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吞赦】蔓草斜陽 四

四 戰神之名
 
雖說吞佛童子不像以前般關顧赦生,但別的不說,單就接下了護送重任這一條,吞佛已然不可能對赦生的動靜絲毫不察。
 
赦生帶著雷狼獸去遛達,他是知道的。到赦生誤了時辰回營,他也是第一個察覺。憑著武將那縱橫戰場訓練出的直覺,那時候他已心知不妙,馬上派了幾個身手靈敏的部下,到赦生所說的地方尋去。
 
找不到殿下,也找不到雷狼,連半點痕跡都沒有。
 
回稟的人如是說,汗大如豆,不敢面對戰神的怒氣。霎時全營上下都知道了三殿下失蹤,緊張氣氛自吞佛這個營帳一直瀰漫開去。隊伍裡的人一個比一個清楚,三殿下遭遇不測,他們這裡沒有一個能活著回去。
 
包括吞佛童子。
 
但吞佛之所以是吞佛,是為異度眾人所仰望的戰神,他並不單靠武功謀略,更是一種自恃自信的氣度,便是眼前天崩地裂,仍能淡定自如有若風平浪靜。
 
折服於吞佛童子的氣度之下,整個隊伍又逐漸回復冷靜。吞佛讓人取來日前所繪一幅簡易地圖,看了半刻,便已有所定奪。當下立刻召齊人馬,分了隊,下令各人攜了兵器並馬匹藏獒,分幾路找尋;又請任沉浮坐鎮大本營,以此地為中樞,無論結果如何,每過一個時辰都得回來報備。
 
他自己則領兩個侍從在某地展開搜尋,如此這般,不在話下。
 
 
 
吞佛在草原上策馬而奔。此時早已入黑,幸而是月圓之夜,即使滅了火把,亦能在夜色中活動自如。
 
方才在營裡,吞佛已將赦生失蹤前後一切細思過一遍。
 
赦生這幾天情緒不好,前因後果吞佛了然於心。但若說他因為鬧彆扭而藏起來,若說赦生果真是這樣一個人,吞佛根本連找都不會找,讓他死了乾淨。
 
接下來便是意外與人為意外。回報的人說,殿下沒留下任何痕跡。其實沒留下任何痕跡,本身便是最大的痕跡,證明有人為了不留一點線索,刻意清理過現場。
 
剩下來,只能是有心人為之。
 
赦生的能耐,作為師兄的吞佛對他了解得非常透徹……其實也不用多想,尋常人完全不是赦生的敵手,能出手抓住他又做到如此乾淨俐落的人,十之八九是欺他對敵經驗尚淺,設了陷阱。要不就是熟人所為……
 
吞佛眸底掠過一抹危險光芒。
 
他望了望天,暗合記憶中的地形圖,利用星子算了算方位,轉身下馬,對身邊兩個近身侍從道:「吾要到那邊叢林裡查看,汝們二人在這一帶繼續找,時辰到了,便回營匯報,不用等吾。」
 
吞佛麾下一向軍令如山,兩個侍從莫敢不從。吞佛見他們走遠了,轉身走進叢林,獨自消失在黑暗之中。
 
 
 
如此七彎八拐的,吞佛時而蹲下身去探視地上土壤,這樣走了約莫一盞茶時份,竟來到了一處地方,三方被樹木環繞,前面空出一片平地來,一方卻是攀滿藤蘿的岩璧,驟眼一看,竟發現這茂密的藤蘿後是個小小的山洞入口,洞內似乎別有洞天。
 
不過此時這秘密卻不揭自破。
 
吞佛隱去周身氣息,藏身樹後,便見一人撥開蔓藤,自那山洞出來,從打扮氣勢看來,似乎並不是首領。這空地上各處坐著躺著十來人,只見那人走到一個靠在樹下的人身旁,悄悄說了些話,吞佛聽得懂這是狼族方言,說的似乎是殿下藥力未過,要醒來最少還得一天。
 
又問殿下身邊那條狼要怎辦,帶著上路麻煩,不如殺了。
 
樹下的人應該就是首領,他搖頭,說我們狼族,殺人不殺狼,看好些別讓牠嚎叫就成。
 
異度主要由鬼邪魔三族組成,還有大小部族凡幾十個,狼族便是當中較繁盛的一族,素來自視甚高,驍勇善戰,慓悍無匹。數十年來,始終打了降降了反,於是接著打完又再造反,翻來覆去,煩得朱武在幾年前終於狠下心腸,御駕親征,摧枯拉朽地把他們打得貼貼服服。
 
但反骨就是反骨,看現在又坐不住了,居然幹起綁架這種勾當來。
 
吞佛冷笑一聲,沉聲道:「汝們不必再商量。」
 
眾人被這突如其來介入的聲音一驚,紛紛握起兵器。這叢林深處甚為隱秘,他們都沒想到行跡被發現不只,自己竟然毫無所覺,均感異常震驚。
 
為首的吆喝一聲:「誰?」
 
「吞佛童子。」吞佛從樹後負手踱出,白衣紅髮的頎長魔影穩穩而立,朱厭在月光下銳氣逼人,從容不迫的態度卻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感覺,這就是令人聞風而喪膽的魔界戰神──
 
在場眾人見了他,不禁當場倒抽口氣。吞佛對於他們的驚訝毫不在意,只對那首領繼續說道:「吾奉命保護三殿下入苦境,如今便來接他回去。」
 
「別再走前一步。」為首那人橫刀胸前,以眼色示意身邊的人,又對吞佛說:「別忘了三殿下在我們手中。你若識相便棄劍投降,束手就擒,否則我們就把三殿下殺了。」
 
手下的人明白了首領之意,便要走入洞中,卻聽吞佛冷笑一聲,森然道:「殺了?汝們敢殺嗎?汝們的主上──『那個人』准了嗎?」
 
首領一聽,瞳孔緊縮,渾身疙瘩都起來了。
 
吞佛趨前兩步,停在首領面前,冷笑著:「即便他真的如此下令,三殿下的身份擺在那裡,汝們今日下手,明日能不能留個全屍,都是未知之數。」
 
首領退了一步,瞪大了眼睛:「你也知道『那個人』──你也是──」
 
吞佛微微一笑:「不如讓吾告訴汝一點秘密。」
 
首領聽到「秘密」二字,不禁被挑起好奇心,又想到事關「那個人」,不敢輕舉妄動,吞佛卻已靠近了他,以只有他聽得到的聲量低聲說了幾句話,首領聽後臉色大變,露出恐懼的表情。
 
其他人見自家首領反應如此之大,對吞佛所言十分好奇,卻又不敢開聲詢問,首領稍微平服過後,深吸了一口氣,以狐疑的眼神瞧著魔界戰神,慢慢放下了刀,緩緩地道:「即使是這樣,我們也不能放走三殿下。我們答應了『那個人』要把三殿下帶回去。」
 
吞佛沉吟了一會,慢慢說道:「吾有個提議,不知汝們有沒有興趣。」
 
首領遲疑了一下,點頭示意吞佛繼續說下去。
 
「吾明白汝們要向『那個人』交代,但是護送三殿下抵達苦境中原是吾的任務,假如三殿下有個閃失,吾難以向朱皇交待,那麼吾之前所作的努力就白費了。」
 
吞佛頓了頓,不疾不徐地道出他的建議:「不如這樣,汝們先將三殿下交給吾,吾將他護送到苦境,汝們一路跟上吾的隊伍前進,只要過了邊關,三殿下的安危就不在吾之職責範疇,屆時三殿下隨便汝們要搶要綁,那是苦境要向異度交待之事。如此不但汝們能向那個人交差,吾也可以對朱皇有個交待,一舉兩得。」
 
首領當下有如醍醐灌頂,猛地一擊掌,立馬叫好,卻始終疑心未消:「我相信你的建議可行,但你要我怎麼相信你?誰知道你會不會中途出爾反爾?」
 
吞佛仍是保持一貫的微笑,從容答道:「吾為何要出爾反爾呢?三殿下對吾來說只是一個政治籌碼,這事於汝於吾皆有好處,吾何樂而不為?如果汝不相信,在汝們交還三殿下後,吾可以先把路線圖畫出來。」
 
首領聽罷總算是信了,隨即遣人將昏迷的赦生扶出來。
 
赦生昏迷當中,渾身上下並無知覺。吞佛從狼族手上攬過他,不動聲色地把了他的脈門,不覺有異。又問下的是什麼藥,回答說也不外乎是強力的蒙汗藥一類。
 
吞佛扶赦生到樹下靠著,便對首領說,眼下天黑不好說話,讓人點個火把,他會在地上畫出詳細的路線圖,告訴首領將會路經的地點和紮營之處,他們該在苦境的那些位置動手。
 
首領大樂,照著吞佛的意思做,眾人也圍了上來觀看。吞佛將朱厭收在背後,另一手在地上隨便揀了枝枯枝,畫起圖來。寥寥幾筆,點出幾個關鍵的位置,吞佛還順道解說了該如何設置陷阱,如何一擊即中擒住三殿下。
 
首領正看得聚精會神,忽聽吞佛問:「汝覺得,這計劃如何?」
 
首領不疑有他,讚道:「兩全其美。」
 
「所以,汝都不覺得奇怪?」
 
首領十分的疑惑不解,沒來得及發問,突覺胸口劇痛,喉頭一熱,血氣上湧。低頭一看,赫見朱厭已穿胸而過!
 
吞佛殺意已起,火光之下,面容冷冽,眼神有如修羅,卻是淡淡湊近首領的耳邊道:「吾不會再讓汝有機會抓住三殿下,吾是騙汝的。」
 
說罷回手抽劍,首領立時噴血而亡,面目猙獰,顯然是死不瞑目。
 
巨變只在一瞬,毫無預兆地發生眼前,在場其它人都看呆了。吞佛自不多言,趁機又挑倒兩個。
 
這時眾人才如夢初醒,再不拼命,那就會沒命。所謂狗急跳牆,這群人不要命地發狠進攻,吞佛朱厭上手,身法靈動,一時卻也只處於守勢。倒也不是吞佛壓他們不過,只是對方以十打一,他同時又要分神護著赦生,須得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一時難以施展。
 
正當酣戰之際,叢林裡驀地射出嗖嗖兩箭,吞佛辦風聽聲,斜身輕易避過;可憐正在攻他後方的兩人,兩箭命中腦門,直接往閻皇處報到。
 
「死心機,將小弟還來!」
 
人未到聲先至,一襲紅黑相間的戰袍飄揚,螣邪郎身影旋即殺入戰場,手中的邪薙早沾上新鮮的血光,在月光下特別刺眼,整個人有如黑夜中的魔鬼一樣。
 
螣邪郎會在這裡出現,那原是件極稀奇古怪的事。在吞佛看來,卻好像是平常不過,他瞟了眼自叢林中閃身而出的螣邪郎,略略皺眉,輕嘖一聲,便再無反應。
 
吞佛一面拿朱厭架著劈往腰側的刀,一面往樹下一指,說:「人在那,拿去。」
 
螣邪郎一見吞佛那張要死不活的臉就火光,再聽這句不冷不熱的話,當場就爆發:「什麼叫作拿去?本大爺將小弟交汝,結果就讓汝這般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百般糟蹋!」順道把在吞佛左邊不斷騷擾的傢伙一槍給砍了。
 
吞佛螣邪一邊打架一邊吵架,卻教狼族的人終於發現,面對這兩人,與其拼命送死,不如拼命逃跑。
 
這念頭一起便立刻有人脫離戰圈。螣邪郎絕無意追趕,連甩都不甩他們,只嚷道:「留活口,本大爺要親自審!」
 
叢林裡應聲齊起。
 
方才螣邪郎帶了親信在外尋人,就讓他遇上吞佛那兩個侍從。從他們口中問了話,聽吞佛如此這般交代,螣邪便知事有蹊蹺,當下追入叢林。只因林中騎馬不便,螣邪郎護弟心切,武功又遠勝手下眾人,不消說要將其它人放倒後頭,自己已經一馬當先衝了進去。但後面的人再慢,過了些時間自然也到了。
 
所有狼族已悉數被擒,吞螣二人互看一眼,某種共識心照不宣。
 
螣邪郎讓人收拾起狼煙並親自解開了玄鐵鍊,救回雷狼獸,一臉不善地瞪著牠,還不忘踹了牠兩腳。可憐的雷狼獸自知闖禍,不敢哼聲之餘只好望著自己的主人,希望主人快點醒來。
 
螣邪郎抱起昏迷的赦生,便同吞佛一道回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