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蒼翠】如水 第二章

第二章
 
 
翌日,蒼果然就把一疊高中課本拿來,還帶了很多參考書。這些書說貴也不太貴,但對財政狀況東支西絀的翠山行來說,卻是一份不小的厚禮。更彌足珍貴是蒼的心意。那時他曾再次詢問蒼,那些書是不是真的不會用得上,而蒼只是瞇著眼睛,很隨意地說都在我的腦裡了。翠山行不知道該如何該回應他強大的自信。他曾聽聞蒼擁有一目十行,過目不忘的本領,而且他亦是去年全級成績第一名。既然他如此說,大概真的有那種本領。
 
蒼回去後翠山行隨手翻看內頁,課本上有蒼的筆跡,彷彿還有殘留著他的氣味。剛剛蒼出現在他門前時,他著實嚇了一跳,然後有些鬱悶起來。炎夏裡大正午的,蒼一個人捧了半個人高的東西,從自己的宿舍,頂著烈日走了幾分鐘路。
 
翠山行把書往懷裡抱得緊,一本一本地排在自己的書架上。
 
 
 
也許前些時日鬧騰得太厲害,令翠山行筋疲力竭,於是接下來一個月又清靜又有規律的生活,倒讓他有個平伏心緒的好機會。隨著開學日子逼近,宿舍逐漸熱鬧起來。難得的是搬進來那些各式各樣的人,對於這個文靜細心,總是專注地做著自己的事的人都表現友善,來串門的不少,大夥兒出去找樂子時,也沒跑了他的份。住宿舍的年青人總愛晚上鬧得瘋,翠山行看著情況,要是太晚,多半就推說身上不舒服,以要早睡為由婉拒,大家見他身子單薄,也沒多為難他。
 
這段日子裡蒼的人失去了蹤跡,但校園內他的痕跡卻越來越隨處可見。升上高三的蒼,儼然取代了已畢業的上任學生會會長,成為封雲學園的代表風雲人物,天生的領袖魅力,優秀的才華和俊逸外表,令蒼不費吹灰之力便嬴盡人心。周遭的人都竊竊私語,今年學生會會長一職已是他的囊中之物。說話的人混雜了各種情緒:崇拜的、讚許的、不是味兒的、酸氣衝天的,還有些好事之徒說:誰教人家是校董會主席的親孫。
 
翠山行總是不搭腔。在這些流言蜚語舖天蓋地之下,一個月前蒼在他心裡留下的形象,似乎越發清晰,又似乎越發模糊。但翠山行並沒有機會再一次去摸索他的輪廓,因為自送書那天起,蒼再沒有跟他聯絡。
 
再次得知蒼的消息,是從一個意料之外的人身上。
 
開學前兩天,翠山行的室友白雪飄總算是搬了進來。直到見了面,白雪飄笑嘻嘻地對他伸出友誼之手,翠山行不知怎地浮進腦海的第一個念頭,是自己又一次被蒼蒙在鼓裡。
 
「雖然我們是親戚,但那關係算起來就太煩人了。反正我們是同輩,又差不了幾個月,我也叫你小翠好了。」白雪飄一邊搬弄他的電視、迷你冰箱、PS3和一疊遊戲光碟,一邊自行解決了稱謂問題。他想了想,指著滿地還沒收拾好的東西,轉頭對翠山行說:「我的東西你合用的儘管拿去用,別客氣──對了,在你手邊的那張照片,替我掛到牆上好不好?」
 
翠山行對著眼前擺滿東西,連找個立足點都困難的地板嘆了口氣,拿起照片,瞻前顧後排除萬難的挪動到牆邊。照片掛起來,翠山行才看見原來是一張小時候的蒼跟白雪飄,還有另外一位身穿紅衣的小女孩的照片。翠山行認得這小女孩,每年的新年宴會上,她跟白雪飄總是圍在蒼身邊團團轉,一副很崇拜的樣子。只是翠山行從不知道他們的名字。
 
「蒼哥不喜歡拍照,長大了家族裡更不讓他拍照……所以這幅照片是我的寶貝。」白雪飄說這話時,翠山行完全能感受到他對蒼的崇敬之情,隨年歲而有增無減。
 
那天晚上,白雪飄把自己從小到大對蒼那滔滔不絕的景仰如數家珍地對翠山行傾訴,翠山行默默地幫他整理著東西,默默地傾聽。
 
 
 
地理課上,老師侃侃而談山脈的形成過程,翠山行聽課,自小就是出了名的心無旁鶩,一邊聽,一邊在書上畫下重點。不過這幾天他總是發現,教課書上的重點常被捷足先登,令他心裡不免生了些惆悵,也分了心。翠山行握著筆的手無意識地轉動,另隻手的指尖輕輕摩挲碰觸書本上的不屬於他的筆跡。沉穩大氣,鋒藏勢勁,都說字如其人,這裡面確是大有學問。想起那個人,看起來溫和,卻常常帶著令人無法拒絕的強勢。
 
下課的時候班老師對翠山行招招手,示意他過來。原以為老師是追究自己在課堂上的走神,結果卻讓他很慚愧。老師說,我知道你是新來的同學,如果有不適應的地方,千萬別藏在心裡,要多和同學傾訴,甚至可以找他傾吐。
 
這句話幾天以來已經不是頭一遍聽了,他看起來,大概就像是個很會藏心事的人吧。翠山行禮貌地點頭,報以微笑。其實最難適應的都已經適應了,其它又有什麼要緊。翠山行想著,課室裡卻突然哄動起來,翠山行轉身往門口一看,一條修長挺拔的身影,在此起彼落的尖叫聲中,抬起手對他比了個打招呼的手勢。
 
 
 
出了教學大樓的紅磚道旁綠樹成蔭,蒼雙手揣在口袋裡,神態閒適地走著。陽光穿透葉縫灑落了他一身,臉上肩上背上都是,顯得乍明乍暗。翠山行走在他身旁,卻隔了一個人寬左右的空位,偶爾小心翼翼地看他,等他說話。只是走了一段路,仍不見蒼有開口的意思,不得已唯有自己先問:「師兄找我,有事?」
 
蒼沒把剛才的沉默當回事似的,頭也沒轉,輕笑一聲:「沒事不能找你?」
 
「不。」翠山行穩約覺得這個人很擅於把話說反,順從自己的意思,好來去捉弄人。可能想到這心裡有些疙瘩,翠山行的語氣有種掩飾過的微慍:「但我知道你很忙,如果下次真的有事,讓我去找你就好。」 
 
也不知道蒼有沒有聽出來,他只是應道:「順路而已。」
 
這也是實話,翠山行的課室剛好在教學大樓的最底層,而且是學生上下課的必經之路。不過蒼的回答任何時候都是無可挑剔的。就算他的課室不是剛好靠近大門,相信也會振振有詞地以其它原因來接他。翠山行心想道。
 
「但我今天找你,確實是有事。」蒼看著走身旁的翠山行一臉若有所思,道:「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我是快樂校園生活的分隔線───────
 
封雲學園是一間歷史悠久的私立中學,創校之初原本只有面現時南邊的校園,因面對一彎天然港,清晨傍晚時煙霧繚繞,霞光曳長;正午則風軟波柔,水光瀲灧,景緻無限,因此學生們私底下替自己的校園命名為「天波浩渺」,這稱呼逐漸就被叫了開來。後來眼見學園規模發展越來越大,辦學團體便與玄宗集團達成協議,在北邊再建一個新校園,名為雙橋,同屬封雲學園,但兩者的行政與教學也是獨立運作。久而久之,兩所校園便變成了同氣連枝又互相競爭的關係。
 
而翠山行跟著蒼走了十分鐘,發現自己正往南北學園交界方向移動,心裡約略有了個想法。果然最後蒼把翠山行帶到全校佔地面積最大的綜合大樓,並且在天波浩渺的學生會辦公室前停了下來。
 
「師兄,這……」
 
還沒來得及問,蒼已推開了學生會室的大門。
 
門打開,翠山行卻不知道應該怎樣評價這個大得離譜的房間,總之學生會辦公室該有的一件沒缺,不該有的也全都齊了。翠山行環顧四周,在蒼跟他進來前已經來了幾個人,有他認得的,像白雪飄,在跟宿舍時沒兩樣,正在埋頭於xbox360拼命;有他認得但不認識的,像房間內照片上那個身穿紅衣的女孩,雖然年紀長了,出落得越發清麗,但眉眼間稚氣未脫,依然是舊時模樣。當然也有他不認識的人。
 
「蒼哥來了。」在門咔嚓一聲被推開時,本來埋首文件堆的少女反應很快地往這邊瞧,見了蒼更是笑逐顏開,甜甜的開口打招呼之餘,也不避忌的拿目光好奇地打量翠山行。
 
藺無雙正坐在最寬的椅子,捧著文件夾看,見蒼進來也就合起來擱桌上。翠山行覺得這人眼熟,可能也是在新年宴幾百人裡照過面的人。藺無雙看著蒼自顧自的坐到沙發上,翠山行卻仍站在門邊,有點不知所措,對蒼說:「你來得有點晚,接人去了?」
 
蒼應了聲,轉頭看翠山行雙腳生根似的死死釘在地上一動不動,好笑道:「坐吧,怎麼不坐?」
 
藺無雙一眼就看出來翠山行是那種很有家教很講禮貌的孩子,進來了一個陌生地方,必然是規行矩步,不敢放肆的。看情況蒼是什麼都沒有跟人家解釋,才令他感到困窘。藺無雙也不知道蒼怎麼想的,只是笑道:「不介紹一下麼?你看他的樣子,有你這樣欺負人的?」
 
蒼瞟了白雪飄一眼:「白雪沒跟你們說?」
 
白雪飄正想說些什麼,就讓赤雲染給攔住了:「他除了玩電視遊戲,什麼都不會。」
 
聞言.白雪飄滿臉委屈,連蒼的問話也顧不上回答,只是扁嘴道:「妳這麼說證明妳根本不了解我,實在太令我太傷心了。」
 
赤雲染哼了聲,回嘴道:「還有冤枉你的麼?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偷偷把放在家裡地庫的那幾部遊戲機也打包寄過來了。」
 
「寄過來又不代表我會整天玩……」白雪飄聽了有氣,可他是不敢當面對赤雲染發作,眼角瞥了眼剛坐下的翠山行,腦裡靈光一閃,跑過去熱絡地抓著翠山行的胳膊:「不信妳問問小翠,他最清楚。」
 
一時間二人的目光都落在翠山行身上。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翠山行還來不及做反應,蒼那沉厚的聲音已經替他解圍了:「白雪、雲染,你們還要鬧,回去鬧夠再來。」
 
這話其實算不上責備,卻自有一種威嚴的氣度,白赤二人都識趣地噤聲。
 
「小翠來。」蒼站起來,示意翠山行站到他身邊,翠山行依他意思照辦。蒼面向著藺無雙,不緩不急地道:「他叫翠山行,是一個月前你讓我找的人選。」
 
聽見這話,房間內所有人的目光又再度集中在翠山行身上。話題主角翠山行隱約猜到了什麼,卻也不作聲,對於他人的目光倒也坦然。
 
藺無雙再一次正式審視翠山行,他的校服從頭到腳都穿戴得很整齊,人長得有點單薄,看起來份外斯文秀氣。他身上最怡人的一道風景卻是一雙眼睛,乾淨澄澈之中,藏著一點倔強。這是一個本質很好的人,藺無雙覺得蒼的選擇實在是可圈可點:「蒼,你想清楚了?」
 
「我有頭腦不清楚的時候嗎?」蒼低笑一聲,眼睛此刻仍然是微微瞇著,讓人想不清他的想法,應該說,從來沒人能弄清楚蒼的想法。
 
其他人讀不懂蒼,與他自小相交的藺無雙卻已心中了然。他主動向翠山行伸出手,友善地一笑:「歡迎你,未來的學生會副會長。」
 
雖然猜得著,但翠山行仍是不禁瞪大了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