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十二月碎碎唸 (年終總結)

Leon演唱會

12月初趁閒著和媽媽去看了Leon演唱會。不為什麼,曾經也喜歡,看看也無妨,反正坐山頂看電視屏幕感受氣氛而已。太久沒看演唱會,和萬多人一起看的環境很不一樣。燈全熄了,只有螢光棒揮舞的光芒,其實遮掩了個別的空座位。Leon唱歌並不特別吸引我,挺不錯,過得去,就這樣。去看演唱會有時並不志在聽歌,就看著那平日只有報紙電影電視裡光芒四射的人真身出現,會說會笑會動,可以和全場的粉絲一起叫一起喊,就覺得特別吸引,特別迷人,情緒也是特別的高昂。

當Leon開始談參加新秀時認識的「青梅竹馬」,我已經感覺這嘉賓應該很特別,應該是認識的。結果一出來是許志安,我還真是跟旁邊左右的人一起尖叫了。其實我對許志安的興趣比Leon更大……我旁邊的人還在他們唱歌時狂叫Sammi(其實我也想叫)。許志安說:「其實我喜歡聽Leon說話多於Leon唱歌。」其實我也是,他們在台上抱抱很多次,還挺感人的。

當晚有一段時間黎明突然大談政治,說到喜歡香港,覺得特首已做得很好,然後屏幕突影影著台下的曾蔭權和夫人,特首笑了笑。原來有幸和特首欣賞同場演唱會啊。還沒見過特首本人呢。後來唱什麼演什麼,我已不太記得了。只記得李思捷過場時扮四大天王扮得超級像。原來我之後一晚那場,劉德華有去看啊,啊啊啊,劉德華你上台做嘉賓更好。

後來看報紙,有記者在演唱會後訪問許志安和Leon交情是不是那麼好,一般都只知道BigFour。許志安說:「Leon是好友,BigFour是兄弟。」
與許志安無關,兄弟、好友,這兩個詞語在腐女心中真是可圈可點啊。


----------我是可愛的分隔線----------


重上教壇,感覺是懷念而滿足的。教低年級比較無奈,因為只有我說廢話時他們才有精神,他們對筆記上的東西沒有半點興趣。至於某人說很難教的另一班高年級,我反而教得舒暢自在。他們整堂都是全神貫注地聽我說,專心地抄筆記,偶爾皺著眉頭思考的樣子,我真是愈講愈起勁。我實在不會講笑話,也不屑,不喜歡我的過主吧。我還是那句,無論1個、10個、還是100個,我的原則都不會變。本來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下一期的人數會減少很多,我是無所謂,老闆如有不滿你自己想辦法。不過,很感謝主,第二期的人數不跌反升,升的數字我還挺意外的,幾個耶。其實升跌的原因未必與我有直接關係,不過老闆眼裡只看到數字而已。所以我就繼續幹下去吧。

稍微回到工作,雖然未到全情投入,也不想馬虎了事,Tecahing本身是美妙的,講台下小孩的專注就是對我的肯定。這份工最難頂的不是工作內容,是人事。從以前到現在,我和他們都是格格不入的。他們生活在一種追逐中上流級別的消費和享受,賺的錢未必多,有的本身就富貴打風流工,也有人捉襟見肘,不過買個i-phone、i-pad是必要的。於是我和他們沒有話題。若談工作,我又是個一板一眼不喜變通的人,偷雞摸狗的事我幫你隱暪已是仁至義盡,向上級報告缺失就是打小報告、篤背脊。反正我怎麼做都不對。行得正企得正又怕咩比我篤呢?基本上我擺出來的態度就是這樣,有人說我倨傲擺架子,也有人說只懂擦老闆鞋,於是我繼續當我的孤獨精,少來煩我更好。

回絕了今年的年夜飯,這算是我每年例行參與的活動。原因是我不想弄得太夜,第二天剛好又有覆診花紅利是什麼的無所謂,自上週跟他們開過聖誕派對後,我更發現我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比空氣更稀薄,所以不去更好,他們大概會想,少個人抽獎自己多個機會啊。我不會說人性黑暗什麼,只能慨嘆,要生存,什麼都要忍耐著,視而不見,用媽媽的話說:化。

---------我是超級可愛的分隔線---------

今年聖誕是過得挺精彩的,看燈飾逛商場買禮物。寫了有十張聖誕卡吧,有收到的人說:噢,寄電子賀卡不是更方便嗎?現在的電子賀卡款式很多,千變萬化還有動畫,而且更環保……我苦笑,手寫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就當我是從傳統裡走出來的人吧。即使我收到電子賀卡,看了一次後,翻閱第二次的機會近乎零。雖然我送出去的卡也可能沒人翻閱第二次,不過我想做就做了。

聖誕節受節日氣氛影響,心血來潮忍不住買禮物給我常去的中心和學生。雖然沒人叫我這麼做,錢自己出,但我覺得快樂和滿足就夠了。細想之下,送禮物本身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太cheap的送來沒意義,太昂貴的我負擔不起,要送得恰到好處,又能討人歡心,實乃一大學問。第一次挑了大路的金莎,反應不錯,不過太庸俗了。第二次挑了一些懶高檔的巧克力雜錦,竟有孩子雙眼放光說:「是瑞士蓮耶!」然後高高興興地吃掉了。孩子真是識貨,其實我還沒試過瑞士蓮是怎樣的。雖然花了幾百元,不過整體效果還是不錯的。然後又忽發奇想,等我再有錢點,買agnes.b朱古力給你們吃。

聖誕期間去了一次九龍塘又一城,有種很奇妙的感覺。大概有四年沒去吧,City畢業後就沒去過了。在我眼中的又一城竟然不再那麼華麗奪目、遙不可及,也不再覺得那些一間間名貴商店的招牌耀眼了。不過是個地產霸權下的高級商場,跟新城市、朗豪坊差不多,頂多比我們鄉下地區的超級城高級。因為今時不同往日,,我已經逛得起那些商店,抬頭挺胸走進去摸裡面的東西,還能講幾句國語扮自由行,已經「升呢」了。

意外的是,我對又一城卻是熟悉得連自己也無法相信。火車站、地鐵站第幾卡下車,如何走天橋、巴士站、每座電梯、廁所的位置、每層賣什麼、有什麼餐廳商店,我竟是瞭如指掌,就像是我身體裡刻印的記憶裡,原來我從未忘記。我曾經每一天每一天走過無數次的路,並不如我想像中的一片模糊。

這幾年我一直想不起我的大學生活是怎樣的,就是記憶中某個軌道的斷裂,一片模糊,遠不如WoW、耽美甚至遊戲來得清晰。每天上課下課吃東西放假等畢業,同學和朋友……沒有,除了做Project的夥伴,我一直都是獨來獨往的。有人說大學五件事:住Hall、上莊、拍拖、做兼職、走堂。我只有最後兩樣有做,別人大學生活那些繽紛與色彩,我一樣都沒有。大學三年,我連一張與大學有關的照片都沒有,不是沒留,是根本沒拍過。唯一算有的,是畢業禮時媽媽和親戚來學校拍了幾張畢業照片。我的Degree是Hea回來的,求畢業而已,老師上課講什麼,我也沒在意,甚至我現在的工作與我的本科毫無關係,我也不想從事與我本科有關的工作。

香港的大學本身就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簡直是「學店」,有錢就來讀吧!想來我反而更喜歡CPU那種管得嚴實的,或YY2的放縱中順應自然、亂中有序的規律(不愧是道教),完全無王管的,我反而承受不了。因為讀大學時背負著一屁股的債務,我可謂讀得毫無樂趣。除了想快點順利畢業賺錢還債外,別無所求。原來就這樣無聲無息地過去三年等到了畢業,又轉入了一個名叫「社會」更不可思議的世界。到現在又過去四年,我還是當初那個年少輕狂的我。

靈魂是一樣的,我確定。想法、行為、做法因應時勢不同了,眼界也開闊了不少。如果有機會,我也想重新走進校園,享受真真正正的校園生活,香港的「學店」,還是再考慮一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