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蒼翠】寒煙翠番外 緣起

番外之一《緣起》

 
成親是人生中的大事、美事。
 
然而,對蒼來說,這顯然是一件頗為困擾的事。
 
向來明淨的桌上此刻被一大堆的仕女畫卷佔滿,蒼按了按有點微疼的頭,對此事不置可否。
 
旁邊站立已久的陳總管自幼看著蒼長大,素知蒼對成親之事毫不熱衷,但這事到今日卻是怎樣也不能再拖,少爺如平常般瞇著眼睛,陳總管不由得開口道:「少爺,這是夫人的吩咐。」
 
「嗯。」聳了聳肩,蒼拿起一個卷軸,瞄了一眼又隨即放下。「娘親還有什麼吩咐?」
 
「夫人要求少爺在今日入黑之前,至少挑出三家的姑娘,讓她過目。」
 
「三家這麼多?」
 
「呃……夫人擔心少爺只挑一家,少爺容易藉詞拒絕。」陳總管擦了擦額上的汗,不得不如實以告。
 
蒼靜默不語,似在沉思,然後道:「你幫我挑幾個身家清白的女子,家住得比較遠,最好是書香世家。不必太重家世,商賈兒女儘量避免。」
 
「少爺不親自挑嗎?」
 
蒼微晒,只揮了揮手,著陳總管把卷軸搬到一旁去慢慢看。
 
雖然深知少爺的性子,陳總管心裡還是不禁納悶:為什麼少爺對娶妻一點興趣都沒有?
 
 
 
快入黑前,陳總管總算挑了三家大致符合蒼要求的女子,蒼隨意看了一眼就著他拿去見娘親。雖然陳總管一直懷疑少爺的眼睛到底有沒有張開過。
 
 
───────────────────────────────────
 
夫人自然不知畫像是由陳總管代為挑選的,只覺蒼終於對此事有點回應,十分熱衷地去聯繫該三家的父母。
 
雁字一來一回,倒也拖了個月。回信最快的是江南翠家,然不久之後,翠家又回應女兒曾婚配他人,為表歉意,翠家仍有一適婚兒子可嫁過來,而且經問名卜卦後,翠家的兒子竟跟蒼的八字異常契合。
 
夫人本來十分相信天命,見了翠家少爺的面貌又覺頗為中意,左思右想之下,直接問蒼是否介意嫁過來是個男子。
 
蒼本就不在意嫁過來的是何人,聽聞嫁過來的是個少爺,倒是生了點興趣,吩咐陳總管去查明翠家的底細,一查之下就查出一連串的故事了。翠家少爺竟是代妹出嫁,妹妹已婚配的人是自幼的青梅竹馬。成親恐怕並非本人的意願,看起來也是環境所逼,就對那翠家少爺生了一種莫名的欣賞之情,就直接向母親表示屬意翠家少爺了。
 
夫人見蒼主動提起,自是十分欣喜,就把婚事定下來,忙碌地辦喜事去了。
 
 
───────────────────────────────────
 
 
成親的禮儀十分繁雜,而且母親向來重視儀式及祭禮,蒼是懶得去理,索性讓母親去操辦,與翠家一來一往,半年又已過去,玄宗家的婚事早已傳遍全城了。
 
「恭喜。到底是哪家的姑娘有幸嫁入玄宗?」赭杉軍與蒼碰杯以示祝賀。
 
「是位少爺。」蒼呷了口茶淡淡道來。
 
娶男妻雖非少見,以少爺身分下嫁並不常見。不過,赭杉軍正正是罕見的俵俵者。他與相識多年的墨塵音是自幼青梅竹馬長大的知交,兩人難捨難離,已視對方為終生伴侶,赭杉軍在年前已娶墨塵音為妻
 
這倒是勾起了赭杉軍的興趣,問得仔細了些,蒼就將翠家的故事簡略說了一次。
 
「看不出背後有這麼大的故事,也難怪你願意娶他了。」赭杉軍微笑道。
 
「一方面也是娘親迫得緊了些。」
 
「哈,婚嫁總是好事。你也該是時候成親了。」蒼已過弱冠數年仍未娶妻,以他的條件相貌自是不少姑娘夢寐以求的對象,然而蒼本人對此卻無甚興趣,現難得蒼終於成親,自該祝賀一番。「當兄弟這麼久了,當然也希望你能找早日到伴侶。」
 
「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有個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蒼指的自然是赭杉的妻子墨塵音。
 
「這嘛,命運這種事,有時也很難說的。」赭杉軍又自斟一杯。
 
兩人對飲數杯,又帶了點醉意,便聽得蒼如喃喃自語般說:「我也不是不願,只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而已。
 
貿然成親,也許就耽誤了某位姑娘的一輩子了。
 
 
後來墨塵音聽赭杉軍說蒼的妻子是翠家的人,就說想起一位多年不見的故友,又道天下姓翠的人如此之多,又怎會是剛好那一位,後來真的確定是那位故友,不得不嘆緣分之微妙,昔日之同門,今日的命運竟如此相似。不過這是後話了。
 
所謂緣分,就是愈不相信它時,它早已悄悄埋伏在身邊。
 
 
───────────────────────────────────
 
 
臨近大婚之日,家中喜慶之意愈盛,讓蒼在當日終於有點成親的自覺。
 
蒼看著幾個媒婆將新娘子扶進來,一步步在眾嘉賓的圍觀下走進了玄宗的殿堂。
 
微風吹皺了新娘子的一身紅衣,溜出來的幾縷翠絲在風中飄搖著,讓蒼對於那紅巾下的面貌有了幾絲好奇,像是順從他的願望一樣,刮起的一陣風吹起了紅巾,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他卻看得清楚──一張白玉似的臉龐掃了一點淡妝,深綠色的丹鳳雙眸透著靈秀,帶點若有若無的魅惑,對這場婚宴極為認真,雖然身穿女裝,舉止卻淡定自然,沒有半分女氣,也沒有半分不樂意。
 
他看見翠山行,翠山行卻看不見他,他甚至不知道他踏進的是一個怎樣的家。
 
後來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對拜,一切都很順利,只除了翠山行站起來時被自己的嫁衣絆倒了一下,險些跌倒之際卻被一雙有力的手扶得穩穩的,那人的動作自然得彷彿是他剛好要扶他起來一樣,也順便掩飾了他險些拌倒的尷尬。
 
「小心。」那人低聲在他耳畔說。
 
那是翠山行第一次近距離聽到蒼的聲音,他的聲音彷彿有種安定人心的力量。
 
蒼扶著他的時候,卻感受到這看起來只比自己年輕幾歲的少年身體輕輕的顫抖,他隨即明白了這少年比不如他臉上表現出來的淡定自如,儘管他的努力騙得了大部份人。
 
他素來不是禁慾之人,也不打算讓名正言順娶回來的妻子洞房花燭夜獨守空閨。
 
不過,也只限於今夜而已。
 
<緣起.完>
 
 
 
後記:
不要跟我說嫁娶儀式有錯漏,我用印象中電視劇常見的形式 一w一b……
這篇算是由蒼角度寫的《寒煙翠》背景吧,很久之前就構想過這幾幕,不過在下筆時直接取了小翠的角度就把這部份刪了。總之現在讓它重建光明,算是對背景的一點補完吧 ^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