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貝與飄的秘密領域
關於部落格
兩個人的世界
  • 69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7 & 8月 - 學習之路

在我的幻想中,讀書是很美好的事,嗯,幻想很美好,現實是另一回事,就這樣而已。為考試而讀書,真的有意義嗎?
 
最初頭幾堂感覺是好的,因為一切都很新鮮,我充滿著憧憬,不怕死的毛遂自薦,到後來就成了縮頭烏龜。原來有沒有愛真的是差很多的。我前後共有三個導師,簡稱ABC吧。A是教大部分課堂的主要導師,B是補課班導師,上了幾堂,C是學院教授,考試前一星期聽過他的演說。
 
A和B的教學內容和過程是近似的,對A感覺較好,大概因為她比較有愛心,著重鼓勵,也會說很多家常話。B比較像一部教學機械,一切都是跟著流程走,而且我最不喜歡她的是經常改時間上課,口裡說是「為了遷就同學們」,事實上是遷就她自己吧。上課時間說改就改,前後改了三四次,好像沒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呢。(誰理你=_=)B 還時常看錶,看到未夠鐘就迫我們唸讀到夠鐘,這種行為叫DUM波鐘。還有懶先進開Group擺放教學資源,查實我一點也不喜歡在Group上看東西,有資源何不在課堂上講解和派發呢?
 
好吧,也許以上都是我個人的問題,畢竟教過書之後看待教師就和純粹當學生時完全不同了。
 
這個課程、這個考試本身,就是考八股文。老師開宗明義說台灣國語是不標準的,方言都是不對的。「一隻雞蛋」錯「一個雞蛋」才對;沒有「單車」只有「自行車」;「梨」對「梨子」錯,「期」是qi1而非qi2……無數例子。我又不是不懂中文,而這個考試旨在告訴我們只有阿爺話才是唯一的標準和正統,其他方言可以去死了。而我這種一口TW味國語的人當然很有問題。就算English 在不同國家和地方也有不同的口音和用法,哪怕是米國不同的州也有不同的口音,誰能說誰才是唯一正確?偏偏咱們偉大的祖國卻說只有他才是對的。我想會不會有一天阿爺會說廢棄所有方言而以北京話為唯一的華語?忽然想到,如果將來有捍衛廣東話運動,我會參與的。(握拳)
 
好吧,以上都是因為我是HK人的方言問題。關於「輕聲」和「兒化」,老師說:「像這個詞語一定要用輕聲,不用輕聲讀不覺得很奇怪嗎?」不覺得,根本沒有分別。真抱歉我是HKppl,所以不覺得奇怪。後來老師索性找我當示範,粵語系學生常見錯誤示範,感覺很不好。對於「輕聲」,我發現除了死背以外,我沒有辦法去記住那些「不讀輕聲很奇怪」的詞語,大概因為我討厭他們。語言通常有一些既定的rule,大致上跟著規律也不是很難,然而這可惡的普通話Rule之中又有大量的exceptions。對付exceptions也只有一個方法:記囉。
 
關於「朗讀文章」,老師不約而同地叫我們多聽 CD示範,讀得愈似示範者愈好。「短講」方面題目已有,老師說可以寫30篇文章錄下來背熟它們。說穿了就是背吧,記吧,既然可以預備你為何不去預備?如果真的這樣讀,這不是八股文考試是什麼?我忽然很能明白學生們讀讀下想「跳船」的心理,但我不能跳,所以怎樣也要挨下去。你不是很想讀書的嗎?
 
考前一星期參加了C教授的演講。這位教授說得簡單精煉,他明確地說,本地人想考一級?起碼讀十年吧。表一表二讀來做什麼?記來做什麼?你記得多少?唯有這句,我最同意。
 
我終於去過傳說中的教院,依山滂水,比想像中美。大概因為我很討厭在大商場中的大學吧。我對City有種既愛且恨的感情,應該是恨比較多吧。難以解釋,明明想和它撇清,卻又對當中的一室一景、一草一木有著奇妙的熟悉感。真是奇怪。
 
考試之前兩晚不明地有少許失眠徵狀,考完之後就沒了。不管怎樣,一切都結束了,也算做了我一直以來想做的事,儘管過程並不完美。
 
老師曾在堂上問:「你們在這個課程完結後會愛上普通話嗎?」我當時就斬釘截鐵地說:「不會。」老師又曾說過:「一次考失敗了沒關係,可以再考嘛。」還沒考就叫人預備re-take,沒病吧?現在考試不用錢嗎?
 
現在的最大感想:I love Cantonese~ I love Cantonese~~ I love Cantonese~~~ PTH By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