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七月的精彩

七月的精彩啊,亮點在看了兩次E神Concert吧。我不是他的瘋狂粉絲,只不過是湊巧買了票,老闆又給我票,基於不想浪費的緣故,所以才看了又看。很難形容那樣的感受,一種時代的共鳴感吧,我們聽著他的歌長大,一起哼,一起唱,一起感動,一起難過,就像七八十年代的譚、張、許等人,聽那個時代粵語流行曲的人現在大多已中年或老年,他們很難明白我們這些年輕的傢伙愛聽那些亂七八糟的流行曲。只是聽著,已經覺得很舒服,很自在了。

月中參加了一場白事,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參與的白事。第一次是一麻麻走,沒記錯大概是10歲左右吧,我還記得叔伯十分動容哀傷,我們圍繞著她的靈柩走了好幾圈,那時許多事情我還不清楚,不懂,不記得。後來我知道是因為大麻麻於他們有照料之恩。至於這十幾年來不是沒有過認識的人/親戚離開,關係不太親.也沒有參與,於是我不痛不癢。

這一次,我長大了,跟著Boss走進她的靈堂,照片中的她笑得依舊很燦爛。來來往往很多人來祭奠她。她走得很突然,沒什麼預警,其實我還和她訊息約好了之後再見面,但是沒想到,再見,竟在這裡。原來生命是如此脆弱,有時只在一瞬間。我不會忘記,她曾教我許多事情,尤其是許多待人處世之道,她說過:「當你在一間公司工作,沒人會當你是小孩子照顧你。」也就是食自己,不要倚靠人,真理。儘管我和她曾有過隙縫,但到了近年交情算是非常好,她也是個大方敢言的人,所以到後來有什麼我也不怕跟她直言,她也很體諒遷就著我,尤其在我生病以後,可以說得到不少關照。我敢說,若不是她,可能我已不會留在這公司,因為恨我走的人多的是。現在替代她那位,簡直及不上她的萬分之一。

參加了兩次特別會議,第一次是年度情況簡報會,有大粒坐鎮觀賞;第二次是與另一公司開會檢討發展中計劃。兩次表現算不俗吧,幫老闆爭回一些分數,前者得到大粒賞一句「Good job」;後者我獨擔大旗與兩個大人對話,老闆姍姍來遲,和大粒客套寒暄一番,算是任務完成。想想我在這公司地位應該很牢固吧。事後有段插曲,已與這兩次關係不大,只與自己人關係。事緣他們託我尋找與我們相鄰的某人,因某人電話有誤,這本來不是我的工作範圍之內我大可以不管,我看與對方關係不錯就好心幫忙聯絡,誰知當我找某人時只聯絡上其同事,可惜那同事與我不咬弦,向他要個電話他問了我十幾個問題審犯似的,好像我來詐騙的。聽說我正在幫你們的忙,雖然我知道,沒人會感激,除了拜託我的人。我不是不知,明玩野!

繼續寫各種小事,前兩個月好像已寫過,不斷挑剔某人交來的東西不好,有問題,某人的東西是我跟,他的東西有問題好像等於我也有問題。BOSS再三叫我告知某人,我照樣擺爛不管,於是BOSS只好親自告知某人,某人向我致歉怕我是不是默默承受什麼或客氣不願告訴他等。以上全都不對。我不知會不會有一天直接對著老闆說:「你叫負責批評那位自己做十份出來,我看看是不是那麼完美無暇!如果他真那麼了不起,那給他做,以後連請某人的錢都可以省回了!」某人的東西雖不能說完美,也沒有多大問題,你硬要用官方的標準挑毛病,他有那種本事應該去官方做吧。不夠深不夠深?你以為現在的孩子有多聰明啊!如果他們那麼聰明,就不用來找我們了吧。整深D整深D難倒他然後他知道自己不行就會繼續交錢了。這到底是什麼理論。大爺,你學歷高又聰明一看就懂了覺得簡單,那是你了不起啊。孩子是用來呵護,讓他們茁壯成長,而不是在他們面前放一堆路障讓他們跌得四腳朝天再跟他說我是救主來吧孩子。我?我只是個沒啥尊嚴的便宜勞工,在教室裡尚餘一點面子。

七月臨近尾聲,回鄉一趟為祖母賀壽。發生了烏龍搞笑事件,到了大陸關口,我姐回鄉証過期,被丟回香港,我們繼續北上,此事恐怕會成為笑柄很久呢,而我對著每一位親戚都要解釋一次為什麼我姐沒回來。嗚~回鄉基本上是挺快樂的,吃喝玩樂,高談闊論各種家庭大小事兒女經,而我只是個小孩。特別的是,這次剛好和表叔一起走,他跟我爸兩個大喇叭的聲音吵得整個火車車卡都聽得見,真同情無辜的乘客。順便得知一消息,與我同年出生同名字的表妹,九月出閣,請飲。記得我們小時候曾經很熟,不過現在有十多年沒見了吧。表叔問,「我和你爸你伯父叔父這麼熟,為什麼我們的子女卻不熟也不來往,這樣再隔幾代,我們的後代即使遇見了不就成了陌路人嗎?」偶說,「沒有機會相熟,也沒辦法呢。」實際上,我當然知道緣故,不過說穿了也不好聽。表叔和我叔伯父親是一起長大,一起來香港過活,一起住一起挨,差不多時間娶妻,差不多時間生兒育女,找樓、打工等等,那是你們一起挨過的日子,感情好不在話下。可是你們的子女,也就是我們,根本沒機會,也沒有意識去來往,反正我們有各自的人際圈子,各自的生活,不來往也沒相干,我許多的表兄弟姐妹,很多也是知道名字,見過一兩次,現在見面也未必認得出來的。至於後代如何,那更不是我關心的事。時代變了,就是這樣簡單。

大陸回來後不久,小病一場,尚待痊癒。祈禱。

本來計劃媽媽生日時去海浪公園,不過那天我要工作,結果又泡湯,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