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8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蒼翠】如水 第十九章 + 尾聲 + 後記

第十九章 

這天在翠山行答應去本家陪伴號崑崙的日子。翠山行睡醒時,身邊的蒼早已出門,他知道今天是蒼例行回玄宗的日子,想到晚上就能看見蒼,心情也覺得愉快起來。

梳洗過後,翠山行正打算做個早餐,聽得門外一陣停車聲,知道是號崑崙派來接自己的人,也就收拾了一下廚具,出門去了。

翠山行到達本家的時候,號崑崙仍未回來,卻早早派了人來招呼他。

「嗨,小翠。沒吃早餐的話一起吃吧?」輕鬆的打招呼,逍遙自在的氣度,不是劍子仙跡是誰?

「劍子先生早安。」翠山行有禮地向著白髮之人打招呼,規規矩矩地在放滿早點的餐桌前坐下。

「別這麼客氣,像蒼明明是我堂弟都劍子劍子的叫,一點尊敬長兄的意思都沒有,你也不必見外。」劍子爽朗道。翠山行聽著忍不住笑了,他素知劍子是蒼自小相交的好友,既是堂兄弟又是知心友,儘管他們以互損為樂趣。

翠山行並非多話之人,劍子卻是個健談開朗的,隨意地聊起一些蒼小時候的糗事、趣事,也聊著親友之間的點點滴滴,翠山行專心地聆聽著,也不覺無聊地消磨了一上午。

「小翠,你覺得蒼怎樣?」劍子突然問道。

終究是轉到這個問題。他知道劍子是蒼信得過的人,翠山行呷了一口茶,也就答得淡定:「我喜歡他。」

微詫於翠山行的坦白,劍子仙跡對這個男孩的印象不禁加深了些。「你不覺得他很悶騷?」

「我也很悶啊,不像劍子先生風趣幽默。」翠山行笑道。

「這怎麼相同?蒼那種分明是……」劍子一時也想不出個適合的形容詞,他又不想用太負面的字眼去形容蒼。

「我喜歡他,希望在他身邊陪著他,這樣就夠了。」翠山行答得篤定。

劍子有些讚賞地看著他,說:「也許他遇到你,是他的運氣。」

「我覺得我才是幸運的一個。」翠山行平靜地笑道。

這時門外傳來停車的聲音,劍子飛似的站起來,翠山行不明所以地看著他,劍子晒笑道:「招呼打完了,再不走會被爺爺一同抓走的!」

劍子仙跡逃難似的從後門離開,走前還不忘對翠山行說:「餘下的就交給你囉!」

翠山行笑著目送他離開,靜待老人進來。

號崑崙進來時看見翠山行心情頗好,問道:「劍子又逃了對吧?」

翠山行點點頭,號崑崙有點惋惜搖了搖頭,喃喃自語著「真是的!還好有小翠陪我。」隨即拉著翠山行出門散步去。

 

與蒼一起的日子,翠山行一下子以驚人的速度成長,尤其是在學生會室與蒼的纏綿過後,很多以前看不清楚的事、困惑的事,愈發清晰。他認真地去思考自己將來的路。蒼曾叫他不用過分在意玄宗的事,可是他能不在意嗎?自己這一年來受玄宗所養,加上蒼是玄宗本家的頭號人物,唸的是玄宗的學校,他的整個生活核心──從學校到情人,似乎都跳脫不出玄宗這兩個字了。

一旦開竅之後,便是豁然開朗的海闊天空。

所以,當號崑崙在散步時提出希望讓翠山行成為養孫的時候,翠山行並不意外。

號崑崙語重心長地說明,自己年紀已老,心裡一直有個遺憾,就是希望逝去的瑤成為他的女兒,不論以何種方式。即使瑤已過世,他仍很希望她的兒子能成為自己的親人。

翠山行心裡明白,自己這一年來若無玄宗的援助,自己恐怕未能像現在這樣談笑自若,甚至未能結識上蒼──這個影響他一生的男人。無論如何,在這一點上,他是很感激玄宗、很感激號崑崙。

他好像慢慢地能了解到母親昔日的心思,母親對這個老爺爺也是相當敬愛的,不然,她不會為他彈奏琵琶。母親在某個程度上是相當自我的人,她絕不會做違反自己意願的事,正如她的父母強烈反對她和父親一起,她就義無反顧地和家裡斷絕來往。假若母親不是一意孤行地和父親一起,大概今天也不會有自己吧。

翠山行想,他也需要這樣的義無反顧。

當時他是這麼回答的:「我很感激爺爺的心意,但在這件事上,我希望先問一下蒼師兄。」

爺爺那時拍了拍他的肩頭,像一個慈祥的老者,緩緩道:「小翠,我並非想綁住你或是以家族的名義要你為我做什麼,我從來不反對玄宗家族的人去做他們喜歡的事,像紫荊衣唸時裝、白雪飄唸遊戲設計,只要不是做出有損玄宗顏面的事情,我是決不會阻止的。所以,我只想給你一個正式的名分,你可以光明正大地去做你想做的事,你可以向任何你喜歡的範疇發展,哪怕你的事業和玄宗一點關係也沒有。」

翠山行沉吟了下,突然想起蒼私下曾戲稱爺爺為老狐狸。爺爺這番話聽來冠冕堂皇,正確得不能再正確,但他卻能聽出其中的意味深長。

號崑崙所說的「不反對玄宗家族的人去做什麼」,「玄宗家族」所指的人,並不包括蒼。

蒼從來沒有選擇的餘地。這段日子以來他看著蒼完美無暇地完成每個人的期待,暗自心疼著情人的疲憊和責任,漸漸生出了一種想要不顧一切地幫助他的心思。

這段日子以來,號崑崙經常邀請他來本家這邊,也不單單是陪個老人散步這麼簡單。

這步棋子,恐怕在更久之前已經佈下了。

即使知道自己只是眾多被擺佈的棋子之一,依然甘之如飴。

所以,當爺爺提出這個要求時,其實答案早已昭然若揭。

=====================================

晚上回家與蒼用過晚餐後,翠山行回到了房間裡看書,蒼回房洗澡後便摟過他,翠山行知道他的意思,隨即主動勾住蒼的頸項獻吻,蒼掩去了眼中的詫異,擁著翠山行倒在床上廝磨一番,享受翠山行難得的主動。

一番纏綿過後,弄得兩人都已筋疲力竭。蒼把翠山行摟在懷中,在他耳畔輕道:「你今天特別熱情,有什麼原因嗎?」

情事過後翠山行臉上熱潮未褪,頓了一下道:「爺爺提出要收我為養孫。」

「果然如此。」佈置這麼久的棋子,終於要收網了嗎?蒼嘆了一口氣,又忍不住捧起翠山行的臉頰,直視著他。「你早已有答案了?」

翠山行主動摟住他,靠在蒼的懷裡道。「我想……一直留在你身邊。」

「傻瓜。」蒼把手插進他的髮絲,往自己的懷裡壓去,恨不得把他的全部壓進自己的靈魂裡去。

「師兄,如果你不喜歡,我可以拒絕。我還沒有正式答覆爺爺──」

蒼把他的額頭抵在自己的額上,緩道:「我尊重你的決定。」

得到了蒼的首肯,翠山行笑著親吻他的臉頰,以近乎信仰般的虔誠仰視著蒼:「我不後悔。」

 

後來,翠山行答應成為號崑崙的養孫。

許多豪門家族認養義子女時總喜歡公諸於世,講究鋪張的排場,恨不得全天下人知道,但翠山行卻反其道而行,要求一切結誼儀式從簡,而且不必大肆鋪張,在結誼儀式上只邀請玄宗的高層以及一些較親密的親友。

雖然翠山行力求結誼儀式低調,但此事卻是以星火燎原的方式極速傳遍玄宗上下:號崑崙親自收了翠山行為養孫。

這時的翠山行,其實仍然是一個高中生而已。


翠山行向號崑崙跪著奉了茶,號崑崙給了他一個紅封包以及一個玄宗的信物。

號崑崙欣慰道:「我期待這一刻很久了。」

翠山行露出一個看起來十分溫暖的笑容,神情恭敬,以只有兩個人聽得到聲線說道:「我只是希望,師兄不那麼寂寞。」

號崑崙愣了愣,又隨即回復到神色自若的慈祥老者。

一剎那,號崑崙以為他看到了那個美麗的女子,似乎與眼前的翠山行身影重疊起來。

 


尾聲

蒼十分平靜地注視著整個過程的進行,然後一個人走到了平台,難言心情的複雜,點燃了一支久違的香煙。

「我從來不知道原來師兄有這個習慣。」今天衣著十分正式的翠山行同樣到了平台,不無詫異地盯著蒼雙指夾著的煙。

看見翠山行的皺眉,蒼隨即把煙捻熄。「很久以前就會抽了,沒有癮而已。」

翠山行似是想到什麼,道:「抽煙也是玄宗繼承人的必修課程嗎?」

蒼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翠山行從他的眼中得到了答案。翠山行翻了翻他的西裝裡袋,果然搜索到一整包香煙。

「師兄……」翠山行神情清澈地看著他,竟帶了幾分撒嬌的意味。

「不准。」蒼一手把香煙搶回,收進自己的袋裡。「連想也不准想。」

翠山行似乎知道蒼會這麼說,也不在意。

蒼隨便打開個話題:「你剛跟爺爺說了什麼?怎麼讓他楞了一下。」

「我說,以後會當個好孩子。」

「喔,那就是說,你以後要聽我的話。」蒼笑著摟過他的肩,貼在他耳畔道:「好孩子,今晚不讓你睡。」

翠山行不自覺地紅了臉,過了好幾個月,他還是很容易為情事而害羞。

其實,蒼會讀唇,翠山行那時說了什麼,他心中早已了然。

<END>

 

後記:

打上END真是痛快,高中生蒼和小翠再見了!(揮手帕泣)

在這裡解釋一下。號崑崙一開始幫助翠山行,就是想將他慢慢安插在蒼身邊,讓他成為蒼最親近的人。要綁住一個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掌握他的弱點。與其尋找弱點,不如幫他製造一個弱點。

至於號崑崙為何能預料蒼對翠山行有情,他本意也是做個嘗試,幫助一個人對玄宗而言不痛不癢,後來蒼真的跟翠一起,更合了他的心意,所以號崑崙正式收翠山行為養孫,把這兩人一輩子綁在玄宗裡。至於小翠,號崑崙對他的感情並沒有那麼深,純粹是一步棋子,找個人陪伴散步也是順便。

蒼和翠對於爺爺的心思到終章已是了然,但翠山行依然甘心,因為他只想留在蒼身邊。

謝謝各位看倌一直讀到最後,非常的感謝(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