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蒼翠】如水 第四章

第四章
 
忙碌的日子總是過得特別快,翠山行已經適應了學生會的生活,一切都不如想像中困難。跟蒼相處的時日漸增多,翠山行也一點一點地更了解這個人。比如他看起來雖然溫和,但是當他決定了做什麼,行動會非常迅速,沒人能阻止。就像他敲了宿舍的門就進來說:「吃飯吧。」翠山行換個衣服,就會被蒼帶出去。通常之後吃什麼、去哪裡,甚至買東西都是蒼決定的。
 
翠山行總是很配合,跟著蒼讓他有種安心的感覺。
 
蒼擅於掩飾自己的情緒,不代表他沒情緒。蒼的眼睛經常惺忪地瞇起來,當你以為他睡著了,其實他很清醒;當你認為他認真嚴肅的時候,他卻在打瞌睡。藺無雙是蒼的同班同學,偶爾閒聊時會說起他們的往事來。在蒼高一的時候,以狠辣不留情而聞名的物理老師看見蒼同學一臉正在打瞌睡的樣子,十分憤怒,容忍了大半堂後決定連校董會主席親孫的面子也不賣了,當眾點名蒼解答一條極困難的題目。蒼非常清醒地站起來,準確無誤地說出解答的過程及答案,讓物理老師當場瞠目結舌。
 
翠山行細聽著蒼往日的事跡,聽得比誰都入神。能站到這麼優秀的人身邊去,每次想來還是覺得如夢似幻,但他隨即勒住了遊思妄想,告誡自己別去想多餘的事,凡事盡到了本份就夠了。
 
 
 
這天,翠山行下課後早早到了學生會,卻見裡面空無一人,心想時間尚早。看見因為久未執拾而有點混亂的辦公室,文件雜物都是隨意擺放,翠山行並不喜歡在混亂的辦公室工作,便主動收拾起來。他仔細地把雜物和文件分類擺放,又把廢物和垃圾清理好,回頭看見蒼的桌面一片兵荒馬亂,幾乎被公文和活動申請文件淹沒,與鍵盤、光碟等等疊在一起,亦順便整理了一下。
 
好不容易終於把學生會辦公的地方收拾乾淨,翠山覺得有點乏,卻很滿意自己的傑作。他坐在沙發上開始整理課外活動組的文件,看了一會便無法專注,眼皮沉甸甸的有點撐不開,乾脆閉上眼小憩一會,不久竟沉沉睡去,身體斜歪在沙發上。
 
 
當蒼進入辦公室的時候,入眼便是一個井井有條的房間,以及睡倒在沙發上的翠山行。他朝四周望了一圈,許多昨天還是東西混亂地堆在一起的地方,亦包括了自己的桌子,現在卻十分整齊,而且文件已經根據輕重緩急分了類,省卻不少處理時間。
 
蒼靠近沙發時見翠山行睡得正酣,手邊攤開來了一份被翻閱過的文件。想到最近這段日子學生會忙翻了天,而自己所挑選的這位副手,卻從來沒有半句怨言,總是默默地付出……蒼的嘴角微微上揚,那是一個能稱得上溫柔的表情。
 
實在是累壞他了。
 
蒼想起櫃裡有之前留著的毛氈,揀了一張用保存袋封好的,掀開來,到翠山行躺著的沙發,不驚擾地輕輕蓋在他身上。
 
儘管蒼的動作已經很輕,翠山行卻是容易驚醒的人,睫毛動了動,眼歛慢慢張開。翠山行睜開眼時見蒼正在自己身邊,身上披著半張毛氈,意識未完全清醒,想坐起身來。「抱歉,我睡著了……」
 
蒼卻按住他的肩膀,讓他以更舒服的姿勢躺進沙發裡,並將手上的毛氈完全覆蓋在他身上,道:「你再睡一下吧。」
 
朦朦朧朧間,蒼的言語像帶有魔法般讓人會不自覺地照他的話作。翠山行再度閉上了眼,敵不過身體上的疲累,不一會又進入夢鄉。
 
蒼看著翠山行直到確定他睡著,若有所思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後來其他人一個接一個回到學生會,看到沙發上熟睡的副會長不禁有點詫異,蒼向他們劃了個噤聲的手勢,他們都自動安靜下來各自忙自己的事。
 
直至天黑,來過的人漸漸地散去,又剩下最初的兩個人。
 
翠山行醒來的時候覺得精神飽滿了不少,抬頭看見牆上的鐘時針已指向十點,外面天色早已全黑,才想起自己收拾完東西好像直接睡著了,那麼身上的毛氈是……微茫的記憶裡曾有人替自己蓋毛氈,除了蒼還有誰?
 
轉頭看見蒼仍坐在會長的位子上,翠山行心中訝異自己竟然從下午一直睡到晚上,不禁一陣慚愧。環顧房間內只餘下自己和蒼,又想到蒼竟陪伴自己到現在,內疚之餘,心裡生了一絲柔軟的感覺。他從沙發下來,走到蒼身邊,昏黃的燈光遮掩了蒼的表情,瞇起的雙眼似乎在打盹,又似在盯著電腦螢幕。翠山行輕喚道:「師兄……」
 
「醒了?」聽到他的叫喚,蒼微微抬起頭,聲音清醒得像從來沒有打過盹一樣。
 
「抱歉,我睡到這麼晚,師兄下次直接叫醒我就好了。」
 
蒼盯了翠山行一會,似乎在確認他臉上的氣色,然後露出滿意的表情。「應該餓了吧?這個時間的餐廳大概只有菜餘了,委屈一天不介意吧?」
 
「呃……」話題突然的轉變讓剛睡醒的翠山行有點反應不過來,蒼卻已拿起外套和書包,拍拍他的肩示意他一起走。
 
翠山行關好學生會辦公室的門,跟著蒼走。
 
到達學校餐廳的時候餐廳的廚師正在關門,廚師認得蒼和翠山行是學生會的人,友善地問兩人是不是來吃飯,翠山行不欲妨礙餐廳休息打烊就說我們回去煮泡麵就好。廚師卻二話不說打開餐廳的大門,邀請兩人進去,說煮兩個人的菜沒花多少時間,熱情得讓人有點招架不住,他們也確實餓了,最後還是從善如流地接受廚師的好意。
 
偌大的餐廳裡,現在卻只有兩個人坐在窗邊的位子,等待比平日晚了很多的晚餐。月光傾瀉在落地玻璃窗上,映照著兩個人暢談甚歡的場景。蒼談及下個月文化節的事,這時熱情的廚師把兩盤菜送到二人面前,一臉不好意思地說今天剩下的材料有限,請將就一下。翠山行友善地笑了笑:「有吃的就很好了,我們弄到那麼晚還要麻煩你,是我們不好意思才對。」
 
翠山行說著順手放下封雲學院的專用晶片卡繳付兩人的飯錢,廚師卻擺擺手:「讀卡總機已經關了,重開太麻煩,今晚算我請你們的吧。」
 
「這怎麼好意思。」翠山行道。廚師大方地說沒關係沒關係,反正少收一兩餐我的薪水又不會減少………。聊了一會,廚師要先回去,請兩人離開時幫忙關餐廳的大門,翠山行應了聲好,目送他離開後才開始吃。蒼全程沒說什麼,眼睛似閉非閉,在一邊默默吃。
 
廚師回家的時候想到,原來學生會長那麼酷啊,不過看起來很能幹的樣子,還是副會長比較親切。
 
翠山行睡飽之後似乎胃口也很好,罕見地把菜全部吃光,跟蒼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連笑容也比平常多了些。
 
在之後的一段時間裡,翠山行不時想起這個晚上,和蒼兩個人在月夜下用餐,在夜晚的校園裡漫步回宿舍。那時他突然發現,跟蒼這樣一起並肩在路上走走,是再好不過的一件事。他甚至希望這段路變得更長,更長──長到看不見盡頭。
 
 
翠山行回到房間的時候,白雪飄正沉迷在Wii的拳擊遊戲世界裡,握著搖桿的雙手非常逼真地揮動著,彷彿電視機裡兩個小人兒確實是他正在擊倒的對手一樣。
 
「小翠你好晚啊!」白雪飄對剛歸來的室友說話,眼睛仍然沒離開過電視畫面上的緊湊戰況。
 
「我在學生會室睡著了,剛和師兄吃過晚飯。」翠山行邊說邊走到自己的書桌旁,整理明天上課用的東西。
 
「說到蒼哥,他今天好兇。」白雪飄吐了吐舌。
 
「兇?」翠山行想起剛和自己一起回來的蒼,實在想像不出他兇起來的樣子。
 
「我下午看到你在沙發上睡著時本來想過去嚇你一下,誰知蒼哥在我後面敲我的頭,差點把我敲傻了。」白雪飄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彷彿真的很痛一樣。「他啊,完全不准別人靠近你。」說著,又繼續揮動搖桿擊倒他的敵人。
 
翠山行的睫毛顫動著,心跳的節奏有點混亂。他覺得心裡有些什麼正在悄悄地融化,卻說不上是什麼,手指捏進了手心。
 
也許是下午睡太飽,現在連一點睡意都沒有。翠山行想要靜下心唸書,坐下來翻開書本,一打開,觸手可及都是蒼的筆跡……書上那一串串密密麻麻的細字,已經一個也看不進去了;心裡的紫色身影,卻是再也揮不去。
 
─────────────────────────────────
 
 
轉眼已到葉落的十月中,學生會仍一如往日的繁忙、熱鬧。
 
「我實在受不了啦!!我要減肥!!!!」
 
一把清脆的女聲在學生會室吼了出來。
 
學生會室忙碌的眾人向著聲音的主角--赤雲染看去,除了會長席的蒼聞風不動,仍舊維持著看起來在打瞌睡的狀態。
 
目光集中在赤雲染身上數秒,然後各人又繼續忙碌著。
 
不甘心被無視,赤雲染噘著嘴,唯有白雪飄看了她一會,涼涼地道:「減了跟沒減還是差不多。」
 
「這……這可差多了!」被白雪飄這麼一說,赤雲染有點惱羞,指指自己的手臂、腰和小腿說道:「我這裡、這裡和這裡,都長出了很多肉,很胖啊。」
 
白雪飄看看她的手臂、腰和小腿,道:「有嗎?」
 
赤雲染實在快被他氣死了,吼道:「當然!」
 
見白雪飄不信,赤雲染走過去拉著正在沙發上看報告的翠山行,嘟嚷著說:「小翠,你看白雪又欺負我了。」
 
「我哪有!」白雪飄心想那句口講那句,莫非這年頭實話果真是說不得,他真覺得冤死了。
 
翠山行夾在兩人中間,苦笑道:「雲染,我覺得你身形很適中,不用減肥啊。」
 
聽見翠山行的評語,赤雲染感覺舒服了一點,但這答案還是不太滿意,她再一次指著自己的手臂、腰和小腿說道:「小翠你看,這裡、這裡和這裡,都太胖了啦。」
 
翠山行果真看了一下她的手臂、腰和小腿,還是看不出和以前有什麼不同,也許他根本從來都沒有注意過,又不好意思說都差不多,帶著求救的眼神望向正在打瞌睡的蒼。
 
赤雲染順著翠山行的目光看著自己最尊敬的蒼哥。
 
蒼邊托著腮,邊瞇眼沉思,專注得彷彿完全看不到這邊的混亂。
 
又在裝死!翠山行心裡不禁冒出這個想法。
 
蒼哥大概連自己長怎樣都快想不起了吧,何況是自己胖不胖呢。赤雲染想,放棄了想要問蒼的想法。
 
求救無援,翠山行只好想辦法安慰一下赤雲染:「呃……我是想說,雲染妳真的很不錯了。」
 
這句安慰的話仍然無法讓對自己身材極度不滿的赤雲染滿意,突然,後面一隻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赤雲染轉身一看,竟是藺無雙。
 
「嗨,雲染。」
 
「藺……藺哥。」
 
「聽說妳要減肥?還是不要了吧。我覺得妳已經很可愛了。」
 
聽見藺無雙讚美,赤雲染不禁笑逐顏開:「真的?」
 
「嗯。」藺無雙真心的讚美道:「要是再減下去,大概會瘦得跟排骨一樣,沒現在可愛了。」
 
赤雲染笑容又愈發甜美了些:「哎,既然這樣,我就不減了。」
 
藺無雙微笑:「我覺得雲染笑起來很可愛。如果有人喜歡妳只是因為妳的身材,而不懂得欣賞妳的內涵,這樣的人不認識也罷,何必委屈自己討好這樣的人呢。」
 
「藺哥說得真對!」赤雲染甜甜地笑,轉眼把減肥二字拋諸腦後了,拉著藺無雙聊天。藺無雙之後還有事情,跟赤雲染聊了兩句就準備離開,赤雲染忙著送他出去。
 
「哼!我們說的和藺哥說的還不是差不多,我們說的她當耳邊風,藺哥說幾句就貼貼服服了。」白雲染坐在翠山行身邊,有點不甘地嘀咕。
 
「別埋怨了,誰叫你不會說話。」翠山行聽著他們的對話,見藺無雙寥寥數句就輕鬆化解赤雲染興之所至的傻念頭,不禁頗為佩服。像自己就無法將那種話說得那麼流暢自然了,哄女生看起來簡單,做起來卻難。他抬眼望向忙於工作的蒼,彷彿看見他嘴角噙著一絲微笑,翠山行幾乎已經肯定,蒼剛剛一定聽到他們的對話,又故意裝作聽不見。
 
似是感受到翠山行投來的目光,蒼也相當坦蕩地回望他,相交在空氣中的視線有著無言的默契,翠山行意會到什麼,站起身來,往學生會的小型廚房走去。
 
赤雲染剛好送完藺無雙回來,看見翠山行步向廚房,便拉著他的手道:「小翠要做點心了嗎?我今天午餐吃很少,餓的很呢。」
 
「會餓要早點說。」翠山行薄責道,赤雲染知道翠山行沒有責怪的意思,扮了個鬼臉。
 
「唉,才剛說要減肥,現在馬上大吃特吃,等等搞不好變胖子。」白雪飄冷言道。
 
「要你管!」赤雲染對白雪飄吐了吐舌,白雪飄卻不理,自顧自去玩遊戲機了。
 
翠山行為二人沒完沒了的小孩心性嘆了口氣,進到廚房裡開始做一些點心。事緣某一天,翠山行因為餓著,利用冰箱裡一些簡單材料做了一些點心裹腹,由於看起來太過色香味俱全,立時引來了一群貪吃鬼爭先恐後,做出來的東西一陣狂風掃落葉地被捲光,翠山行本人反而沒吃到多少。此事之後,翠山行精堪的廚藝傳遍學生會,導致很多蝗蟲級的貪吃鬼都經常用渴慕的眼神望向翠山行。不過,當這種眼神太過露骨,通常會得到會長大人的瞪視和一句:「你看起來挺閒的,去把XX處理一下吧。」那個XX,除了當事人之外似乎沒有人知道是什麼,而且當事人也絕口不提。久而久之,幾乎不會有人敢直接要求翠山行。翠山行通常會用眼神詢問蒼,看他有沒有想吃的意思,要是沒有,翠山行會繼續埋首在他的工作裡。
 
透過做點心給蒼吃,可以慢慢了解到蒼的口味。而翠山行不無驚訝地發現,只要是食物,蒼幾乎來者不拒。無論是甜酸苦辣鹹,蒼都可以吃下去。比如說有一次赤雲染特別要求想吃巧克力香蕉船,翠山行原以為蒼不喜歡甜食,但也順便問看看他有沒有興趣吃,而蒼竟然說了聲「好」。後來香蕉船做出來拿到蒼面前,蒼一邊吃一邊說:「原來這就是香蕉船。」讓在場的人都跌破了眼鏡。白雪飄偏好吃辣,偶爾翠山行也會做一點辣菜,蒼依舊吃得面不改色,完全有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風範。
 
 
點心環節以後,蒼從座位上站起來,清晰地說了一句大家都不怎麼想聽的話:「文化節將到,待會開會討論有關細節,下禮拜開始要和雙橋那邊接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