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團團圓圓過九月

上旬一堆瑣事,來來去去還是那些。總結就是公司快倒了,爽。反正再發生什麼事情我也不會覺得奇怪的。明明由我負責的人,突然有人發信給他叫做這做那,那人來問我,然後我全不知情,那人只好去煩boss,其實boss也不知情,boss再來問我,其實我什麼也不知。兜禿轉轉,丟臉的是你不是我。
 
中旬才是正事,一群親戚組成「飲宴團」,從內地遠道而來,只為飲我那同名但不同姓的表妹的喜宴。其實他們和表妹也不熟,不過因為從來未試過香港的飲宴,大家都有興趣就組團來了。
 
說起來這表妹和我只差幾個月。大人說那時可有趣了,1985年三個兄弟、表兄弟的太太同時有喜,我第一個出世,最大。相傳表叔在我出世後覺得我的名字甚好聽,於是就替他女兒改了一樣的名字,反正姓氏不同。我和表妹的緣分只限於十歲之前。小時候,我爸媽和表叔表嫂那邊來往甚密,除了每年拜年聚會之外,還會偶爾約出來搓麻將飲茶之類。後來,拜年那家親戚的主人去世了,沒有再去拜年,我們這些孩子也長大了,沒有任何聚會了。除了真的很偶爾地,街上遇到過。不過以我的認人能力,大概是撞到正也不認得那種。所以這次聚會,除了飲宴,也是一次難得的家族聚會,更別說內地來的一團親戚也是這個目的。
 
打頭陣的是姑媽。她先後寄住在我家和叔叔家,她的入住更像「家訪」,探聽我們的生活。偏偏我是又是個隱私狂,基本上問什麼都不太回應或跟你打哈哈。一件事情只要讓她知道,很快就會傳遍廣州了。後來還有各種叔叔、伯伯來住,每晚都是吃豐富的大餐,包括去黃金海岸三勝村飽嚐海鮮和稻香的過節團圓飯。難得,也是高興的。
 
「搶會鈔」
《請客》一文所言極是,「搶會鈔」簡直深深體現了中國人又要威又要計較的性格,不過我們算是很親,也沒在計較的。我也不執輸,搶返場自助餐埋單,多威風。其實這個活動是我帶團,帶著一票親戚品嚐香港的精美自助餐,雖然只是中價位那種,算是不過不失吧。事實上也不完全是我埋單,因為表姊私下給我五百大元,伯伯又賞了我零用錢,至於叔叔嬸嬸之前曾請過我們吃無數大餐,所以說到底我只是「負責埋單」,並不完全是我請客。
 
早上在茶餐廳吃早餐,媽媽和伯爺又在爭埋單,我覺得這點面子是要讓給男人,所以我主動把單子拿給伯爺。我是不是很體貼 >w<?還好我一點也不在乎面子這東西。後來堂姊傳訊息來說想買一隻無印良品的杯子,一百元而已,我們正好在那附近吃晚飯,順道替她買了杯子,買回來後那群大人一直在研究:「這隻爛杯子憑什麼值一百大元?」值不值也好,伯爺總算有禮物帶回去,算是很安慰了。
 
還好我是一個「細路」,對任何事情都不用負責任。因此,和親戚相處什麼的顯得很輕鬆,不怕說錯話也不怕丟臉,你不爽我也不會理,蠻橫無理就是「細路」的通行証。大人的事就讓大人去管,我在旁邊玩就好。
 
「朋友」
有一個「同名」的朋友辭工去打工渡假。不羨慕,真的,已經過了那個年紀,現在只求平凡快樂過一生。有種預感,走了就有可能不回來,假若她在那邊有邂逅,落地生根,大概真的不會回來,她那麼討厭「家」。我問她,你不想要一個家嗎?她說,我四海為家。夠瀟灑,但我知道情誼不再,自從有了工作上的牽連後。哪怕她已辭工,有了隔膜不是那麼容易修補的。
 
「簡單」
和漫畫店店員「曾經」熟,有一次,我要求再遲一天還書,因為我時間上就不到,她生氣地說:「你不要得寸進尺!我已經多給你一天了。」原來如此,你已給我這麼大「恩惠」,為免做成你的麻煩,我還是少些出現比較好。其實我很簡單,你給我一些寬限,我保証是你的忠實顧客,你要執正來做,我只好消失多些。我已經有一個多月沒去了吧。又如去大排檔吃東西,那裡伙計看我可愛(?)就常給我一些優惠,比如買飯給學生優惠,因為這樣,我就常常去捧場了。
 
有時候,是態度問題。對我好不需多,真心就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