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蒼翠】如水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如影隨形,
 無聲又無息,出沒在心底,
 轉眼吞沒我在寂寞裡……」

耳機裡正放著一首著名女歌手的流行歌曲,幽怨纏綿的歌聲,一字一句進入了正倚在樹下發呆的翠山行耳裡。他膝上抱著一本書,事實上,他已經維持著這個姿勢快半個小時,而且一直沒有翻過頁。

「只要你真心,拿愛與我回應,
 甚麼都願意,甚麼都願意,為你……」

翠山行忽然覺得他有點明白了這首歌的韻味,一個渴望愛的女子,願意對心上人的全心付出,只為了得到對方的一個回應。翠山行一閉起雙眼,腦裡浮現的就是蒼那俊逸挺拔的身影,以及他的片言隻語、神韻表情,包括手裡的這本書,幾乎都是蒼曾留下的筆跡和味道。

翠山行對感情並不遲鈍,當滿心滿眼都是那個深紫色的身影,其感情自是不言而喻。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會談什麼轟轟烈烈的愛情,只是隨遇而安,他日若遇到覺得想要一起的人,大概就是愛情吧,像自己的父母一樣。可是他也不曾想過,初次入夢的會是一位男性,而且是自己的表哥,也是師兄。

假如沒有蒼,恐怕自己還會一直在過世父母的悲傷中站不起來吧。

想起蒼在自己初進宿舍的照顧、毫不吝嗇地贈送課本、接著把自己帶進學生會、學生會裡的點點滴滴、多少個夜裡一起共晉晚餐、忙得翻天覆地的文化節、在樂器店裡奏了一曲琵琶、在雙橋演奏廳裡欣賞蒼悠揚的古琴獨奏、以及在聖誕夜,自己受困倉庫,第一個找到自己的人便是師兄,他甚至把自己帶回他的家裡,只為了幫他躲開室友白雪飄的疑問。還有在房間裡極為寶貝的那個琵琶,更讓他重拾以往撥弦紓解的情懷,滲入生活的點點滴滴,回頭心裡再也忘不了這人,讓他佔滿了自己的心扉。
驀地想起聖誕節跟他一起吃蛋糕時,蒼舔過了他的嘴唇。翠山行不禁臉上一紅,也道不出是什麼滋味,只覺心中的甜蜜不斷的擴散,又悄悄地渴慕著更多、更深入的接觸。蒼對他那些似有若無的舉動,充滿關愛之意,至於還有沒有別的,他卻不敢確定。其實維持這樣也不錯……翠山行有點鴕鳥的想。

陽光透過樹蔭,婆娑地灑落在翠綠色的身影上,自然得彷彿與這環境融為一體。

蒼來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幅景象。

「小翠。」

閉目養神的翠山行聽到自己朝思暮想的聲線喊自己的名字,以為自己思念過甚,竟開始出現幻聽了。

「小翠。」

幻聽又出現了。翠山行想,終是忍不住張開雙眼,竟見蒼的臉在離自己臉頰五公分之處,當場呆若木雞。五秒後,樹下冒出了一聲慘叫:

「師──師兄!」

蒼將他那種從呆楞到慌張的表情收在眼底,忍不住笑道:「白雪說你一個人跑出來了。」

「我只是出來透透氣。」陽光把他的臉曬得紅紅的,翠山行暗自盼望陽光能掩飾住自己的羞澀,他想師兄應該沒有發現。

「透氣?壓力很大?」

「沒有。」

看得出翠山行只是在隨便找個藉口掩飾臉上的潮紅,蒼暗笑在心中,隨即坐到他身邊道:「我也睡一下好了。」

蒼說完如平常般瞇起眼睛,不消一會已傳來沉穩的鼻息,似乎已睡著了。翠山行記得藺無雙曾說過,蒼有三秒內睡著的本事,隨著肩膀一重,蒼的頭已倚在他的肩上,均勻的呼吸吹到自己的感官裡。

翠山行稍微端正了座姿,讓蒼可以舒服點靠在自己身上。

離蒼高中畢業只剩下不到半年,哪怕時日再短,我只想待在你身邊的時間可以再久一點。
 
================我是甜蜜的分隔線================

期待已久的寒假終於來臨了,翠山行照之前與蒼的約定,收拾了一些簡單的行裝搬到蒼家,最大型的行李就一個琵琶。蒼卻嫌他的行李太少,又以新年到了為理由,說要添置新衣服,於是直接帶著他到慣常去的服裝店選購。

當翠山行想搖頭說不用了的時候,蒼拿出最有力的理由,讓他無從反駁:「新年宴會的時候,你該穿隆重一點吧?」

可是新年宴會不過是一天的事,頂多也是預備兩套衣服。蒼用得著一直帶他去買衣服嗎?想到蒼的心意,翠山行心裡有一絲甜蜜悄悄的漾開。不過,在選購衣服的時候,翠山行卻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原來蒼選購衣服的品味……很奇怪。有點隨性地挑,款式也盡選一些怪里怪氣的,雖然不至於難看,不過在翠山行的審美眼光裡,怎麼都覺得有點奇怪。

後來翠山行畢竟按捺不住,自己動手去挑,也大著膽子一同給蒼挑,卻意外地發現這是一個十分有趣的活動。蒼身形高挑,外表出眾,基本上是個衣架子,穿什麼都好看,尤其翠山行挑的款式都帶點公子哥兒的貴氣,不然就是優雅的悠閒服,與蒼的氣質十分相配。

翠山行知道蒼買東西一向不看價錢,倒也沒什麼不自然,沒在意衣服上到底標著個怎樣的數字,興致勃勃地拿不同款式的衣服給蒼試穿。服飾店的店員本來就認得蒼,又見與他同行的綠翠髮少年教養甚是良好,氣質不凡,也道是富家少爺,招待自然更加殷勤。

「我買幾件,你就買幾件。」蒼道。他有趣地看著翠山行十分熱心地幫自己挑衣服,忽然覺得兩個人一起逛街的感覺挺不錯。翠山行左挑右揀,放在他身上比來比去的衣服,明明跟平日所買是相同的品牌,如今看來卻似乎變得不平凡,都在翠山行的巧妙心思下,搭配成一種藝術品。

實在拗不過蒼的要求,翠山行隨意地拿了幾件,蒼也學他之前拿一堆衣服讓他去試身,試到蒼覺得滿意了,蒼才掏出金卡付款請店裡送貨,幾個店員笑得合不攏嘴地送他們離開。

===========我是甜蜜家居生活的分隔線===========

新年假期開始,翠山行順理成章地搬到蒼家,蒼早已打點好另一房間讓他居住。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兩個人有時各做各的事,有時一起吃飯,偶爾搭上幾句話,也不覺無聊。只是家裡多了一個人後,感覺充實不少。

蒼住在家裡的時候並不特別早起,即使早醒了有時也會多睡一點。這天蒼比平日晚了起床,從房間出來時翠山行的房門開著,裡面的棉被早已整齊地疊好。蒼從樓上往客廳看也不見人影,這時,樓下的大門打開了,一老一少一同進來。

「翠少爺,還是我自己拿吧。這樣不好,若給蒼少爺知道,我怕……」為蒼家工作多年的傭人蓉姐一臉不好意思地看著幫自己提著兩大袋日用品的綠髮少年,有點為難。

「你不說,我不說,師兄哪會知道。」翠山行笑了笑,輕快地說。他怎能看著一個五十多歲的婦人提著那麼多東西而自己兩手空空走動呢,哪怕是善意的謊言,翠山行也想多幫蒼做點什麼。

「小翠,我已經知道了。」蒼居高臨下地從二樓看著二人,因為距離太遠,翠山行看不清他的表情。

「蒼少爺,我……」蓉姐急忙解釋,深怕少爺怪罪下來,以為她偷懶把事情丟給他帶來的親戚,有虧待客人之嫌。她很喜歡這個笑容親切的少年,當蒼少爺帶著這個少年回家說讓他在這住一陣子,她暗暗嚇了一跳。翠山行一看就知道來自教養極佳的家庭,她也不敢多問,只道是少爺的朋友,卻沒想到今天出去採購時,早已起床的翠山行自告奮勇要來幫忙,還陪著挑了很多蒼常用的物品和愛吃的食材。其實觀察翠山行這幾天跟蒼相處時的神態,以及言談之間提起蒼時的神色,旁觀者早已心裡有數。

「妳去忙吧。」蒼緩緩從樓梯下來,悠閒得像五月的陽光。

翠山行抬頭看向蒼,帶著微笑道:「師兄早安。」

「早。」蒼應了聲,下來後就坐著翻翻今天的報章,彷彿已經忘了剛剛的事。

翠山行進廚房主動幫忙煮早餐,蓉姐對他更是另眼相看。現在很難得有男生會做菜,而且還那麼熱心,不由得愈發喜愛。她一向覺得玄宗家的蒼少爺生性冷漠,儘管對他們這些下人並不嚴厲,卻不冷不熱,老覺得少爺難以親近,不敢過於肆意妄為。

可是自從這名喚翠山行的少年來了之後,她突然覺得蒼少爺變得柔和起來,以前蒼不說話的時候給人一種很威嚴的感覺,現在的感覺卻更人性化了。

「小翠,你不必如此忙碌。早飯這些事給蓉姐作就好。」蒼瞅了瞅翠山行送到他面前的早餐道:「還是你覺得她做得不好吃?要換點口味?」

翠山行搖了搖頭,有些不好意思:「她做得很好吃。只是……我在這裡白吃白住,什麼都不做,活像個大少爺一樣,實在很不習慣。」

蒼想到自己正是小翠所說的「什麼都不做的大少爺」,有些失笑:「那是他們的職責。」

「對你來說是這樣。」翠山行呷了一口清茶,笑道:「對我來說,我更想去做點什麼,家事也好,做飯也好,只要是我會做的,我也很樂意去做。」

蒼明瞭翠山行不是那種喜歡平白受人恩惠的人,索性對蓉姐說以後只要每週來兩天幫忙幾個小時打掃做飯就好,其它的他們兩人會自己搞定。蓉姐驚訝地張大嘴巴,慌張地問自己是不是被炒魷魚了。

蒼笑道:「別擔心,待遇不變。」

蓉姐不敢置信地感謝兩位少爺,高興地回家陪兒子丈夫去了。


以前家裡只有自己和傭人不覺得有何特別,現在多了翠山行,家裡卻感覺是兩個人的世界,再也容不下別人。

蒼想在這個不長不短的日子裡,好好享受只屬於二個人的世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