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8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繽紛十一月

一)退隱

我是個游手好閒的雙失(偽),真爽,爽到我不想上正常的班了。終於可以每天隨心所欲地,想做什麼就什麼。我常告誡自己也不能太任性,比如一開電腦就知道自己停不了……所以有時還是要自律下。這個11月也算過得挺精采的,很充實,很美滿。

固定做的事不外乎那些:飲茶、吃東西、改簿、上網、看電視、交功課、健身(教練很有型!)、去美國冒險樂園(很好玩!)、路過買個六合彩、偶爾看個電影、去香港不同地方一遊之類。舒服啊,這樣的日子真舒服。爸爸常常擔心我不工作太久會疏懶而叫我去工作,其實我想說我從以前起一直都疏懶。有工作不代表什麼,現在也有工作啊。只是以前的我不夠勇氣和決心,現在我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去做一些我以前不敢或不願做的事情。在香港走走當旅遊也挺好的,地方熟悉,又沒有語言障礙,更可以陪著母親一同到處走,才知道往日的自己如果只為了工作過活多麼愚蠢。

活在自己的小村子裡很愉快,見的都是熟口熟面的傢伙,以前不打招呼的鄰居也相熟了起來,竟然交換起電話。去飲茶,伙記連問都不用問,就指引我們去什麼位,開什麼茶,那感覺多親切,還有連附近桌的老夫妻也認得了。

二)中山旅行

月中時,我和父母返大陸中山作短期旅行。因為爸媽以前就常去大陸短線,至今已經大半年沒去了,這次自然帶我一起。其實這些大陸短線還挺舒服的,因為多是耆英團,上了年紀不適合太辛苦的團。上車下車看風景吃東西住酒店,還好我們挑的團沒有強迫購物,而且有頗長的自由時間,行程也鬆動。有團友可能覺得掠水,不過我覺得這樣對我而言卻再好不過。在自由時間,我們去華麗的潤發超級市場(應該叫超級百貨)買東西,連Bra、褲子、唱片、書也會賣。其實也沒買什麼,就一點吃的和小紀念品。不過我覺得行超級市場這行為實在太Hongkong了。記得去年去日本時,落地第一站是超級市場,一群Hongkongers見到Supermarket馬上雙眼發光地瘋狂掃貨。

也說說食。吃了四餐,三餐打邊爐,一餐酒店早餐Buffet。我們仨和三對中年夫婦同桌打邊爐,四男五女,大家都是當爸媽的人,大家很守禮客氣,又不至於太疏離。第二天已經會閒話家常,真是大人世界。尤其最後一餐,算是最豐富的,剛好有啤嬸(無啤妹)sell支裝青島啤$10,席上四個男人都點了。其實,打邊爐喝啤酒真的是最夾和最爽的。飲酒要有下酒菜,但打邊爐這種比較粗豪的飲食方式又不適合飲什麼紅酒白酒白蘭地,一口熱騰騰的肉一口豪邁的啤酒才是吃火鍋,胃彷彿是無盡頭的,吃多少喝多少都可以。而我,只是在旁邊喝王老吉(RMB0.7!超值!)而已。

當身在異地,一團香港人真的無比親切,包括無限挑剔、嫌三嫌四,經常一上車就聽見前面的師奶群尖銳刻薄的粵語討論:「岩岩果餐真係不知所謂。菜又少、肉又濃……」我們仨對飲食要求不高,基本上覺得還過得去,旨在看看風景,在異地走動,飲飲食食走走。

三)喜宴

她是我學日文的同學,相識有十年了吧,頗特別的朋友,曾經每週學日文後一起到處覓食,逛漫畫店,蒲網吧,可以說什麼都聊。後來我出來工作後就沒學日文,她也跟著不學,把老師氣壞了。其實我們當時已學得很hea了(有認真過嗎?)……後來我們隔一段時間會聯絡,有FB就靠FB了。她今年結婚我是年初就知道了,原本她邀請我做姊妹,我答應了後來又拒絕了。她也無所謂,只請我去飲宴,卻忘了給我喜帖。

媽媽說,沒有喜帖不能去飲宴,也不能自己開口去要。我有點困擾,我知道她真的很忙,工作忙而且結婚還有很多事要煩惱,我不想增添她的煩惱。如果我真的沒有飲她那餐,我會覺得遺憾,畢竟和她也真的算「朋友」。這種事一生人一次(斷估也不想有第二次),有沒有留下照片或以後記不記得我無所謂,至少我不後悔。若不飲她那餐,將來我結婚也沒臉請她。

一直到飲宴前一天,我還是沒有收到她的喜帖,本來已經打算不去了,沒朋友就沒朋友吧。主果然是慈愛的,就在那天下午她打給我,說要給我喜帖,麻煩我出來接一下。我真是高興極了,歡歡喜喜地去接,翌日兩人一起去飲宴。我之前已說過會帶著媽媽一起去,兩位人情雙份而已,看看同年齡的她怎麼走進人生的新階段,正式離開大埔這個小村落。

很幸運也是很恰當的,她把我編進一桌宅男的酒席。全席大都是年紀跟我差不多或大一些的男性,離不開80後,70後應該也有,一個帶女朋友一個濃妝女孩,連我和我媽就四個女士。他們都是從網路結識、同一個Online遊戲裡一起作戰然後網聚的好友。一團男生說話就很隨意,加上是年輕人都沒啥顧忌。情況就有點像我在台灣與WoW他們的相見,他們明明是飲宴,實際上就一個在婚宴中舉行的網聚。在這席中我和我媽都很自在,我習慣了應對同年紀的人(我媽:一群小孩)也有人主動打聽我是誰,我就直說。至於我為什麼帶著媽媽,沒人會問,也許我們從前就是熟到連父母都親厚吧。其實我媽最怕坐在有男方或女方親戚的酒席,因為我們是有點莫名其妙的人,古板長輩未必受得了。

坐這桌很歡樂啊,聊的話題都是年輕人的。席上有一個非常帥的小哥,臉蛋可媲美明星,比我高一個頭,聽說真的當Model,他基本上是這桌的主角,帶起許多話題。他連上菜阿嬸都調戲(其實阿嬸很高興)。那時正流行著《那些年》,他們有以下對話:「你的左手還有別的用處吧。」「我用右手的。」說葷話總是鬧得滿場大笑。拍照的時候,他也會做些趣怪的動作,焦點想不是他都難。那個濃妝女孩一直在故意撩撥這英俊小哥,但他又沒啥反應。這場戲真是精采啊。

----------------------------------------

最後

基本上我是用感性來思考的人,理性是什麼,能吃嗎?因為個性比較極端,理性變成了我的現實主義。我路過商店偶爾看到有一點點想要的東西,看到價錢就會馬上放棄。
媽說:你用不著這麼慳吧!!!
我說:(低頭)買回家通常就不想要了……

我對一向潮流事物沒什麼興趣。那些I字頭的東西,了不起的發明,不過要花掉薪水的一截去買,毫不值得,我也不捨得。

我覺得最好的地方就是家裡,有時出一次街,都覺得沾了俗塵,失了清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