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一起走過的日子--WoW Quit文


  看著電腦裡陳封的Screenshot文件夾,原來我一直有紀錄著玩WoW的點點滴滴。第一次坐飛船、第一次騎馬、第一次打戰場、第一次參與大型Raid、每隻王First Down紀念照、DKP制度等,都是在我以往玩過的遊戲中從未尋覓的新奇刺激有趣。
  我是一個很普通的玩家,無論副本、PVP、戰場或是競技場都有涉足。我在一個曾經輝煌然後抓瑪(不要問我什麼抓瑪)的公會,每隻資料片都有玩過,直到Quit。Quit的原因是,我前陣子入院一段時間,出院後自覺不能再在WoW上浪費光陰了,所以Quit。

<開始漫長的回憶>
[CB、OB到60級時代 - 從戰士到牧師]
  玩WoW是從CB開始,我一個親密朋友拿到帳號拉我一起玩聯盟,選了人類戰士,我朋友玩法師,他一直都是法師。我最初玩WoW什麼都不懂,按Space可以跳來跳去實在太有趣了,解任務、下副本經常要跟其他玩家合作也是很新鮮的體驗,我第一個下的副本是死亡礦坑,我身為戰士常要擔任坦克工作,我連戰士技能都不太熟悉更不用說坦好,常常出包,滅團無數次,不過也總算打完,拿到一些裝備。雖然坦得不好,不過還是很喜歡這個遊戲。
  打副本的感覺是,打不打得過要看補師,那時的補師大多是牧師,於是我覺得沒滅團都是牧師的功勞。雖然是PVE SERVER,我們沒事就愛在碎木哨崗和十字路口、塔倫米爾和南海鎮和部落推來推去。作為戰士的我經常衝前,然後很快倒下跑魂。那時我常常想,明明同樣是戰士,牛頭人為什麼那麼大隻?看起來又強又兇,而人類戰士相比之下除了一堆肌肉可謂弱不禁風。我趴在地上看著那些滿身白骨的傢伙(不死族)躲在後頭,雙手燃著光芒,射出火球、冰箭、暗影箭等,還有燃著金色光芒的牧師,我那一刻只覺得,部落真是強大。這是為什麼我之後一直玩部落不死族牧師的原因。
  OB開始我和我朋友就在部落玩不死族法牧,這個組合解任務和下副本都方便,坦克還不算難找。我也在慢慢摸索牧師的技能和玩法。那時結識了不少朋友,雖然口裡說著正式版本再見,不過最後還是沒有聯繫。
  到了開放正式版本,由於人太多,我朋友選了阿薩斯這個以墮落的人類王子為名的伺服器,開始起家到60級。那時選擇公會是隨意的,剛巧和幾個玩家打了數次副本,覺得他們不錯就進了他們公會。公會的名字叫做<黑幫>(阿薩斯的老玩家應該知道吧...)。中間如何奮鬥過程略過不說了,MC全破、黑翼之巢全破都是由我們公會部落首殺,部落第一支橘武,打MC拉格納羅斯曾與聯盟公會DS同進度(好像同一禮拜倒Rag),後來阿薩斯FirstDown都是他們的天下了。說這些並不是要炫耀什麼,而這些都是無可取代的回憶,而這些現在只能在回憶中尋覓了。還記得那時經常在副本前與DS、DK、三十六門徒等公會在黑石山殺個你死我活,有幾次殺到縮短當日raid甚至放棄raid。公會最高峰是一天開兩團BWL同日全破,我們TAQ打完雙子卡克蘇恩、Naxx打了數隻王,拓荒人員不斷流失,就轟轟烈烈地抓瑪了。抓瑪之後沒有40人團,黑幫會長在70級開放後跑去聯盟玩德國薩滿了。
  PVP方面,60時代的官階制度是玩家之間的榮譽比拼。要拿R14高階督軍基本上是要排隊的。我們早就內定了高督的順序,所以阿薩斯前四個高督都是<黑幫>出的。我們出團後就組AT打戰場,而且有時會碰到對方也是AT,那時還沒有跨服戰場,所以戰場上有些ID幾乎熟口熟面,連他的打法都熟了。AT打AT是很刺激的,戰歌不時打到3:2完場,而且更有龜旗六個小時的體驗;阿拉希更是經常19XX:2000完場,爭分奪秒之間,連一刻都不能鬆懈,與現在的為榮譽而打戰場不可同日而語。
  我們曾辦過不止一次網聚,電腦螢幕一個個ID變成了現實裡活生生的人,我們吃飯、唱歌、喝酒,直到天亮才散團。在WoW裡我們是並肩作戰的隊友,現實中亦是能把酒談歡的知己,實在難以忘懷。不過這一切一切,現在都掩埋在風中了。

[70級時代 - 燃燒的遠征 - 每日任務和徵章制的起點]
  WoW 70剛開的時候還滿有新鮮感的,每張地圖都有自己的特色,而且任務高度集中,連貫性高,完成一個據點的任務會指引你去下一個地點很方便。後來由每日任務開始的虛空之翼,那個小島每天都擠滿了解任務的人,而我終於入手第一隻藍色的虛空龍,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隻。70級開始有英雄副本獲取徵章,到裝備好起來後加上親友都是輾壓過去的。Raid方面的25人副本完全沒參與過。反而是10人副本卡拉贊、祖阿曼,人數要求不高,我與幾個朋友是親友,坦補猛dd都幾乎有了,不夠人再添些路人就可以了。親手拓荒過去,每週Farm,也算滿足了。
  70時代是我第一次經歷被盜號,也是自己不小心可能下載了病毒,不過損失只有現金、所有正義徵章(可換珠寶)、所有元素,裝備倒是一件也沒動,連我珍藏的全套T1、T2仍健在,之後申請了通訊鎖就沒事了。

[80級時代 - 巫妖王之怒 - G團的興起和遊戲的普及化]
  80承接著70年代,強化了每日任務和徵章制,每張地圖都有一堆每日,徵章多得可以丟人了。再來就是對岸的「速度人」過境,也帶來了G團文化(驗成就、GS)。80的團隊副本我都跟親友一起拓荒,打遍10人之後再去推25G團。由於親友團龐大,幾乎可以自成一團,G只是一種分裝方式,於是我不時就當起25人的RL。80的團隊副本還做得滿有特色,不論是懷舊Naxx、黑曜聖所、永恆之眼、奧杜亞、冰冠城塞等。不過也很感慨60年代在Naxx,只會想著怎樣推倒這個王,作為純治療者的我怎樣保住坦克、隊友、自己的性命,完成RL賦予的任務(例如講師心控)。80年代的Naxx,我只顧著算G,看哪個玩家偷懶犯錯,想著怎樣才能推得快點順點。至於十字軍10 & 25,個人覺得是非常無聊的副本,一個為農而農的速度便當,若不是有飾品我也懶得去打,後來的ICC飾品已經可以取代它了。晶紅龍殿沒打過。不滅、夜暮、諸王勇者,這些都刻印著我與親友一起奮鬥的回憶。

[85級時代 - 再見WoW]
  85 級開放時由於工作繁忙,電腦壞掉,我也遲了一陣子才開始玩。很多朋友都Quit了,我玩得很隨便,感覺只是80時代的延續,打完所有5人英雄,團隊副本一個都沒打,而且10人和25人團的裝備掉落一樣,扼殺了G團的生存空間。我上線就是打打隨機、戰場、ZGZA、解解每日、在托巴拉德維持部落和平。即使是ZG、ZA這些以前曾很喜歡的副本,現在打的感覺也不同了。遊戲生態已經改變了,這個遊戲對現今的我來說已經沒有留戀的價值,不過仍然祝願大家玩得愉快。

<最後的緬懷>藍色虛空之翼龍在納葛蘭 http://0rz.tw/RoVeP
  我之前做了一個夢,我騎著的藍色虛空之翼龍,在納葛蘭飛翔(如上圖),然後在解任務,解完回城裡看到許多人,那些人頭上還寫著ID和公會。我不能說WoW 永遠不上,不過大概也只上去看一下,清清信箱,副本、raid、任務都不會玩了。
  感謝每一個陪我在遊戲中渡過的玩家,無論聯盟部落。亦謹以此文,送給我在WoW中兩個最好的同伴:Anguish、Rockbomb。

阿薩斯 部落
<黑幫>貝塔

==============================================================================

PTT上的後續回應:


有那麼多人推我也意想不到,不過很感動釣到一堆老人,黑吹同學!!(握手)
KRSmp你這個聖騎士也知道得太多了...哼哼。至於黑老大啊,希望他玩得高興就好。

至於有些人推斷我一定會回鍋,我只覺得今時不同往日,我也不再是閒閒沒事幹的大學生,尤其經過住院一事。確實,說玩幾個小時遊戲是浪費光陰也是嚴重了,畢竟就算不打電動也會做別的事。看我每段所寫的篇幅就知道,其實我最懷念的都是60時代,雖然70-85也有帶給我快樂的時光,但已經完全是另一個世界了。當然人不能永遠活在回憶之中,所以寫個文章紀念一下也是很平常的事吧。

至於會不會回鍋,待我搞定現實裡的一切再說吧,少說數年,那時不知道WoW變成什麼樣子了。

排版方面,我不常發文沒注意到形式,感謝板友提醒,我確實是用Word打好貼上來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