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8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蒼翠現代】 每一個明天 05 + 尾聲(完)

05
 
車子在公路上平穩而快速地行駛,副駕駛座上的翠山行閉著眼養神,這是他最習慣感覺最舒服的速度。曾經聽人說過,一個人的駕車方式和態度反映了一個人品性,讓他能深深體會這句話的是他大學室友紫荊衣。
 
猶記得自坐過紫荊衣那一手堪稱狠辣的車後,翠山行覺得遊樂園的驚悚過山車也不過如此。紫荊衣的開車速度時快時慢,升檔和降檔都在你意想不到的時候,正如你不知道他那張嘴裡何時會噴出嘲弄抑或好聽的話。紫荊衣第一次載過他後,對於翠山行尚能維持平和的臉色深表感動,於是整天沒事就抓他去兜風練車技,為的是跟一個姓金的傢伙比拼。金鎏影他見過幾次,那人彷彿是小說中從西方宮廷走出來的貴公子一般俊逸瀟灑,與紫荊衣的紫藍印象碰在一起卻是意外的協調。那兩人後來如何,他離開校園後也不怎麼清楚了。
 
翠山行依稀記得,在大學寄宿時,每當週末或假日蒼都會開車來宿舍接他出去,有時載他到處去玩,也有時載回家裡廝磨一番,翠山行很珍惜很喜愛那樣純真而快樂的日子。去哪裡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陪在身邊的那一位,仍是自己最珍愛的人。
 
那段日子實在天真而美好,又有種說不出的浪漫和快樂。也許人愈大,愈會不斷地懷念從前往事吧。並不是對自己所選擇的路感到後悔,而是當進入醫院工作後見識到各式各樣的事情,就愈明白自己所擁有的得來不易。即使已經擁有了,也不能保証永遠。雖然他心底知道,現在坐在自己身邊的那人,不曾改變。
 
車子緩緩停下,翠山行張開眼睛,入目的果然是他所熟悉的──雲霧繚繞的封雲山,而那座屹立在山腰的建築物,正是他們從小一起長大的居所。
 
從剛剛顛簸的一段小路他就認得,無論用走的還是坐車的都曾經過無數次的急彎位,蒼開車時總是駕馭得近乎完美,讓車子如在直路上奔馳一樣地舒服自然,只有一些微小的震動。這就如他的人一樣,無論是多麼困難的事情,他總能一次又一次地奇跡似的跨過。
 
翠山行轉開車門下了車,沒看向身邊的人,因為他知道那人跟著就來了。這是他們多處以來的默契,甚至毋須多說一句話,已知道彼此心中所想。
 
倚在那略為殘舊的欄杆前,翠山行望著這座小小的山頭,這裡有他成長的全部回憶。
 
一雙手從後環過他的腰際,熟悉的氣息讓翠山行順從地向後靠近,蒼貼在他背後。良久之後,才聽得一把低沉的聲音道:「小翠,我沒有生你氣。」
 
「我知道。」放鬆地靠在身後的人懷中,只有這個人,是他無法放開的摯愛。
 
蒼收緊了手臂,低頭吻了下翠山行的脖子,執起那隻曾治癒無數病患的手,看著那纖細手腕上的清晰紅印,又道:「我氣,自己沒有保護到你。」
 
撫過那些紅腫的痕跡,他會將之一一覆蓋掉。
 
「這沒什麼。在自己工作的地方上,我沒有畏懼。」翠山行轉過身,修長的手臂繞上蒼的脖子,又低眉歛目:「其實有……那晚看到你的時候。」
 
哪一天,什麼事情,不用說都記得清清楚楚。
 
蒼再度擁緊了他,像是要把他整個人揉入自己的靈肉一般。
 
「傻瓜,你這不是把我治好了嗎?」修長的手指劃過那令人愛不釋手的翠綠。「上白車的時候,我也想到還沒有抱夠你。」
 
明知道是故意的安慰,翠山行忍不住笑說:「你還沒好呢!你得給我好好調養。」
 
「嗯,那就回家繼續吧!」
 
回到車上,車子以驚人的高速飆回家裡。
 
 
 
共同踏進家門的時候,那種感覺稱得上微妙。翠山行想他們有多久沒有一同踏進家門了,因為蒼自從接下臥底任務後,就在外面租了房子,只有間中才回來一次,他們也常常約在外頭見面,或是去他公寓找他。
 
時間的流逝並沒有令這屋子的空氣變得不一樣,家裡的每個角落都留有共同相處生活的痕跡,進門後就有了自己的位置,各自去做自己的事。
 
 
 
浴室裡嘩啦啦的水聲,洗淨一身的俗塵,卻洗不掉腕上和頸上那點紅印。翠山行帶點懊惱地沖刷著。
 
正準備取來毛巾抹乾身體,浴室的門驀地開了。
 
還能是誰?站在浴室門外的蒼透著性感,長袖睡衣鈕子全開,長褲亦貼合著修長的雙腿,一雙銳利的紫眸盯在翠山行近乎全裸、帶著濕意、如白玉般的身子上,真是令人噴血的畫面。
 
兩道視線就這樣凝結在空中,浮動著異樣曖昧的氣氛。
 
蒼淡淡道:「你可以繼續。」他只是來看美人出浴的。
 
在自己家裡,翠山行倒是很放得開。他取來一條大毛巾包裹著自己的身體,然後直勾勾地看著蒼,向他遞出了手。
 
有誰能拒絕這樣誘人的邀請?「那我就不客氣了。」
 
在瀰漫的薄薄水霧中,兩個身影互相交纏著,從浴室燃燒到床上。
 
 
 
情事過後,兩人依舊清醒著,在一張棉被裡不穿寸縷地貼著彼此。
 
「小翠。」
 
「嗯?」
 
「我愛你。」
 
翠山行不能說不錯愕。他跟蒼一起多年,從來沒有把這句話放在嘴邊。不是愛在心裡口難開,而是有些感情太長久,久到如相處多年家人一樣,感情早在心裡紮了根,以為根本不必開口說,誰知第一次聽到這句俗到不得了的話,竟然讓人有想流淚的衝動。
 
「我那天上白車的時候只想著,還沒有跟你說過這句話。」
 
那天的每一分每一秒,也實在太過刻骨銘心。蒼撫著他的臉,低頭吻去他的淚。
 
「你可以再說一次嗎?」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個奢求,能得到這句話,這一刻實在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說幾次都可以。」蒼貼近他的耳邊,又將那句俗套的話說了一遍。
 
翠山行破涕為笑,那笑容如雨後美麗彩虹,用柔和的聲線道:「I love you too.」
 
蒼也忍不住勾起薄唇笑了。翠山行不得不說,蒼瞇著眼笑起來的神態真有幾分像松鼠,不過應該是全世界最風流俊美的松鼠,又聽得那人在自己耳邊道:「我可以要求聽一百次嗎?」
 
掩不住臉色的紅霞,翠山行別過頭伸出拳頭輕捶他的胸膛,拳頭很快被蒼握在手裡,一個翻身把他壓在身下封住紅唇,繼續做那與love有關的事。
 
這個世界能有這麼一個人,遇見後就如同著了魔一樣喜歡,甚至會失去平常的冷靜,緊張得完全不像平日的自己,哪怕是早已相處多年的靈魂伴侶,也不能免俗。
 
沒仰天觀星 看星宿日記
無問獅子雙魚 前面有沒有驚喜
一早知 幾多風吹與飛
活著也很快樂 自尋到你
 
 
 
尾聲
 
「結果你還是提早回來了。」翠山行不無感嘆道。
 
「你還不是一樣。」說是要放三個月大假,最後也只縮減到一個半月左右。而翠山行跟他去完旅行後,不久也回醫院了。
 
翠山行心裡早就知道,蒼是一定會提早回來的。事實上他在家裡都是處理公事的多,尤其棄天帝這宗案子牽連太大,而他既是負責警官亦是第一手證人,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
 
翠山行停好車讓身旁的人下車,道:「小心點,我走了。」
 
「嗯。」交換著明瞭的眼神,蒼重回他多月未回的工作地點。
 
 
 
來到「重案組」部門前,蒼推開了深色大門。
 
從門內湧出熱烈的歡呼聲,每一張臉都是極熟悉的面孔堆著笑意,特別裝飾過的大廳透著濃烈的喜慶氣氛。
 
「歡迎蒼警官歸隊!!!」同僚們熱情地歡呼和歡迎他。
 
「謝謝。」也掩不住笑意,回到自己慣常的座位放下重要資料,又轉向另一角落,看著那沉默靜坐著,噙著一絲笑意的紅髮男子。
 
「赭杉軍,有你撐著這一片天,我很放心。」蒼向他伸出手掌。
 
「蒼,果然有無限的可能性。」赭杉軍爽朗地與他擊掌相慶,默契早已了然於心。
 
滿場是熱烈的掌聲和祝賀,以及上司御准的簡單派對。
 
<完>
 
 
 
後記:
拖了很久,總算完結了。很狗血很普通的結尾,辛苦各位看倌了,謝謝大家。
 
順便說說這篇文的源起,我住院閒著無聊看著那些年輕帥醫生在病房走來走去的,在想著到底是翠醫生好還是蒼醫生好,又想到穿著開襟白袍的小翠好萌啊!適逢那時看了港劇《潛行狙擊》Laughing哥臥底和黑道相關電影《竊聽風雲2》,最後決定讓蒼同學去玩無間道,全部加起來就變成這篇文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