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猶記多情》《橋下春波綠》

 
  從未想過,祈柳二字是如此的匹配,如此的協調,如此的天作之合。他們之間,沒有糾纏不清的羈絆,沒什麼慘烈的過去。他們彼此認識,對彼此的功夫、背景、性格了解,卻從未交集過。一旦交集也不是天雷勾動地火轟轟烈烈地愛起來,而是一點一滴的滲透,肉體的纏綿和靈魂同時相交。
 
  相逢於塞外,一切源是意外的巧合。即使沒有這個巧合,柳殘夢依然會篡位成功,祈情仍然繼續統領神仙府。巧合的時間,偶然的地點,對的人。若錯過了,他們不會相愛糾纏一輩子。假如柳殘夢闖進的不是祈情的房間,假如柳殘夢不是身受重傷,祈就不會因為打了他一下就洩露行蹤被迫走上逃亡之路,假如……沒有假如了,因為序幕已經拉開了。只有一剎那的交集點,一旦碰個正著,在彼此的生命裡再也分不開。
 
  祈是一個人,一個有著人的強項和弱點的非凡人。有悲歡離合的人生,有喜怒哀樂的感情,在混濁的俗世中綻放著獨一無二的美態。在別人眼中,祈情只是一個受皇上寵愛的紈絝子弟,他也淋漓盡致地演好貴公子這個角色。不論是面對軒轅時的無賴,面對寶親王的乖小孩樣,一人獨挑千軍的驍勇,還是在柳殘夢身下呻吟的嫵媚,有著各種面貌的祈,幾個面貌有機地結合在一起,竟沒有任何違和感。祈情不是那種清絕秀逸、不染纖塵、五官精致的絕色佳人。他的美,美在濁世展現靈魂的光華和堅強的心靈。柳殘夢明白,在祈那張看似百毒不侵的強悍底下藏著一顆脆弱的靈魂。就如他的名字一般,祈情。
 
  祈有無比堅強的意志和韌性,幾乎已經到達人的極限,但也無法超越人。他很強,但他會有算計不著的事,他也會戰敗,他也會上當,他也會出意外,讓軒轅和寶遠在京師也為他擔心不已。因為不知道下一步會變成怎樣,所以很刺激。和夜語昊不同,我從不擔心昊出什麼事,正如軒轅所說,除非昊自願,否則沒人殺得了他,所以我看昊的時候總是隔了一段距離,也不會為他有情感波動,反正他不會有事。可是看著祈世子,他總是用最殘酷的自傷去撫慰自己的悲傷,不論是對無塵的執著,和李凌文的恩怨,甚至靖親王的怨恨,他總是默默承受,臉上還是一臉不正經地開玩笑,這些柳殘夢都知道。小柳是個完美的Cosplayer。他永遠忠於他適時扮演的角色。他在祈沒察覺的情況下,縱寵著,呵護著他。柳公子沒心沒肺慣了,向來都是擁有主導權的一方,一旦失了自控,也是同樣癡狂。如果不是愛到了骨子裡,為什麼要在祈身上留在那樣宣示主權的印記,牢牢地掌控著?他表現愛情的方式比祈要含蓄,也更激烈。
 
  幽魂林沼澤中,柳公子把祈拋上岸再讓他救自己。不知道他作這個決定時有沒有仔細分析利害,更可能是一種強者的直覺,不願意讓他死,也相信他不會讓自己死,而這種相信並不是建立在互相信任之上。隱鶴谷之役,祈情不是為柳殘夢拼命,而是為了他自己。對祈來說,死並不可怕,但絕對不會是為了一個欠了他一屁股債的柳某人。他們不止一次是這樣,互相拖累,互相幫助,讓莫名的情愫滋長,在不知不覺間甚至可以將性命托給對方。短暫的相處讓他們有更深的了解,更多的是靈魂相見恨晚的激越,不願說出口的惺惺相惜。到頭來,他們還是不捨得相害。
 
  逃出隱鶴谷後,柳殘夢原可以不救。他可以看著祈情慘死在大軍手上而面不改色。柳殘夢原來就是如此狠毒忘恩沒心沒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但,他救了。即使柳公子救走他時還不了解那種悸動是什麼,當山洞中脆弱的祈向他要了永遠的承諾,他已經非常清楚自己要什麼了。
 
  他們很相像,表面上都很親和,彷彿誰都可跟他打成一片,其實是埋藏得很深,極少人能知到他們真正的想法,而且他們都各有一個極不正常的妹妹(汗),骨子裡是如此狂妄,同樣好勝和渴望刺激。風流多情而薄情,一旦動了真情卻是非凡的執著而且不顧一切。
 
  沒有《猶記多情》,也就沒有完整的祈世子。在天下第一及眾番外中再怎麼可愛的祈也只是個皇帝得力手下,並不真實。喜歡的段落太多了,清靜筆下,從不會有大聲說愛你,不會有糾纏不清的三角戀,不會有哭哭啼啼的小受,但你確實知道,他們的情感的確在流動。
 
  清靜輕鬆的惡搞很好看,有著耽美裡各種吸引眼球的元素,但唯有正劇才緊緊抓住人的心,讓人看得欲罷不能。
 
 
 
順便推《橋下春波綠》寒驚鴻vs雲照影
 
  這已經出書了。老實說…比起猶記,《橋下》實在有點草率,大概是將《血色鈞天》內容和草稿版《橋下》的內容整理一下,添點新東西就完成的作品。書中有些段落跳得很快甚至銜接不上,雖然如此,故事本身是動人的,所以這仍然是一本相當精采的書。
 
  『如果沒有遇上對方,他們都會自認和平而幸福地渡過一生,但兩人心上缺了的一環,永遠也不會有機會補上。』(《橋下》前言)
 
  這兩人相處的模式讓我想起《微憂青春日記》的寶和清嶺。每天在內鬨吵架,每天在打架鬧事,不消幾刻又會像沒事人一樣黏在一起,感情好得讓人羨慕。他們的吵架是自然的,想生氣就生氣,想打架就打架,這是他們最自然真率毫不掩飾的一面。不需理會別人怎麼想,不管是闖了怎麼樣的大禍,只要對方在身邊,天地間任何事都無所懼,因為有了他,這個世界變得很美。
 
  完全了解一個人難,完全了解一個人且又能全然包容一切者更是難上加難 。
  而雲照影,卻做到了。為了寒,連自尊傲氣都可以放棄,不論他變成怎樣,此情不移,即使他人已死了也要將他從地獄扯回來。他們之間有著最緊密的聯繫,最親密的情感,這情感甚至容不下一顆沙,更何況第三者。
 
  無塵的悲劇是想當然的。作為一個女人,她沒什麼錯,但也同情不起來。書中提到的過剛易折,這話更適合用在無塵身上。若不是她太執著於百分百的愛情,若她不是不願退一步,或放棄那一點自尊傲氣,她至少可以得到一半的寒。書裡說她和雲是相像的,我倒不以為然。因為雲是用盡一切去愛寒的,包括生命,也包括那一點傲氣,為了寒他什麼都可以不要。無塵是一個可憐人,太執著,太驕傲,造就了另一個人的十年等待。這是我無法喜愛瑩無塵的原因。
 
  我想,即使沒有雲,寒和無塵依然不會是幸福的眷侶。他們之間牽扯著神仙府和無名教的恩恩怨怨。無塵是寒欣賞的女子,然而寒本性陰狠自私,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難保有一天不會連無塵也一併利用陷害。高潔驕傲的無塵容得下這樣背後算計她的人嗎?
 
  這只是猜想,因為寒已經遇上雲了。



2006年寫的亂七八糟的東西 

  世界上,怎麼能有一個BL故事能寫得像猶記那麼動人那麼出色?
  如果說,我之前並不很明確知道自己想在BL尋找什麼,看了猶記之後,翻讀又翻讀之後,就了解了。當然我是我,我們是我們,人家怎麼想,人們有沒有相同的想法,就是他們的事了。不要拿夜語昊那種故事來跟我心愛的猶記比較,什麼能觸動你,什麼不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標準和底線。誰也不能把自己的標準百分百完整地套在別人身上,即使親密如你我也不會有100%的貼合度。別人的意見,可供參閱,僅供參考。
  當我有時候,無聊到極點,低潮到極點,就會把猶記拿出來讀,順帶看橋下春波綠。這兩個故事最常迴蕩在我腦裡的詞句,不是西城楊柳弄春柔,也不是化作春江都是淚,而是「無塵此生,獨慕驚鴻。」八字。這八個字展示了一種怎樣的決絕,害了多少個人,傷了多少個人的心。每每想到此八字,心一悸,小祈無望的苦戀十多年;雲照影對情人摯愛的無怨無悔;寶對小祈和兄長是怎樣的痛心和自責;柳殘夢看著這八個字又是怎樣苦心設計挖祈的舊傷還幫他治了。
  我並不喜歡瑩無塵。不說小祈小雲,清靜塑造的月華郡主形象本來就很蒼白。你說她怎麼美怎麼天仙下凡我都看到麻木了,小說裡千千萬萬位都是紅顏天仙,所以對她的印象是直接觀察她的言行舉止。在《橋》的無塵是位瘋婦,對愛情極度執著,得不到就趕盡殺絕的偏執狂。《猶》的無塵性格變變變,由看不破的出家人忽然變成看破紅塵的活潑姑娘,一整個莫名其妙。她給我的形象是蒼白而破碎的。她對祈的寵愛只來自祈回憶中的美麗姐姐,遠不如她遺下一地青絲出家閉關對祈造成的傷害。祈是怎樣為她心疼著,痛苦著,而她只知道寒驚鴻負了她一片真心。同樣是痛楚,為何祈仍然能每天笑傲江湖,風流快活當他的王爺和暗流首領。儘管他的痛並不比無塵少。在連環逃命的夜裡,小柳說,何必強顏歡笑,除了小柳還有誰這麼懂祈。
  再說寒、雲、無塵那筆。無塵對寒的愛就是那偉大壯烈的詩句,「無塵此生,獨慕驚鴻。」這句話如果建立在寒和無塵相愛的情況,這就是浪漫的海誓山盟之約。可是寒並不愛她,無塵寫下那麼激烈的字句就是一個笑話了。女人對著愛情偏執起來,執迷不悟,強人所難,又稱瘋婦。雲沒有代表性的字句,但他對寒是愛在心底最深處的。即使被寒背叛,欺騙,他仍然無怨無悔。愛到了極致,直到生死關頭,能死在最心愛的他手上,或為他而死,便是幸福,如同皇昂流最後的心願並不是手刃星史郎,而是死在他手上、死在他懷中。這樣的愛情,只記得自己驕傲的無塵做得到么?雲是單純而執著的,想要的,抓住了,全心付出,不計代價,這樣的愛情觀也是較容易觸動我。雲在床上對寒告白,寒無可無不可地接受了。這對一個出身高貴的皇族來說,能接受這樣無可無不可的回應嗎?雲可以,因為他是放下身段全心全意地愛他。那個人對自己的重要更甚於自己的命,尊嚴、驕傲、高貴算什麼,又有什麼比得上他呢
  有很多人說《橋》是雷,不過我一點都不覺得 XD 最喜歡在迷濛的夜裡,寒專注地看在月下的雲照影。多迷人的場景。不是小攻盯著小受那種色迷迷的目光。而是全神貫注地看著自己一生最愛的人,心靈的角落一點一滴被佔滿,悄悄地在心中許諾對他無條件付出所有。儘管當時的寒不會承認。《橋》只是敘述一段愛情,很短很簡單,篇幅短少,不算太轟烈,劇情不新鮮,可是在作者的發揮下也是一本上等的小品。

  再來的重頭戲,自然是猶記囉~~~
  猶記太好看了,好看到我每每重看都激動要打字卻不知該打什麼。那兩個人是如此的匹配,較勁和相愛是如此的恰到好處,猶記如一張展開的流暢畫布,文戲和武戲交替出現,劇情高潮泆起,看到人無比激動,無比幸福,無比開心。為小祈的經歷心疼著,開心著,激動著,很高興小祈遇到一個那麼好的人(天音:小柳那裡好?)。
 
  我想我永遠也無法抗拒像小祈那種性格的男人。像狄奧,像小祈,像青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