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雙橋】浮影 楔子

楔子

深夜時份,一架跑車在高速公路上馳騁。夜色吞噬了暗黑流線型車身,卻止不住時速超過一百五十公里的引擎,如利刃般割破寂靜,而在這裡面,似乎還有一種莫名的躁動。
 
初秋的空氣中仍殘留著炎夏的翳悶,夜風撲面而來,卻冰涼得刺痛。車窗落了大半,紫荊衣半條胳膊耽在玻璃緣,偏著頭抽煙。煙不是他慣抽的牌子,方才出來時,路經便利商店就隨便買了,特嗆。紫荊衣恍若未覺,依舊有一口沒一口地抽,呼出一朵霧花,風呼嘯而過,捲去了,凋零得比曇花還快。
 
關係早已搭好,事情也安排妥當,如不出意外,該能全身而退……回想幾個月來,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好像每個環節都少不了謀算,卻分明知道,最終都不是人做得了主……
 
思潮起伏,從他臉上卻看不出端倪,眉眼間,盡是平日招惹人的不在乎──直至身邊人毫無預兆地煞車。
 
紫荊衣捻熄了煙,眸色一掠,冷冷開口:「金鎏影,你瘋了不成?」
 
「我不勉強。」金鎏影的嗓音比平素更低沉:「你不願冒險,下車;不下車,就少廢話。」
 
下車?紫荊衣像聽到天下間最荒謬絕倫的話,霎時一股怒氣自心底湧起,怒極反笑,笑意裡,竟帶些蒼涼:「今時今日,我下什麼車?要今天我下得去,當初你金鎏影這車,我瞧都懶得瞧一眼。」
 
金鎏影聽了這話,胸口似被冰錐子札了一下,咬牙道:「你總算坦白了。」似笑非笑地冷哼一聲:「怎樣?這些年跟著我,後悔了吧?後悔當初怎麼就站錯邊,沒挑上蒼──」
 
「啪」一聲驀地響起,金鎏影頰上一陣火辣,微微有些痛感掠過,卻遠遠沒有輸掉給那個人的痛徹心扉,動手打人的紫荊衣卻沒有一絲得色,臉色青白。
 
如果金鎏影是瘋子,他紫荊衣便是個不折不扣的傻子。真是一個蒙了心,一個昏了眼,才落得在此時此地,講著聽著些沒心沒肺的話,簡直一塌糊塗!他恨恨地從唇邊擠出一句話來:「如今你說這些話,到底對誰有好處?你不走,難道就能如願?人輸了,可以不服,不可以不認!」
 
金鎏影沒回過頭,目光落在公路兩旁長滿一片衰草的荒蕪田野。
 
他並非不知道,紫荊衣的安排必然周存,穿過田野,從此海闊天高。可天大地大,其實每一個人,往往就只有一個歸處。而幾乎傾盡所有,他從不曾如這次一般,接近過那長久以來,縈繞心頭的所在。
 
「荊衣,我早說過,我跟蒼只能是如此。」話音方落,金鎏影猛地一踩油門,方向盤急轉,車身立時迴旋。「你若不下車,就再陪我一次。」
 
 
 
後來,紫荊衣多少次午夜夢迴,看見這天旋地轉的剎那,睜眼便醒,額上滲著虛汗。有時他想,如果那個時候,佔著駕駛位的人是他,又該是個怎樣的結局?他和金鎏影,也許順利地逃之夭夭,也許捲土重來、也許天涯飄泊、也許,還未離得了岸,已被任何一方勢力抓回……卻絕不會為了回頭,而碰上迎面而來一部搖搖晃晃的貨櫃車,金鎏影情急之下把方向盤扭到極限,卻因急於閃避而狠狠地撞上石壆。
 
 
「鎏影──金鎏影──」他心焦地呼喊著他,力竭聲嘶。全身骨骼似乎都要散了,胸口漲悶欲吐,噁心感卻遠不及襲上心頭的寒意來得迅捷猛烈。
 
聽見呼喚,金鎏影雖然血流披面,仍勉強睜眼,那鮮艷的紅彷彿將紫荊衣的心一一打成碎片,金鎏影目光散渙,困難地捕捉著比平日少了幾分飛揚張狂的輪廓:「荊衣……你沒事吧?」
 
紫荊衣腦中「轟」地一響,連呼吸都忘了,乾澀的唇顫抖著:「你……早知如此,何必……」
 
「你…不懂……」眼簾越來越沉重,金鎏影像詛咒般呢喃著:「不會懂…不…會……」
 
看著金鎏影再度緩緩闔上眼,紫荊衣苦笑不已,不自覺地攥緊手,一陣哽咽,心中的淒楚湧上了眼眶,十指深深嵌進冰泠的手心裡。
 
是的,我確實不懂。如此想著,兩道冰涼滑過他的臉龐。正如你,又可曾明白我?但,即使如此……
 
嘆息幾不可聞,紫荊衣從衣袋裡摸出手機,撥了一通號碼。
 
 
四野寂靜,霎時天地間彷彿只剩下零落的兩人,一個回不了頭,一個不願回頭
,懷著各自的心事,拴到了一處──
 
從以前到現在,從生到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