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蒼翠】如水 第三章

第三章
 
學生會理念上是一個由學生自治的組織,工作包括統籌及管理所有課外活動社團、學科活動、宿生會等,以及舉辦重大學校活動的組織,同時亦負責擔任與其他學校交流的橋樑,一所學校的學生會的對學校的形象及聲譽有一定的影響力。為了獎勵在正常的課業外撥出額外時間參與繁重的學生會會務的學生,每年校方都會為學生會幹部提供大量福利以及各種資助。不說別的,單是學生會室已經佔據了綜合大樓的一整層。
 
天波浩渺的學生會任命是由上一屆學生會成員直接推薦下屆會長,經過校方通過後確定會長人選,再由會長挑選自己的幹部組織內閣。換言之,學生會是由一小撮人所操作的黑箱作業。蒼由高二下學期被指名為會長,與他自幼相交的藺無雙亦經常幫忙蒼處理學生會的事務,而副會長一職則一直懸空。後來藺無雙實在受不了,剛好新學年開始,藺無雙就要求蒼去找一個副會長回來,蒼就無可無不可地說給他一點時間。
 
一個月後,蒼把翠山行帶到了蘭無雙面前,而翠山行也順利接任了天波浩渺的學生會副會長。在翠山行進入學生會後,陸陸續續認識了在蒼內閣中的幹部成員。蒼不用說,而像藺無雙、赤雲染、白雪飄等,全都是跟玄宗本宗關係密切的子弟,家世顯赫。翠山行看著這些人,心中產生了疑惑,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會被延攬進學生會。
 
說到底,翠山行對玄宗雖然知道不多,但心思靈巧。他明白支撐這所學校背後的是什麼、明白到今年的學生會因為有蒼這個校董會主席的親孫在而顯得與別不同、明白到其他別的幹部之所以會成為幹部、甚至明白自己在此,能抓緊跟蒼共事機會的意義──正因為此,他才不明白為什麼已經失去雙親,一個靠玄宗資助才能繼續學業,連養活自己能力都沒有的普通學生,卻獨獨被選中成為學生會副會長這個許多人趨之若鶩的職位。
 
疑惑像是一個纏在心裡的網,把人束縛得透不過氣,讓人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帶著許多的不解和困惑入夢。
 
學生會的會務確實也是非常繁忙,翠山行在課業和學生會之間奔走,忙得不可開交。他來了才不過數天,他跟蒼和其它人幾乎是下了課就直接在學生會室碰面,有時忙到晚上,溫柔細心的性格讓他很快就融入這個圈子之中。對於藏在心裡的疑問,翠山行無暇細想;但也因日復日與學生會的頻繁接觸,而無法遺忘。
 
 
「小翠。」蒼坐在會長的位子,喚道。
 
埋頭在公文中的翠山行抬起頭,並未言語,正等待蒼的話。
 
「下星期的第一次諮詢大會,場地佈置上還欠什麼?」
 
翠山行拿出手邊的筆記本,道:「主要是緞帶、汽球──還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我都寫下了。」
 
蒼從位子上站起來,隨手拿過搭在椅背上的外套,道:「我們去東區買一下吧。」
 
翠山行已慢慢習慣蒼隨時的興之所至,拿過外套也就跟上去。
 
 
 
去東區的路說長也不長,走路大概半小時。九月中旬的空氣已蘊釀著一絲秋意,夕陽如酒,漫天的紅霞把天空裝飾得特別壯闊,雲層一下子像染錯了顏色的重山疊巒,似是要併發夏日最後的燦爛。一紫一翠的身影並肩而行,一路無語。陽光把兩人的影子拉得長,深深的灰黑色,分開的,沒疊在一處。
 
「小翠,來了幾天,會覺得累?」蒼先打開話匣子問道。
 
「不會。」一如所料的答案。
 
「這些天顧著處理正事,還沒有空關心一下你的生活。開學後,宿舍會變得很熱鬧,你是個愛靜的,適應得了麼?」
 
「我適應得很好,要師兄費心了。」雖然是體貼的話,但在蒼平伏的語氣裡,翠山行也分辨不出什麼特別關顧的意思。他仍然乖巧有禮地應著,卻有點心不在焉。
 
蒼想到什麼似的,忽地笑了,翠山行覺得那笑意有那麼點寵溺。他說:「白雪那小子該不至於欺負你,只是從小到大都整天鮮蹦活跳,睡覺也不太老實,可能會讓你覺得煩。」
 
翠山行搖頭:「怎麼會,白雪性格開朗,心地又好,很容易相處,我跟他很處得來。」他是真的喜歡那個像弟弟一樣的男孩子。
 
蒼有注意到翠山行連回話的時候,也會順便說幾句白雪的好話,好讓他這個做兄長的寬心。他淡淡道:「合得來就好。再怎麼說,你跟他成為室友也算是一種緣份。」
 
翠山行乍聽,驀地心頭一沉,腳步微微緩滯。有些事他始終放在心裡。他覺得這事就像還沒扎到肉裡,卻輕輕碰著皮膚的針頭,搔癢搔癢的,然而癢久了不去碰它,也就可以騙騙自己不當回事。但它分明還在,要是哪天碰了撞了,尖銳又快速的痛,會沿神經線一直往全身爬,你才覺得它從來都不可接受。翠山行不自覺地就停了步伐,有些失神地看著稍微走在他前方那人的背影,一陣風吹過,把他外套上平滑的地方吹起了些褶子。
 
蒼感覺到身後的翠山行停下來不動了,他轉過身,翠山行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蒼沒有追問,只是看著。翠山行抿緊的嘴微動,深吸口氣,他不想再猜這個心思多得打褶的男人的心。
 
「我想問師兄一個問題。」
 
「問吧。」不疾不徐的許可。
 
翠山行雙眉糾結:「……為什麼師兄要選擇我進入學生會?我實在是……」
 
蒼不答反問:「你不喜歡,怎麼又不拒絕?」
 
「我不是這意思,只是想知道而已。」面對蒼的壓迫感,翠山行努力地穩住自己的氣息:「我們……接觸的時間這麼少,你怎麼能斷定,我的人品和能力能勝任副會長的職責?」
 
「所以呢?」
 
翠山行坦白地說出自己的意見:「聚集在你身邊的人才多得是,所以除我之外,你應該有更好的選擇。」
 
藺無雙無疑十分能幹,但他心裡卻獨掛念著那個年長的美麗女子,只願為了她付出一切,蒼並不想用學生會束縛著他;白雪飄行事直來直往,心性不定,老是叫人擔心;赤雲染雖然比白雪飄成熟,卻依然是個荳蔻年華的少女,許多想法尚未成形,欠缺沉穩的風度,再說學生會工作繁重,要求一個少女把青春全部付諸在學生會裡,實在對她有失公平。蒼思量,斟酌著應否把這些告訴翠山行。他一直覺得這個聰慧的表弟應該會明白他的安排,但同時他亦能知道,其實這不是翠山行心中最想知道的答案。
 
「小翠,」蒼開口,那語調中波瀾不興,卻也令人覺得藏了無限深意:「該怎麼選,有何準則,那是我的事。你只需要決定接受,還是拒絕。」
 
翠山行倔強地抿著唇,欲語還休。蒼的回答,總是讓人無從反駁。
 
蒼瞇著眼睛,觀察著翠的神色,又道:「你心中疑惑,恐怕不單只這件事。」
 
翠山行略為猶豫,再堅定道:「是。」
 
蒼並未回話,等待翠山行的下文。
 
翠山行毫不迴避地對上蒼的雙眸:「安排白雪飄成為我的室友,也是你的意思?」
 
蒼沉吟半响,慢慢地開口:「你的優缺點,都在心思慎密這幾個字上。往好處想是謹慎,往壞處說便是鑽牛角尖。」
 
翠山行想看清楚蒼的表情,但蒼大半的臉在逆光之中都被陰影遮掩著,無法辨清,然而他卻依稀感受到,蒼在回答這話時幾乎沒有任何感情。翠山行有一種被擺了一道的感覺,一直以來壓抑的鬱悶和糾結,終於在隱忍之中說了出口:「……所以,你都為我安排好了?」
 
蒼聽完這話,不發一語,微瞇著雙眼盯了翠山行半天,仍然沒有洩露任何情緒。
但翠山行卻感到四周的空氣都開始凝固。
 
蒼在生氣,翠山行從他身上中讀出了這樣的訊息。他糾緊了手指,內心複雜,煩惱和鬱悶糾結在一起,既是不安,又是不甘,另一方面,也不願意蒼因為自己而生氣。
 
「看來你已經把我上次跟你說的話,忘得一乾二淨。」良久,蒼才開口道:「如果你因為了接受玄宗的援助,然後覺得必須對你眼前的繼承人百依百順的話,那你就繼續這麼作吧。」
 
翠山行怔了怔,腦內轟的一聲,然後突然意識到糾纏了自己兩個星期的問題,答案竟是如此簡單。早在上個月蒼請他到餐廳時,不就已經表明過,他跟他就是師兄弟的關係,沒必要摻進玄宗。他當時明明以為自己是不在意的,但一旦事情臨到身上了,竟然比誰都在意,一下子都在胡思亂想,轉牛角尖,甚至懷疑起蒼的動機來,將他的一番好意誤解至如此不堪。
 
翠山行閉上眼睛,一種慚愧的心情從心底浮現上來,他迅即低下頭,夕陽把他的臉色映得通紅:「抱歉,師兄,我太不成熟了……」
 
注意到翠山行一剎那的恍然大悟,隨即豁然開朗,但轉瞬之間又變成難過跟愧疚的臉色,蒼臉上冷淡的線條柔和了一點,緩緩道:「走吧,快天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