
「難得你會為他說話。其實連我也感到有點意外,他會讓你懷孕。」翠山行聽見一步蓮華說出此話,不免是訝異的,問:「他不喜歡孩子?」
 
「也說不上討厭……應該說,他有點潔癖吧。」一步蓮華娓娓道來。
 
翠山行細想一步蓮華遠比自己更了解蒼,而且在一步蓮華的面前竟有種不自覺想吐露心聲的衝動:「……他既然能為了應付母親而娶我,應該會因為同樣的理由而生兒育女吧。」
 
說到這裡,心裡多少有點難受。自己在蒼的心目中大概從來不是什麼重要的地位,不過剛好他娶的人是自己而已。
 
「若是他不想要的事,誰也迫不了他。」一步蓮華徐徐地答道:「也許是意外,也許是天意,鐵一般的事實是誰也無法改變的。」
 
「可是,蒼的娘親一直囑咐……」翠山行近乎喃喃自語地道。
 
「如果僅是為了應付爹娘,他大概會在路邊抱個孩子回家吧……呵,情之一字最難參透。真正的夫妻除了情之外,信任、體諒還有寬心才是最重要的。」一步蓮華清雅的嗓音慈悲如聖,一字一句敲進翠山行的心裡。「若他不重視你,他又怎會特地託付我照顧你呢?」
 
翠山行一時無語,思想卻如被澆了一盤冷水般震動。成親一年,一直朦朦朧朧如霧裡看花的情感,驀地如潮水般湧向心房,翠山行不禁按著依然未見明顯的腹部──
 
這血脈相連的生命,不就是他們之間最好的証明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