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蒼翠】如水 第八章

第八章
 
蒼意想不到,在教員室外會遇上白雪飄,然後從他口中得知,翠山行的人此刻正在雙橋學生會辦公室裡。他一聽,心就沉了,臉上不動聲色,比平日邁得更急更遠的步伐卻洩露了心情。
 
蒼也意想不到,會在雙橋的綜合大樓裡,這麼碰巧地遇上金鎏影。兩人一打照面,有些事情彼此心知肚明,蒼出現在這裡自然不是為了找他吃飯閒聊,而金鎏影更沒那份閒情逸致請他到學生會室喝杯茶敍敍情誼。
 
金鎏影站在升降機門前,等待剛剛從遠處就看見的身影站到身邊,頭也不回地道:「未知蒼會長來此有何貴幹?」
 
「我只是來帶回我的人。」蒼語氣很平靜,也沒有跟身邊的人視線相接。
 
「你的人?恐怕讓你白走一趟了,我想雙橋這裡沒有蒼會長要的人。」金鎏影倒映在金屬門裡的笑容,令人看不真切,冷淡的聲調卻分明是拒人於千里之外。
 
「我可不這麼想。」蒼瞇起眼:「上去看看,就知道到底是有還是沒有了。要是真的沒有,金會長再下逐客令不遲。」
 
話已至此,兩個人都不願再開口多費唇舌。到了辦公室門前,金鎏影伸手去轉門把,門一被推開,裡面的情景卻教二人不由得同時愣住。從那扇還沒完全打開的門扉向裡面一看,只見兩人背對著門,翠山行端正地坐在會議長桌前,拿著筆似乎在思考著什麼;紫荊衣卻一手搭在了翠山行的椅背上,一手撐著桌沿,整個人彎著腰,親密地貼近了翠山行的左頰,在他耳畔竊竊私語著什麼,翠山行面帶微笑,似乎與紫荊衣沉浸在相當愉快的氣氛中。
 
聽見身後推門的吵雜聲,翠山行首先轉過頭去探看究竟,見蒼出其不意地出現在那裡,有些喜上心頭,卻沒想到蒼見了他的笑容,臉色更是沉了三分。另一邊廂的金鎏影,狠狠地盯著紫荊衣,神色駭然。在場最像個沒事人的就是紫荊衣,此時他才悠悠轉身,看戲似的瞅著門口那兩位兩種心思、一樣表情的男人。
 
「金會長,請問辦公時間可以結束了麼?」蒼的聲音冰冷得令翠山行有一種四周的空氣都要結冰的錯覺。
 
「請自便。」金鎏影的聲音亦不惶多讓。
 
兩位會長達成一致協議,結果翠山行還來不及道別,只對紫荊衣留下一個致歉的眼神,就被蒼匆匆帶走了。
 
金鎏影有點粗暴地關上門,對紫荊衣說:「玩遊戲也得有個限度。」
 
「玩?玩什麼?誰在玩?」紫荊衣坐到桌上,一手拿起剛剛翠山行用過的玻璃杯,漫不經心地把玩著:「天波浩渺那邊的預算表,我們不是有些地方搞不清楚?小翠既然在,不問白不問。」
 
「小翠?叫得挺親熱的。」
 
紫荊衣手裡仍只管摩挲著那杯子,眼角卻瞥了瞥金鎏影,嘴裡問道:「你在生什麼氣?」
 
金鎏影是氣,但也只是冷冷一笑:「豈敢。你什麼人不跟他好,偏要跟蒼的副會長好。我哪敢生氣?要是你一不高興,趕明兒就過天波浩渺一起去當人家的副會長,我豈不是自討苦吃?」
 
紫荊衣原也是想惹金鎏影生氣的,但他辨出了這話裡頭的意思,教他越聽越不是滋味,手裡捏著杯子的力度也緊了些,別過頭去:「我交個朋友,原來還要得到你同意。」
 
「你犯不著這樣說話。翠山行是什麼人,你不知道?」
 
紫荊衣抿著唇,不看金鎏影,也不說話。
 
金鎏影看著紫荊衣倔強而任性的背影,有種說不上來的感嘆。他不相信紫荊衣真的不明白,這人從小跟他一起長大,他知道紫荊衣心裡藏著七八九個心眼,刁鑽得很,剔透得很,反而讓他漸漸摸不透。金鎏影一字一句地說:「荊衣,我跟蒼只能是如此。既然你已經決定站到我這一邊,就沒有反悔的餘地。」
 
紫荊衣仍舊側著身子不理他,金鎏影低嘆一聲,推門而去。
 
門關上的一刻,紫荊衣把手上那玻璃杯往地上狠狠一砸,摔碎了,碎片灑滿一地。
 
 
 
----------------------------------
 
 
 
蒼拽著翠山行的手離開雙橋學生會室,動作完全稱不上是溫柔。翠山行感到被攥緊的右手傳來一絲絲麻痺的刺痛,可他沒敢把手抽回來,因為他滿心滿眼都是走在他身前的這個男人,他渾身上下正散發著令人不寒而慄的怒氣。
 
蒼帶著翠山行轉了幾個彎,繞到了校園內一個僻靜的小角落去,放開他的手,冷冷道:「我說過的話你忘了?」
 
蒼曾說過的每一句話,即使翠山行沒有刻意去記住,全都已經牢牢地刻在心裡。於是他搖搖頭,直視蒼的怒顏:「我記得。師兄說過,不讓我沾手內部行政以外的事。」
 
蒼瞇起眼,以一種危險的聲音道:「所以你是存心把這話都當成耳邊風了?」
 
「不,」翠山行懇切地看著蒼,他願意承受他的怒氣,卻不希望他是為自己而生氣,這會令他感到份外痛心,所以他努力地嘗試解釋:「只是這次情況不一樣──」
 
情況如何,蒼自然知道,但這並不是問題的癥結所在。蒼覺得有必要讓翠山行清楚知道潛藏在事情背後的蹊蹺,於是打斷了翠山行的話,:「小翠,我以為你會懂,為何我要減少你跟雙橋接觸的機會。」
 
「嗯。」翠山行點頭,他多少明白蒼跟金鎏影和紫荊衣之間的爪葛,也就明白,蒼不願意非玄宗本宗的自己受到牽連,去蹚這未可知的渾水。
 
蒼知道翠山行向來都是個聰明人,見他點頭點得毫不猶豫,也笑了,那笑容裡卻無半分笑意:「你懂,那麼方才你跟紫荊衣是怎麼一回事?」
 
「啊?」翠山行以為蒼所指的,是紫荊衣不知道趁機對他說了些什麼不該的話,稍加思索,回道:「那個是,我們的財政預算表,他說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我給他解釋……」
 
聽了這話,蒼臉上驟然陰霾滿佈:「解釋?解釋犯得著臉貼著臉?」
 
翠山行沒料到蒼說的是這個,瞪大了眼,再一回想剛才情景,彷彿憶起紫荊衣方才在他耳畔吹著熱氣,尚有餘溫,臉上頓時「騰」地通紅一遍,又羞又怕,感覺脖子都僵硬,連搖頭也不能夠,囁嚅半天,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依你這反應,就看得出你什麼都不懂。」蒼暗嘆一口氣,他知道翠山行聰明是不假,手段心計卻差遠了。有時候面對未知的危機,單倚仗聰明,那是萬萬不夠。想了想,蒼還是決定跟翠山行說個明白。
 
「金鎏影跟紫荊衣兩個,對我不懷好意非是兩三天的事。同是玄宗子弟,藺無雙、白雪甚至雲染,跟他們打小一塊兒長大,也算彼此心裡有底,他們做起事來,也不得不有個顧忌,所以我不擔心。」說著,又端詳了翠山行半天,緩緩道:「倒是你,對什麼事都一無所知,雖然心思細密,但終究不是那種勾心鬥角的料,找你下手實在容易得多。」蒼伸手替翠山行理了理垂到耳畔,一撮被風吹凌亂了的髮,動作很是輕柔:「可我既然把你帶進了學生會,也就容不得這種事情發生。誰要是敢動了你一根頭髮──」話到這裡,蒼狹長的雙眸閃過一抹寒光:「我保證要讓他付出代價。」
 
翠山行看著蒼,他覺得蒼眼裡有他看不懂的東西,那似乎是牽扯到玄宗的事,會特別容易激起他的情緒。想到蒼一個人背負著家族裡上上下下的期待,這學校裡的核心人物幾乎都跟玄宗扯上關係,當中敵友難分,他一方面要兼顧著繁重的學生會事務,一方面又要完美無瑕地演繹著玄宗繼承人的角色,而且他此刻還為著自己的不夠謹慎而動怒,不覺一陣心痛,又慚愧自己對蒼了解確實不夠深刻。
 
而現在,他只想撫平蒼眉角裡的怒意,抬眼道,那眼神裡有種說不出的溫柔:「是我太粗心了,師兄,我下次會先問你。」
 
蒼聞言,態度上軟化了些,伸手撥了撥翠山行的長髮,道:「你明天不是有小考?」
 
只見翠山行點了點頭,蒼道:「晚點我替你補個課好了,我大概知道老師喜歡出什麼題目。最近為文化節用去了你很多時間,辛苦你了。」

 
翠山行知道蒼的怒氣過了,又聽他提出幫自己補課,不由得笑道:「那有勞師兄了。」
 
翠山行的笑容溫暖得彷彿能化開百物,散發著最怡人的柔情。
 
 
 
──────────────────────────────────
 
 
 
晚上,白雪飄回到房間的時候,見蒼正和翠山行一起在溫習功課。
 
他想起在教員室外蒼得知小翠代他去雙橋學院時急急離去的樣子,心中有種不妙的預感,臉上維持鎮定道:「蒼哥來了啊。」
 
「嗨。」蒼平靜地跟他打招呼,如平常般溫和笑道:「老師沒為難你吧?」
 
「沒有、沒有。」見蒼似乎沒什麼異樣,白雪飄外衣一脫,倒在自己的床上,準備爬到心愛的遊戲機前。
 
翠山行想起墨塵音交給他的遊戲光碟,從背包裡翻出來放到桌上,說:「這是小墨給你的。」
 
白雪飄正欲伸手去拿,蒼卻比他動作更快,一手把那疊光碟撥過來,淡淡地道:「白雪,你和小翠是同班,你們明天有小考不是嗎?」蒼直接把光碟收起來,正色道。「我先幫你保管好了。」
 
「呃……」白雪飄直直地盯著那疊被蒼收起來的光碟,眼裡有掩不住的惋惜。「偶爾玩一下應該沒關係嘛。遊戲時遊戲……小翠,你說是不是?」
 
收到白雪飄投過來求救的眼神,翠山行看了看蒼,蒼仍是瞇著眼沒個表情,翠山行知道他仍在為下午的事情生氣,只能對白雪飄做個愛莫能助的表情,道:「遊戲和學習也是要互相兼顧的……」
 
「小翠說得對,白雪去拿課本,來複習。」蒼盯著白雪飄,白雪飄向來無法違抗如兄長般的蒼的命令,不得不垂頭喪氣地拿著課本來唸書。他欲哭無淚,本來被微積分老師訓完一頓只想回來抱著心愛的遊戲好好玩一晚,現在卻變成和蒼哥一起唸書的晚上……(白:T_T)
 
翠山行暗笑在心中,偶爾這樣一起唸書,感覺也很好。
 
 
 
後來,聽說蒼把那疊遊戲光碟送去給雙橋學生會的赭杉軍,並留下字句:「白雪飄說這款遊戲很好玩,請代交還墨塵音。」
 
赭杉軍是雙橋之中少數與蒼頗有交情的人,他同時亦是墨塵音的知交好友。赭杉軍素來不喜歡把太多時間投放在遊戲之中的白雪飄。墨塵音父親是知名的遊戲評論家,經常藉由工作之便拿到一些罕見的國外遊戲,甚至限量版遊戲,她不時整天拿一堆遊戲給墨塵音試玩,所以墨塵音也花了許多時間在鑽研遊戲,因此與熱愛遊戲的白雪飄經常交流意見心得。
 
白雪飄知道此事後欲哭無淚,問墨塵音易,問赭杉軍難。如果再問墨塵音要,必須經過赭杉軍那關,別說是問他要遊戲,連談幾句話都會被唸「不務正業」、「吊兒郎噹」什麼的。
 
事實告訴我們,老虎的毛是拔不得的。所以,白雪飄最後始終拿不到那款心儀已久的限量版遊戲。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