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六月波瀾

事件一 我是透明人/孭鑊人
不知道為什麼,我經常被當成透明人。我說的話自然是廢的,我說十句比不上別人說一句,我循正規途徑做事,然後老兄可以一句「E的東西不重要,可以不理」就無視我的存在。其實我不難過,一點也不,我後來知道這故事笑到快肚子痛,終於畫公仔畫出腸了,原來我是路人甲,也許連路人甲都不如。
某人的東西遲交了不認,說日期有誤,上次Take minutes的人Take錯了所以是那人的問題。那人就是我。

事件二 梨花小姐
話說某人的東西作錯了,粗疏得離譜,明知開會時就要拿出來討論,當事人一臉委屈,滑下幾顆淚珠,抽抽噎噎,楚楚可憐地泣訴她花了多少心血,為何不懂欣賞還如此指責她,怎不叫男人憐惜心疼,恨起那無事生非的人(與我脫不了關係)。原來,女人對女人的眼淚是完全沒有感覺的。當時我只想到兩個字:做戲,還有「博同情」,如果有個孩子在我面前哭,我反而可能有些感覺,心疼地呵惜一下。這場戲演得好,因為達到了目的,她沒有受到呵責。我們事後聊起,難怪古代有梨花帶雨這個成語,男人真的敵不過眼淚。
後話:天后晚上向皇上申冤--「某二人過橋抽板。」好笑,橋頭橋尾在哪裡,我怎不知道?你自己要跳下水的,拜託編故事也用點大腦。

事件三 重聚
某天約了個舊學生吃飯,看他在大學過得很好實在快慰。他湊巧問起我們的事:「哦,你們同期,那你和F交情一定很好吧?」我那時楞了一下。我不知道該說真話還是假話。然後我選擇了自己的良心,搖了搖頭。能少說一個謊便少說一個吧。他當然馬上追問為什麼。我只答一句,「道不同不相為謀。如果你不是與我這麼熟,又脫離了這圈子,我不會這麼回答。你試試看再問一次剛那問題。」
他:你和F交情一定很好吧? 我:(微笑)當然,一起共事多年,常常合作。
他當時那表情有點愕然,也慢慢理解。唉,其實我也很討厭虛偽。和他聊了很多很久,他便說起自己最愛的明星偶像等,沉淪到不行,我提醒他有沉溺也是正常的,我也有。他又追問是什麼是什麼,我不答,他在那邊猜了一堆:偶像?明星?漫畫?電影?愛情小說?輕小說?BL?
我沉默地呆住了……表情洩了底,顯然我道行還不夠高深。他當然很得意,自己如何了解日本文化,尤其在我承認了自己是宅女後。後來我想到,其實BL只是其中一樣。真正消磨了這幾年空虛,大概是WoW。感恩,我戒毒了。

做了一點意見調查  諮詢對我們的意見,得出三大意見:悶、亂、吹水。哈,其實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以上三項,我完完全全地同意。常常把他們把弱智耍,同一件貨品換湯不換藥地騙他買十次,雖然還是有人會買,其實換十次湯也挺累的。


主菜:東莞之旅
~旅行前~
我問她 >///<「旅行時,妳…妳願意跟我同房間嗎?我不想跟她或她……」(像在求愛)
她一口答應,她說她也不想跟她或她一間房,怕午夜睡著會發生不明事件。(me2)
她說:「其實我打算去坐監,除了吃喝我不想參與任何活動。」所見略同。於是我們說好,屆時我們各帶一本書在酒店房間內消磨吧。
她開玩笑說:「我還怕可能會被丟在鄉郊路邊呢!幸好我早有預備,在哪裡打的士回來我也不怕。」其實我也有這種擔心,我不想私隱暴露人前,若我有什麼奇怪的生活習慣,大概很快就會傳遍全公司。比如我的不雅睡覺照片可能會登上某人的面書呢。無聊麼?他們就是這麼無聊。我從來都是別人的眼中釘,連省點錢也可以被冠上「師奶」的稱號(其實我不討厭這稱呼,可惜背後有惡意)。

~正文~
經過這次之後,說我們沒有奸情也沒人相信。總是如此,凡有比較和我要好一點的人,似乎都免不了一場禍。一場爭土地的禍。為何他們心胸這麼狹窄,容不下一些比他們更厲害更優秀的人,只怕自己所得有分毫減少,甚或給你一堆工作。大哥,大姐,你出多少糧,我出多少糧,為什麼我做得比你多呢?為什麼這裡最忙碌的常常是新人呢?對於那位天后。對此,S只說了一句:「下一站,炮台山。」我笑到倒地。論學歷,她才是最強,2MA外加周遊列國,讀萬卷書亦行萬里路。

東莞之行,我和她同進同出,晚上住同一房間,促膝談心,形影不離,連換衣服都不必遮了,你有的我也有,有啥好看。我從來不是那麼害羞的 >///<。若真的有個假如,我們是一對男女,應該進展神速,回來就談婚論嫁了。(想像力太豐富=_=)有許多事情,大家有了共識,心照了,也不必多說什麼。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在公司又獲得新稱號:斷背。(成就又增加了!!!)

有些我以為會藏在心中的秘密,居然平平淡淡地說了出來。其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就公司裡一些陰暗的是非。我不想她受害,我寧願把我血淋淋的經驗告訴她,至少希望她有個防範,必要時大家並肩作戰。莫信直中直,須防人不仁。她也給了我許多信心,實力是最好的武器。其實什麼都不怕,若是皇上堅持昏庸無為,我們一同退隱山林也未嘗不可。反正我從來沒有打算在這行大紅大紫。You know 我實在是個低調的人,我從來都不想出鏡,只是無奈。沒有這條路,我還有許多別的路可以走。

進來一年的Busy小姐終於找到邊站了,天王天后都挺她,她有幸和天后共處一室,共枕一床,這是多大的榮幸、多少人夢寐以求啊。對於這份榮幸,我和S避之則吉。我們異口同聲說,千萬不要讓我和天后一室,不然新仇舊怨加起來,搞不好半夜打起架來。我和 S笑談,比如他們跑光了剩下我們在荒山野嶺,恐怕我一點都不意外。然後他們對皇上說:「E和S受不了這,先回去了。」從前永不相見,真是無懈可擊。一個小小的玩笑而已,玩不起嗎?

沿途有一些雜事。
金夫人的出現。聞名許久,首次見面,她應該是這團人中真真正正和老公來旅遊的人。金夫人給我的感覺甚好,檔次高一點的太太,又相當的平易近人,可能我和她的女兒差不多大吧。老闆娘的感覺太高貴了,高攀不起,無話可談。我隨口問她:「你猜猜我幾歲?」,結果是我目瞪口呆。她相當自信地說出了正確的答案。「你……你怎麼知道?」甘夫人和我們毫無關聯,初次見面,不可能早知道。甘夫人笑說:「看你樣貌談吐就知道了。」呃……果然是經驗老到的夫人,真不能看輕上了年紀的女子。後來我們坐車回深圳,司機繞錯了路,幸有金夫人指點(竟然比司機還熟),我們順利又提早回去了。原來她以前經常往返深港工作。隱蔽的世外武林高手,應當就是如此,崇拜不已。

兩次在酒店吃自助晚餐及早餐。拿刺身時,一個帥哥把幾片剛切好的三文魚片放上來,比擺在碟上的更新鮮。早上要奄列時,又有一個帥哥為我精心挑配料,服務親切,讓我深深體會到公主級享受。後來,我用自問流利的國語向一個女侍應拿餐具,女侍應臉色一沉,用流利的粵語說:「去果邊問啦!」好像在暗示我不要用蹩腳的普通話跟她說話,她可是懂粵語的。我想,她一定是妒忌我年輕貌美又有錢享受。

這次,我要堅持下去。不妥協,不忍讓,讓人知道我也是個狠角色。哈哈哈。
我已經決定和她共同進退。我不想重蹈覆轍。不管結果如何,我不會後悔。


生活札記:
(1)上週和親戚吃飯,叔叔叮嚀我,要「睇住」堂妹(他女兒)啊,言下之意是照顧、罩著她。我說好呀。其實就算他沒有這麼說,我也會這麼做,堂妹乖巧懂事,但年方十多歲,一個這樣年紀的女生要在這城市裡活得開心快樂並不容易,尤其她的物質環境並不豐裕。想疼惜她,不讓她的路這麼難走,至少不要像我一樣。雖然我不至於走錯了路,但是中間繞的許多圈圈,原本是可以省略的,也只怪我是個路癡。

(2)看了16/6張偉文演唱會,愈來愈明白始終是不同的世代,不能說不好看,而是共鳴感有差。看五月天我們一群80後90後站起來又唱又跳又叫,我們在優渥的社會中,可是依舊被束縛著,很少人有勇氣站出來說不,在大人眼中我們永遠只是一群孩子。我不介意當孩子,那就不要叫我去賺錢結婚生仔云云。相反,張偉文才是「大人」的世代,在艱苦的環境中拼搏,聽著無數高雅而透著殘酷現實與夢想理想交織的樂曲,是我們這些小孩不易理解的,席上的觀眾都是上了年紀的夫婦、老人家,不會大喊大叫,連螢光棒也沒有,每唱完一曲,只會安靜地拍掌支持。五月天是動態的夢想派對,而張偉文是靜態的音樂饗宴。

(3) 公司裡又是一番風雲變色。某個離開了一年的人又回來,最有趣的是boss沒什麼猶豫就接納了他。未嘗不是好事。上次回去,我們那邊就是一群年輕人在一起工作,男男女女有說有笑,沒有了那些波譎雲詭。全都是新人,又充滿活力,好久沒見過這樣充滿生氣的辦公室了。然而,我站在這堆人裡面,我居然是年紀最大的。(淚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