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蒼翠現代】 每一個明天 02

02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慕少艾附在床邊睡著的翠山行耳邊說。「你請人打長途電話給遠在千里外的我,是不是很想念老人家我啊?」
 
「慕……慕院長,早安。」剛醒來的翠山行看見窗外天色已亮,馬上打起精神來。「你回來真快。」
 
「早安啊小翠,其實會議早就開完了,是那些傢伙拉著我去喝酒自己又忍不住才耽誤了,我一收到姑娘的長途電話知道你那麼想念我,當然十萬火急地買頭等機票趕回來,反正公務出國全部可以報銷。」慕少艾輕鬆道,又拍拍翠山行的肩。「看你雙眼都哭腫了,真是我見猶憐。這睡著的傢伙也太可惡了吧,活該讓你恨。」
 
「你不在,我怕自己可能做得不好……」翠山行的情緒已平服下來,昨晚的傷感僅殘留一點痕跡而已。
 
「我已經看過手術過程的錄影和之後的照片,沒有什麼差錯,傷口和縫合位都處理得很漂亮。剩下的就看這傢伙的造化了。」
 
「……他一定會好的。」翠山行低聲道,輕柔的話語中透著絕對的信任。
 
「當然,蒼的命硬得很,素還真老說他是『不死族』。」慕少艾拍拍翠山行的肩頭安慰,又對床上的人說道:「我說蒼警官,你要是不早點醒來,翠美人老人家就幫你接收了。反正他本來就是我院內的人。」
 
 
 
慕少艾的威嚇非常有效,蒼當晚就醒了。那時翠山行和赤雲染正在他身邊做夜間檢查,翠山行打開了蒼的衣襟查看傷口情況,便感覺到那寬厚的胸膛心潮起伏,手指緩緩動了,翠山行欣喜若狂,對赤雲染說:「通知慕院長。」赤雲染馬上去辦。
 
「小翠……」蒼清一清喉嚨已能發出聲音,聲音依舊清朗,雙眼仍然閉著,沉聲呼喚。
 
「我在這裡……」翠山行坐在床沿,指尖撫過蒼的胸膛,對著他的心電圖、心跳脈搏、血壓水平做詳細的檢查,完成檢查後輕握著蒼的手,蒼緊緊地反握著他。
 
蒼慢慢地張開眼睛,紫眸仍一如以往地溫柔而犀利,彷彿能看穿一切。
 
有時彼此之間並不需要言語,只要感受到對方活著就夠了。
 
說時遲那時快,慕少艾大剌剌地走進病房。「我說蒼警官,你已經登上新聞頭條成為人民英雄了。」
 
慕少艾將一份新聞丟到床頭櫃上,蒼和翠山行瞄了一眼,新聞的大字標題是「臥底偵破驚世毒梟案 黑道頭子棄天帝落網」,那上面正是棄天帝被帶上囚車的照片,他面對鏡頭的表情仍是一貫的狂傲不羈,即使被鎖上手銬仍沒有一點驚慌,霸氣十足。
 
蒼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說:「這傢伙的黨羽抓之不盡。」
 
慕少艾看看翠山行,又望著蒼道:「哼,你這傢伙工作投入過度,人家小翠昨晚可是徹夜照顧你。」
 
翠山行被說出來覺得不好意思,連忙擺了擺手:「慕院長,是我自己……」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蒼淡淡地說,只把翠山行的手握住,在其手掌中劃著圈圈。
 
被上司調侃又被情人磨娑著掌心的翠山行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
 
慕少艾當然看到小倆口的動作,沒好氣地說:「總之你現在手術後身體虛弱,不准亂來,好好聽翠醫生的話。聽到沒?」
 
「聽到了啊。」身為傷患的蒼除了遵從外也沒有別的選擇。
 
慕少艾幫蒼再做了一次傷口檢查,說明了休養期間的注意事項,留下一句「我不當電燈泡了,你們好好親密吧!記住不可以做壞事。」就出去了。
 
「就算我想做也有心無力吧。」蒼嘆息道。蒼輕撫翠山行的柔軟髮絲,「你是我醒來後第一個想看見的人。」
 
翠山行只是一直坐在床沿,沉默著不說話,望著生氣勃勃的蒼,忽然覺得彷彿不是現實一樣,翡翠色的眸子忍不住滑下淚來。
 
蒼微微抬起手臂想輕掃他的臉,翠山行見他動作馬上站起來,也管不了臉頰上的淚珠說:「你不要給我亂動!小心牽扯到傷口。」
 
蒼是個聽話的傷患,他放下手道:「可是我想親你,怎麼辦?」
 
翠山行握緊拳頭,這傢伙果然一點也沒變。不過這刻的他連心窩也是甜的,看著這樣活生生的蒼,比什麼都好。他想了想說:「你閉上眼睛吧。」
 
蒼依言閉上眼睛。翠山行俯下身子慢慢靠近他,深深地凝視著蒼的臉龐,溫熱的唇緩緩湊了上去,貼在那如同往日般略帶冰涼的唇上。
 
翠山行的吻像曉雨那樣輕柔,又帶著十分的慎重,生怕碰到蒼的腹部傷口。
 
蒼享受著這獻身般的溫柔,指尖撩起落在他身上翠色髮絲,以舌尖頂開翠山行緊閉的唇齒,直探入他的口中,翠山行感覺到他的動作,以很輕的力度將他推回床上並站起來,一臉認真地說:「French Kiss需要很大肺活量,你剛手術完畢還很虛弱並不適合。」
 
蒼嘆了一口氣,也沒和他爭,反正甜頭已經嘗到了。
 
「你給我乖乖休息,待你完全康復之後做什麼都可以。」翠醫生認真地說教。
 
「真的什麼都可以?」蒼警官也很認真地發問。
 
意識到自己好像掉入陷阱的翠山行冷冷地瞪著蒼,「到時再說吧。」
 
說完後,翠山行一甩長髮,揚長而去,留下只能繼續睡眠的蒼。
 
 
 
隨著蒼的身體一天天康復,預約探訪的人開始排著隊來。翠山行醫生嚴格限制,蒼每天最多只能見十人,而且必須預先通知醫院到達和離開的時間,以免騷擾傷者休息。雖然如此,該見的人,翠山行不會不放行。
 
「這就叫做妻管嚴,被老婆管管是應該的。」難得第一個到訪的既不是同僚,也非自幼一起長大的夥伴,而是有過數面之緣的劍子仙跡。
 
「難怪你老是被龍宿管著。」蒼坐在床上與他閒聊。話說劍子仙跡雖非深交,不過彼此也覺得蠻投契,蒼只知道劍子仙跡幫素還真做事,實際做些什麼卻也不清楚。慕少艾曾說:「你們兩人加上素還真,真是腹黑小組,難怪那麼投緣。」
 
「我和龍宿啊,可說是宿命之感情。而你嘛,果然是『有無限可能性的蒼』,這次破了這件驚世大案,還生擒了棄天帝。最初我們都覺得素還真的計劃太艱難,不易實行,更難的是找到合適的操作人選,然而這個時候你就出現了,素還真果然沒看錯人。」
 
「就挨了這兩槍,也算值得。」蒼淡淡道:「就是讓我的小翠難過了些。」
 
 
 
「其實那兩槍你可以躲得過的,不過你太遲撤退了。」之後來探訪的不出所料,是他警局裡最親密的兩位同僚,藺無雙和白雪飄。
 
「蒼……蒼哥。」白雪飄已經回家好好反省思過了。「對不起。」
 
蒼拍拍他的頭說:「經一事長一智,這傷沒什麼大不了,遲些就會好了。」
 
白雪飄在心中起誓,將來定要成為像蒼或藺無雙一樣冷靜優秀的警官。
 
藺無雙在公事包中取出一疊文件說:「這是事發當天的報告,我完成草稿了,拿來給你看看有沒有要補充的地方,話說小翠容許你花精神管工作上的事嗎?」
 
「可以。」他的精神狀態不錯,已經可以每天讀報了,看文件應該也沒問題。就算小翠不准,他還是會繼續看。
 
與他相交多年的藺無雙看他表情就猜到他的想法,笑說:「要管你這傢伙也挺不容易。我強烈建議小翠找條繩子綁著你。」
 
「我已經困在這房間幾天了,還要困好些日子。你忍心那麼做嗎?」
 
「哈,看你還有心情說笑,康復是指日可待啦。」
 
閒話家常幾句,藺無雙又轉回公事上:「你挨的那兩槍,一槍是吞佛童子躲在二樓暗算白雪飄被你擋下的,吞佛也真神勇,當時他還抱著銀煌家三少爺赦生,可能是為了報復之前你打傷了他吧;另一槍是棄天帝就擒時從衣服暗袋取出的小手槍發射的,這個沒什麼問題,反正小翠的技術那麼好。反而是吞佛那支槍可能是最新型的步兵手槍,說不定會有什麼後遺症。」
 
「坦白說,我醒來後第二天傷口曾經滲血,我也有點食慾不振,不過在翠醫生的細心照顧下,現在都已經沒大礙了。」
 
「這樣就好,我等下請小翠把取出來的子彈給我們警局的槍械部檢驗。話說銀煌朱武一家、吞佛童子、襲滅天來、伏嬰師幾個頭子脫逃了,就算他們沒逃掉現在我們也沒証據拿他們。而棄天帝的買賣軍火毒品及襲警罪肯定逃不了,我們有贜有証人有証物。」
 
「一雞死一雞鳴,黑道是擒之不盡的。現在正好是異度改朝換代的時間,新一代領袖銀煌朱武早就想洗手不幹黑,他真的有心把異度拉回正途,因此他和父親棄天帝的矛盾很大。只有伏嬰師是棄天帝的直屬親信,不過伏嬰師跟朱武的關係也很微妙。」
 
微妙是什麼意思,懂的人自然會懂。
 
「好了,我們不妨礙你休息了,期待你早日歸隊。」
 
 
 
未懂占卜 也不懂命理
卻可先知我們 同步注定了不起
令我不普通 變得堅毅無忌
幕後有一個最大原因 因為你
                   陳奕迅《每一個明天》
 
又到了每天醫生巡房時間。臥在病床上的蒼在思考其實住院也不錯,一天三次巡房可以看見小翠,比起擔任臥底時一兩個星期才偷偷摸摸地見面一次更好。
 
「早安,蒼,今天有什麼不舒服嗎?」剛進來的翠山行翻閱著蒼的病歷問。
 
蒼看著翠山行的醫生白袍,裡面的恤衫領口微微敞開,忽然覺得這樣的他帶著誘惑的性感。
「今天沒什麼不舒服,胃口和活動能力還算可以。不過翠醫生,如果我有那方面的需要怎麼辦?」蒼盯著翠山行的領口鎖骨認真問道。
 
翠山行一聽之下忍不住雙頰發熱。若是平常一般病人問這個問題,他會臉不紅氣不喘地告知病人目前的身體狀況,可以做到什麼程度,請他的配偶如何配合等。但若是眼前這傢伙,似乎說了什麼就會臨到自己身上。
 
翠山行以醫生的角度看了看蒼目前的情況,專業地回答說:「目前你一雙手可以活動,真的有需要可以DIY。不過目前醫生不建議你做這樣激烈的運動,免得扯動傷口。」
 
蒼聽著卻忍不住笑了:「翠醫生你是我的幻想對象,可以請你幫我DIY或讓我看著你DIY嗎?」
 
翠山行氣得緊握拳頭,隨手抄起一個枕頭向他丟過去。「不准!全部都不准!待你傷口好了再說。」說完氣沖沖地甩門而去。
 
翠山行丟枕頭的力度不大,自然沒砸到蒼,蒼抱著尚有小翠餘香的枕頭嘆道:「我已經禁慾很久了。」
 
 
 
翠山行一出病房,便看見一個穿著西裝、風姿卓越的白髮男子,看起來似乎已等候了一段時間。他馬上從蒼的調情中回過神來,這人他認得,是行政院的機要人物,之前跟蒼的朋友聚會曾見過數面,給他的印象相當好。他先打了個招呼:「談先生。」
 
「翠醫生,我有預約。不知道現在方不方便見蒼警官,如果不方便我改日……」談無慾有禮道
 
「非常方便!蒼現在精神得很,談先生請自便,我先去忙,失陪。」不想被看出自己的失態,翠山行向他施個禮後離開。而談無慾確實是有先行預約的訪客,像他這種身分的人物,就算沒有預約也會放行。
 
談無慾瞄了瞄翠山行遠去的背影,嘆道:「肯定有人又做壞事了。是不是每個當兄長的都那麼喜歡戲弄人?」方推門進去。
 
談無慾進房後果然看到精神奕奕的蒼,放下水果籃說:「蒼警官,這是素還真給你的心意。這些水果是他讓屈世途專程去外地買回來,都是稀有的優良品種,對療養有很大幫助。」
 
「幫我謝謝他吧。」
 
「還有,素還真讓我告訴你,你升職加薪並放假三個月,這三個月可支全薪,所有醫藥費由警局財務部負擔。你還有什麼不滿意?」
 
「很好,最好在我放假最後一個月,讓小翠也放假吧!」
 
「好,素還真應該也沒意見。話說你這個樣子,可真苦了翠山行。」
 
「想你家那位,若他遇上相同的事,你定必更擔心吧。」
 
「何必一定要談到他,看你還有精神調侃,應該沒有大礙。」
 
剛踏進房間的慕少艾人未到,聲先至:「談無慾你也在啊。貴客,貴客!看來蒼住院確實為我們醫院生息不少。」
 
談無慾微笑若天上皎潔月亮:「慕院長,我們也很久沒見了。話說我方才經過走廊,已經聽見那些姑娘在聊青年醫生和臥底警官如何發展的不同版本了。」
 
「小姑娘們真多事,看來要再好好調教了」
 
「慕院長,之後讓翠醫生放假一個月陪這位警官,怎樣?」談無慾乘機問道。
 
「行政院親自發落,我這座小醫院好像沒有拒絕的權利。唉,小翠不在,等於要老人家加班一個月,你們都不會敬老啊。我記得素還真有醫生執照,也有許多醫學頭銜,能否請他來這代班幾天,讓老人家逍遙一下?」
 
「我會將你的意見轉告素還真。」談無慾認真道,然後取出一疊文件遞給蒼。「蒼,談點公事吧。」
 
蒼淡淡地點了點頭,素還真讓談無慾來探望他,當然不止來告訴他升職加薪放假送果籃這麼簡單。
 
「黑羽恨長風是誰?他跟異度好像有很深的關係,但又全力支持出身清白的執業大律師簫中劍出任立法院議員。這是為何?」
 
「黑羽恨長風就是異度現在的接班人銀煌朱武。這也是異度內部矛盾很大的原因。朱武一直都想漂白異度,又有一堆人不滿意在暗地造反,而簫律師則是朱武的知心好友,朱武同時亦想借他漂白。」
 
「完全明白。」
 
後記:本章是蔥花復活吃豆腐以及會客紀錄。下章仍然是訪客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