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I am what I am

 以上,只是幻想。送走這些孩子,等同一年幾近總結,然後又開始準備新的一年。新一年等同重新洗牌,是另一場戰爭的序幕。
亂七八糟地來寫些東西。
 
要說本月最大的成就,竊以為是某天早上7點爬起床去文娛中心排隊買演唱會門票。買到了,真爽!那真像一個熱鬧的盛會,我以為自己已經夠早了,顯然我天真了,我到達的時候前面已排了30個。由於有長達數小時的排隊感情,與前面後面的也彷彿成了無形的朋友。惟有前面幾位太太一直抱怨有什麼好看的,不過是女兒喜歡才來幫女兒買。當真不喜歡就不要來掃人家興吧。因為人很多,反而不會覺得難熬,玩一會手機雜誌都沒看完隊伍已經行進了。買到了,花錢了,如此心甘命抵。
 
人的緣分有時也是很奇妙。某天心血來潮走到漫畫店,一進去我訝異了,望著那個久違十年的人,她也是久違地望著我,我們彼此認出了。其實我是一個普通的客人,她也是。我們住得不遠,聯絡方式是有,卻從沒想過要約出來見面什麼的,沒有那種交情,也沒有理由。只是剛好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碰上了,就重遇了。可能慢一分鐘,或者十秒,我們都會擦身而過,沒有碰見,但碰見了就是緣份。我們很高興地彼此相認了,她說我有些東西遺留在她那邊,她熱情地邀約我到她家拿,順便聊聊,於是我就跟人家回家了。其實我們沒什麼特別的交情,不過說到相識也不過是她曾在漫畫店打工,我曾是那漫畫店的常客,見多了就識了。挺喜歡她的個性,直率熱情,大剌剌的,愛憎分明,對你好就會完全信任你。儘管我和她個性並不是完全相合,但是和她相處不用半點掩飾,很舒服。
 
機緣巧合,某一年我們一起在書展為某攤位工作,早上八點出門晚上十二時歸家,我和她住得近,於是七日七夜同出同入往返會展,吃喝都一起,每天分離時間不到九小時。比起金錢,其實算是做自己喜歡的事,難得的工作。最難忘的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遺失了手袋,身分証銀包鎖匙都不見了,還要問她借錢回家,如此難忘的經歷,我此生都記得。那昏天暗地的七日之後,我們就再沒見過面了,直到這天。重遇是興奮的,但也不代表我們會延續下去,這一天歡天喜地重聚,就像兩條交錯過後的平行線,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軌道,誰也不會主動再約對方。
 
年紀愈長,愈討厭年輕女孩,這近乎是一種天性。以前從未有年華老去的感慨,可是當我發現自己是老闆行政以外第二老的人,無法不妒忌那些年輕的小伙子,然後翻看自己過往的日子,有一種叫作懊悔的情緒在滋長。哼,想當年啊……那些回不去的從前啊。當我愈來愈老練時,也愈來愈懷緬那個曾經天真莽撞的自己。稱不上恨,畢竟沒有過去,哪能成就今日的我。現在我也挺風光啊(在自己家裡)……哈哈哈。

       *       *       *

你相不相信有這樣的巧合?
我和某人表面沒事,實際上互看不順眼。她要寄某封信,信件內容與我有關。她還很高調地在老闆面前揚起信件說:我去寄這封信了。然後,這封信寄失了,搞出一鑊泡。目前還不知如何收拾。
經我手寄出的信,沒千封也有數百封,幾乎從未寄失過,頂多是打回頭。唯獨是這封重要的信,就寄丟了。我不能不懷疑,這根本是局,那封信的內容還在某人的抽屜底。我也不想那麼多疑,我現在挺後悔當時沒有問她拿那封信來看,確定地址姓名沒有寫錯,還有內容正確,最好我跳出來說:「不用勞煩你了,我順路不如我去寄。」就萬無一失。這樣就算寄失,我承認責任也心甘情願了。現在回想,她當時揚起信件的動作,未免是「此地無銀」的心虛。
為此,我將會失去一個朋友。朋友就是這件事的源頭,當時她找我做這個job,我也曾擔心會影響我們的關係,畢竟一牽涉公事太多變數。當時她可謂哀求了,我頂著挨義氣三個字幹了。本來12月完成時以為皆大歡喜,誰知好戲在後頭,現在她沒有主動找我了,而事情還沒有解決。可以預想,就算事情解決,我們也回不去從前了。慨嘆,也許我要在頭上掛起「沒朋友」三個字了。

          *       *       *
 
小事一則:
(收到不明電話)
問:你好,我們是XX大學正在做一個關於OOOO的民意調查……(解釋30秒)……請問有沒有超過十八歲的成人呢?
偶:沒有。
問:…… 謝謝你。
真感謝我擁有一把孩子聲。
我爸常說:「你教書?你也是細路而已。小朋友教小朋友。」
偶:「對啊對啊,千萬不要拿『大人』的事來煩我。」
我才不要做「大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