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人生有幾個十年?

  只有到了今時今日,我才能真真正正體悟這句話。

  現在我懂得感恩了,我活著的每一天都是賺回來的,所以我在每一天每一天裡,都要好好的活著,別讓自己後悔。原來只要我健康快樂地活著,已經可以令身邊的許多人高興,那我更要珍惜這從死神手上搶回來的生命。

  這幾個月以來,醫院成了我第二個家。廣華和QE感覺有點不同。畢竟我在廣華是全日住院,每天都有醫生護士照顧,吃飯吃藥做運動都是定時的,如有什麼急事都能馬上找醫生處理,我和廣華的姑娘阿姨已經十分熟稔,他們叫我「阿妹」,因為我總是病房中最年輕的一位。有人可能嫌棄公立醫院Cheap,不過我沒錢住私家,也不稀罕,而且廣華的照顧已經非常之好,也許我是幸運地住在最好的公立醫院,接受最好的治療,這一切都要感謝神的看顧;而我在QE倒是像上學,住在自己家裡,每天定時定候去QE上課,下課回家,我與QE的醫生姑娘沒什麼閒話家常,到了醫院就報到,等叫名,治療師說得最多的話就是「你叫什麼名字?」(確認病人身分)、「做完了,明天再來。」

  雖然廣華的全天候照顧非常完善,可以選擇的話,當然是住在自己家裡好,七星級酒店都比不上自己家裡好。不過我媽總是非常擔心我如果在家裡出了什麼事,就要飛奔去廣華報到。我的身體狀況不能說很好,但我相信只要交託給主,我就會像火鳳凰一樣重生(這是表妹送給我的慰問卡上的字)。

  去QE是另一種新的體驗,因為可以在等候期間看到各式各樣的人生百態,而我又是多麼渺小的一份子。QE治療區有電視,許多雜誌讓人閱讀,不過在座的人對這些東西有興趣的人又有多少?在那裡,穿紫袍的都是等著接受治療的人,QE的腫瘤科非常忙碌,等候沙發總是幾乎坐滿。除了我曾見過一個約八、九歲的男孩子病患外,我幾乎總是全場最年輕的。每天來來去去也總是那些人,言談觀察間也慢慢知道其他病人的故事了。無論廣華還是QE,每個病人也總有自己的故事。

  等候治療的男人大多是治鼻咽,而他們大多是獨行俠,獨來獨往,不須別人陪伴,甚至有些人是邊工作邊治療,這確實非常辛苦,但為了生計可能也沒有辦法,有誰想生這種病?想來我已十分幸福。女人大多戴著帽子,多是有親人或朋友相伴,獨行的相對較少,不過有一女子經常帶著孩子一同來治療,她不止要照顧自己還要照顧孩子,真了不起,那個小孩也是非常乖巧,他每次都站在治療室外乖乖等媽媽出來,然後致電父親。前幾天,有個看起來非常健壯的男病人有感而發,在等候廳述說了自己的故事,他已經六十多歲,生活一向非常健康,吃東西做到三低一高,戒油膩生冷,不煙不毒甚少喝酒,平日也有做運動,每年還去跑渣打馬拉松,然後前陣子感到非常不舒服,入院檢查就出事了,所以才會每天在這裡報到。他豪情地說:「唉~我朋友也說我是最不可能得病的,人生就是意想不到!不過我有兒有有女有孫,可謂死而無憾!」

  死,又勾起了我在廣華住院的回憶。而今時今日這一刻,我依然能跑能走能吃能喝能睡,雖然離一個正常人仍有距離,不過比起那些坐著輪椅、躺在病床上進入治療室的人,我已是幸運得多。我現在才活了兩個「十年」,人生能有多少個十年?比起在座的阿婆阿伯阿姨阿叔,他們食鹽多過我食米,行橋多過我行路,我生命的長度甚至連他們的一半也未到,又怎能達到「無憾」?我不求長命百歲,但求無憾。所以當我在醫院走出來重見陽光、走入世俗的一刻,我的生命將重新改寫。

  前幾天,有個中銀保險經紀打給我,向我推銷一份「康盈住院保險儲蓄計劃」。儘管我向來非常討厭保險,在問清楚所有條款之後,我買了。這份保險月供四百大元,供滿十年之後可以馬上拿到中銀五萬多元的劃線支票,沒有其他附加條款,若供款期內不幸身故,所有已供款項會全數給予家人,還有額外的補償金。另一個賠償就是只要我因為任何新症(舊症復發不算,懷孕不算)經醫生証明而住院,每天可獲五百大元,最高可獲一千日(五十萬)賠償,索償次數不限。若是以前的我,應該講沒兩句就直接掛線了,不過在醫院走過一趟的我,卻覺得這份保險是值得的,因為我還有機會入院。當然沒人希望入院,就當是買一個安心,為十年後的自己埋下一份禮物。

  QE的主治醫生是這樣說的:「電療的副作用有可能引起其他病症,但你完成療程後可以保証你這個病最少二十年不復發。」我相信我的醫生,所以條款中的舊症復發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反正住公立醫院又沒有多貴。我亦確信我看得到十年後的太陽,可以在2021年8月20日拿到那張支票,而且健康並快樂地活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