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蒼翠】如水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自那天過去後,兩人的關係有了顯著的變化,最明顯的就是翠山行從原本的客房搬到了蒼的房間。蒼很自然地對翠山行說了一句:「來我這邊睡吧。」那種自然的態度彷彿蒼原本就打算這樣安排一樣。

翠山行早已理清了自己對蒼的感情,雖然那天的告白是他意料之外,不過如此的結果他也相當滿意,只是他再也不敢重提起掃墓那天的事了,而蒼很認真地警告以後沒有他的准許之下不可以隨便喝酒,翠山行也唯唯諾諾地答應了。

除此之外,其實他們的生活跟之前也是差不多,蒼對他多了親暱的動作,晚上比起白天卻精采多了,有時是火熱的激情,有時是平靜的擁抱,這些都讓感情一天天積累得更深。

愉快的日子過得特別快,不知不覺已到了新年的盛會。

 

玄宗是個傳統的家族,每年新年的正日,都會在市內最著名的宴會廳──公開亭舉行宴會。家族宴會上規定玄宗所有人必須盛裝打扮出席,這個宴會名義上是為了維繫家人間的感情,實際上僅是一場盛大的交際宴會而已。家裡不論本系旁系甚至一些與玄宗有密切來往的商賈名流也會應邀出席。

翠山行往年跟著母親在這宴會上繞一圈,跟爺爺號崑崙打個招呼便告辭,也沒細心去注意其他人,然而今年卻有點不一樣。父母早已不在自己身邊,而牽著自己的手卻不再是媽媽,而是蒼。

蒼並未對任何人公開他們的關係,然而他們在宴會上和藺無雙打個照面,藺無雙卻一臉了然地揶揄蒼不要讓小翠太勞累,翠山行隨即害羞地低下頭,蒼毫不留情地反擊練姐到了,藺無雙一臉無所謂地說這種把戲行不通,這時門口傳來一些騷動,似乎是什麼貴客來臨,藺無雙就匆忙過去,瞧瞧是不是他心上的人來了。

後來翠山行問蒼為什麼藺無雙好像早已知道,蒼下了這樣的評論:「他對練峨嵋以外的事情精明得像鬼一樣,遇上練峨嵋就變傻子了。」

翠山行想了想道:「也許愛情會讓人變傻瓜吧。」蒼撫著他的長髮笑道:「你這是形容自己嗎?」

後來他們陸陸續續與白雪飄、赤雲染、黃商子、九方墀等人閒談了幾句,學生會那群核心人物都離不開玄宗,甚至見了雙橋的四奇,赭杉軍與蒼私下交情相當要好,這跟翠山行想像中的有點不一樣。金鎏影和蒼只是象徵式打了招呼,就不曾再交談。

蒼和翠山行幾乎形影不離地一起,翠山行看著年少老成的蒼得體地與各式各樣的人物應對自如,心裡不由得又生了點敬意和渴望,希望自己能更有自信地站在他身邊,甚至能為他分擔肩上的重量。

在宴會裡的衣香鬢影晃悠了半天後,蒼領著翠山行往宴會廳外的花園走去。

 

────────────────────────────────────────

 

宴會廳外是一個巨大的花園,各式雕琢的繁花佳木包圍著園中的一座典雅的白色涼亭,亭裡正坐著一個白髮的老人,身邊的數位僕人殷勤地侍候著。

「爺爺,我帶小翠來了。」

蒼領著翠山行來到號崑崙面前,翠山行禮貌地向號崑崙點頭。

號崑崙摸摸鬍子,認真地打量著翠山行。這孩子不見一年,卻出落得愈發清秀,眉宇間流露出自信,不會過於囂張,亦不會過於內歛,不卑不亢用在翠山行身上極為貼切。

「蒼,你先出去吧,我有話跟小翠說。」號崑崙對蒼道。蒼點了點頭,看向翠山行示意他不必太緊張,就淡淡退了出去。

號崑崙自然把兩人的眉目傳情放在眼內,不著痕跡地笑了笑,在蒼退出去後看著翠山行道:「小翠──不介意我這麼叫你吧。」

翠山行一如預料中搖了搖頭,號崑崙拉著他的手說:「不必這麼拘謹,就當是陪我這個老爺爺散步吧。」

「樂意之至。」翠山行小心翼翼地扶著號崑崙,見他年紀已高,有點氣力不繼,只是雙眼仍有神采,想必還是老當益壯。

道旁繁花似錦,兩人走了一會,號崑崙沒有說話,翠山行也安靜地扶著他走一段。

「小翠,蒼待你好不好?」

「很好,師兄很照顧我。」

「這樣就好……我還真怕那孩子交不到朋友。小翠,你老實回答,他真的沒有欺負你?」

「沒有啊。」翠山行不明白爺爺何以有此一問,想到蒼那一夜叫自己留在他身邊,不覺心中一甜,笑道:「他怎麼會欺負我呢?我受他照顧很多,師兄人那麼好,他在學校成績優秀,處事手腕成熟,不少女生都偷偷仰慕他呢。」

號崑崙長嘆了口氣道:「起點太高,知己難尋。」

「我想不論在哪裡,要交到知心朋友都不容易吧。」翠山行溫和一笑。

「那你對蒼,是怎麼個想法?」

「呃……」怎麼話題突然轉到自己身上來?玄宗家的人都喜歡隨便換話題的嗎?翠山行還是乖乖地回答:「我很感謝師兄對我的照顧,若沒有他,我想我現在不能這麼坦然地在這裡跟你聊天吧。」

號崑崙頗有深意地看著翠山行:「你和瑤真的很像。」瑤是翠山行過世母親的名字,號崑崙又道:「你不知道她家裡的事吧?」

「媽媽很少提起。」翠山行神色一黯。

號崑崙似未有所覺,繼續道:「她家裡是一家著名的藥行,與玄宗有幾十年生意來往,那時的她端莊美麗、有教養、大方得體,我真的很想她成為我的媳婦,哪怕嫁給我任何一個兒子、姪兒,甚至外甥都可以。」

翠山行從未聽母親提起過以前的往事,他記憶中的母親溫柔美麗,與父親十分相愛,而且非常疼愛自己。

「最後她下嫁了一個出身普通的平凡商人,他們甚至連結婚典禮也辦得很簡單倉卒。她家裡為此幾乎吵翻了天,後來她自己與家族斷了關係。而她表姐正好就是蒼的母親。她們表姐妹的感情很好,加上嫁了本家的長子,地位很高,她的親戚幾乎都成了玄宗一員了。這也是為什麼你媽媽會帶著你來參加這個宴會了,因為我跟她說,希望每年見見妳和妳的孩子。」

「只是……唉!沒想到她們夫妻那麼年輕就遭逢不幸。我知道她和藥行那邊關係已斷,但我實在無法放著她的孩子不管。」號崑崙憶述著往事,間接解釋了為何當時要幫助翠山行。

翠山行對家人的事最是無法釋懷,聽到這裡已是雙眼微紅,語帶哽咽:「我很感激,爺爺還有師兄對我的照顧……」

「啊!我老頭子說往事說昏頭了,小翠你別難過。」號崑崙拍拍他的肩安慰道:「你真的不要介意。我幫助你確實出自內心,我只是希望她的孩子,生活可以過得舒坦些,至於以後的路要怎麼走,還是你自己決定。我知道你是個死心眼的孩子,但你不需要整天想著感激和報答,我是略盡綿力而已。至於學費生活費那些,也不必放在心上,先把書唸完,再想想以後做什麼。」

「……是。」再說感激的說話已無意義,還不如用行動來報答。

「我很喜歡聽她的琵琶,你有空可以來彈給我聽嗎?」

「當然可以。」翠山行柔聲道。

「哈哈,你陪我夠久了。再不回去等等蒼又到處找你了。」

 

一老一少回大廳的時候,蒼果然在一旁等待良久的樣子。翠山行心想爺爺料事如神,不過迅即又想到蒼可能是找爺爺的,也沒放在心上。

「蒼,好好對小翠啊。」號崑崙拍了拍蒼的肩,去別的地方交際了。

「這是當然。」蒼的話雖然恭謹,卻未曾看號崑崙一眼,只盯著翠山行雙眼微紅的眼眶,不動聲色。

待號崑崙遠去後,蒼問道:「爺爺跟你說了什麼?」

「沒有……說起一點母親以前的往事而已。」翠山行低下頭,儘量力持鎮靜。他不想尚未凝固的眼淚就這樣掉下來,回憶了一下勉強答道:「爺爺還有問起你的事,問你對我好不好,我對你有什麼想法……就這樣。」

蒼瞇著眼睛,沉吟了下,似乎想到什麼,低聲道:「這個老狐狸!」

翠山行仍在試圖平服自己的情緒,並未注意蒼的低咒,隨即被緊緊擁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蒼把翠山行的頭按進自己的懷裡,不讓他的臉露出來,在蒼胸前感受著他有力的手臂以及溫暖的臂彎,有一種柔軟的感覺流過心頭.撫平了他眉角的傷心。

「累的話,先回去好了?」蒼道。

「嗯。」翠山行靠在他身上點了點頭。

陽台上,號崑崙抽著雪茄,遠遠地看著兩人相擁的一幕,忍不住低嘆:「現在的年輕人哪……真熱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