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雜七亂八的碎碎唸

和S感情愈來愈好。該知道的她都知道了,那我也不必再掩飾,明人面前不說暗話,既然大家是同路上的人,我也很乾脆地放出我知道的全部事情,以及我許多真實的感受。以前真沒想過,這些感受可以直率地表達出來。我是不是該脫下那層羊皮呢?(羊在哪?)我說,反正不論我作什麼都沒人理會沒人欣賞,還會有人不斷批評我哪裡作得不好,因為我本身就是個壞角色。她說,哈,那我們是同道中人。她打了個比喻,如果J是個邪惡女魔頭,現在她倒了,公主一行人正歡天喜地慶祝,其實還有我倆哼、哈二將這些餘孽繼續助紂為虐、作威作福。演壞人,真爽!

其實我開始懷疑S的身分。她跟我這麼投緣,興趣近似,搞不好她和我可能是同一類人。我是說~喜歡那個~因為她提到懂得cut片和上subtitle。會研究這種東西,一定有些古怪的興趣……大概是我想多了。

看了鄭伊健演唱會,太萌了太萌了~(音:萌好像不是這樣用的)
沒辦法,隨著年紀增長,心境開始慢慢改變,對於男仕的欣賞已經晉升到另一層次。年紀愈大的愈有味道,年紀輕的也別有一番情趣,我現在看著比我小幾歲的男孩子,總覺得特別地可愛,看著他們在熟與不熟之間,不就是我手中的玩物嗎?香港適婚女性比例多於男性,我覺得姐弟戀將來一定會成為風潮,條件不錯的男孩應該一早被「馬實」了。除了本土貨色,我們女性同胞也可以北望神州,在祖國大地中尋覓一個鐵血男兒吧,畢竟國內男女比例也是極度失衡。

相對地,我開始厭惡二十出頭,或廿多歲的女孩子。我討厭她們比我年輕,比我漂亮,比我造作,比我……(x 100)沒辦法,真的到了這個年紀,方明白「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也好,從少女變成熟女,我不討厭這個蛻變的過程,反正我們很快就會從「阿妹」變成「阿姐」再變成「阿嬸」、「阿婆」了,但我想永遠只做「阿妹」。

現在的我開始瘋狂懷念九十年代、千禧初的事物。新的東西我都不懂,我的記憶彷彿已經定格在那裡,不會再前進了。再新鮮再有趣的東西,也比不上從前。(巨蟹座的瘋狂戀舊情結出現!)只有那個屬於我們的共同世代,才能觸發我的感覺和激情。

鄭伊健的歌我不算熟,但演唱會上的歌我幾乎每一首都有印象,都是似曾相識的經典。聽情歌自然冧爆。如果說黎明是英俊但高貴不可方物的王子,鄭伊健就是那騎著棕色馬,走到你面前邀請你上馬的陽光騎士。聽《風雲》就想念那獨特的武俠世界,帥到爆的郭富城,聽《極速》特別勾起在台灣的一些回憶。在K房裡,奧仙把Mic遞給我,說沒聽過真正的廣東話,請我唱《極速》。後來他們也有唱,模仿得極似的廣東話,擺明是一字音一字音背下來的,但相當令人佩服,聽起來只是不太標準的廣東話,不會知道他其實完全不懂。

太多、太多莫名其妙的事情了。其實我有點相信,今年真的是末日。這末日既是天災,也是人禍,兩者是相輔相乘的。我常常有種幻想,不知哪一天我們真的會活得像電影裡、漫畫裡的未來世界一樣,更好或更壞,尤其是那種地球毀滅了又重生的世界。顯然看太多動漫不科學的東西還是會被洗腦的。


     *        *        *

挺喜歡看《愛.回家》,裡面的情節頗真實。真實到應該是許多人的親身經歷再寫下來。
和以前那些歌頌倫理親情的處境劇有所不同,故事環繞家庭、律師樓辦公室、古物店三大場景,三代同堂的家庭,古板固執的爺爺,開明的中年夫妻、八十後兒女2名,辦公室牛鬼蛇神一堆,劇中的辦公室雖然常有紛爭打鬧,其實還算挺和諧的,明顯美化過的。有一集說他們夾計想弄走一個女同事,結果失敗了,因為他們後來了解那同事的好。辦公室就像一個動物園,有老虎獅子,也有綿羊猴子,牠們都有自己的生存價值,以維持公司裡微妙的生態平衡。

挺準確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